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

給哥兒的一封信


阿酷:

是哥兒就該講義氣。我拿你當兄弟,有些事,別人可以瞞你,我卻不想騙你。上次去參加阿呆的阿公的告別式,拈香祭拜完聽阿呆講完他阿公一生的事蹟後,我突然發現男人之間不應該彼此隱瞞這麼重要的事情。

我決定趁我往生以前,寫封信告訴你。

你知道,我結婚四十年了,對婚姻一直不甚滿意。前十年我家暴,後三十年換我老婆家暴,最後小孩子全躲得大老遠,連過年都不肯回家探親。他們討厭聽我們夫妻吵架,聽了整整四十年早就煩透了。

你知道,我從十五歲就開始嫖妓。三十來歲結婚以後改不掉,偷偷嫖還是被老婆給抓到了。抓是被抓到,心裏不服氣,她哭我就動手痛打她,她罵我就整夜睡娼寮不回家。我認為是男人就難免犯這種錯,女人抓狂嫉妒根本不用理她。

我打她打到第十年,有一天忽然不行了。

我說的不行,是指不舉,也就是所謂的「陽萎」。當年我嚇一大跳,私底下到處看醫生,醫生各說各話、各有各的理論、結論,東看西看就是治不好、沒辦法。人都不行了,浪費錢買春也沒意思,只好常常窩家裏。人不常出門,再過幾個月終於被我老婆發現了。她發現我偷藏、偷吃、吃一半、吃不完的大大小小各種藥方,終於一路逼問出我完全喪失功能的事情。

從此以後,她的態度全變了。

我愈煩惱下半身,她愈歇斯底里。她開始當著小孩子的面抖出我們夫妻性生活的事情,什麼都講──從我原本表現如何、怎麼嫖妓淫亂、一直到最後又怎麼陽萎不舉、完全無能,什麼隱私細節都不放過。我家小孩就這樣一路從小學聽到大學,天天聽父母性生活失調和爸爸買春買到陽萎的事情,一直聽到他們各自找藉口離家為止。

從第十一年開始,往後三十年換成我老婆羞辱我、折磨我,又打又罵怪我是性無能的沒用東西。向來沒聽說過有人會買春買出終身陽萎,我原本一直以為這是我個人運氣不好的問題,沒跟哥兒們詢問。一直到上次阿呆講他家阿公阿媽就是為嫖妓陽萎問題吵一輩子,吵到兒子女兒內孫外孫三代同堂上上下下都知道阿公陽萎、阿媽不幸福、婚姻有名無實,一輩子大吵大鬧到他阿公往生為止,我才知道這種鬼事不是只會發生在我一個人身上的特例。

老兄,你老婆待你不錯,別再嫖妓了。我都幾十年這樣也沒辦法了,你的婚姻幸福還有生機。好好待妹子,別讓她像我老婆一樣一輩子吃苦。你們好好相處,別老是大吵小吵吵不停,老來才不會一起被小孩子冷落在家裏。

就這樣,下次再聊,我們喝茶去。


阿歪親筆

民國一百零二年一月三十日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