2013年1月29日 星期二

情婦的一天


四十歲。不,可能五十歲。有拉皮,有保養,穿著十分華貴。每天,她會一個人逛百貨、買精品、走進巷子裏那家小店,和整群陌生男子坐在一起。他們不聊天、不交換目光,各忙各的、各想各的心事。唯一的共同點是全都抽菸。

她平均每天花一、兩萬元耗在這間小店。

她的男人也是別的女人的男人。他給她錢,也給她許多孤獨的時間。把形單影隻、閒愁難解的每一天串連起來,到今天剛好滿二十年。他給她太多錢又太多時間,她沒辦法殺出這段不可告人的關係,只好到這間賭博小店殺時間。她給他青春,他給她錢;她麻木不仁、無所謂地將他的錢砸在這間黑白兩道通吃的賭博業者開的迷你小店。

她結算下來,長期經年累月細水長流輸掉的錢遠遠不如平均一、兩個月中一次的特大獎。明明知道算總帳下來一直是輸錢,照樣定期報到、一根又一根地抽著悶菸。她平均每個月花至少三十萬到六十萬的錢來坐著抽菸。三十萬到六十萬。一個普通大學應屆畢業生老實工作一整年也不見得賺得到那麼多錢。

男人知道她怎麼過日子,倒也也無所謂。只要感情關係沒曝光惹媒體注意,區區錢的事情太容易解決。她打開名牌小提包看兩眼。有整排信用卡、衛生棉、化妝品、帳單、高級手機、珠寶、還有千元鈔厚厚幾大疊。有人為窮自殺,有人為窮賣身,有人為窮犯罪,她有源源不絕的錢天天上賭場殺時間……

那裏本來就是上流社會與底層社會交接的異度空間。她一向沒想過什麼慈善事業。錢嘛,賭一賭開心。白道送給情婦的錢從賭博機洗過去一轉眼就成為黑道的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