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不邪淫戒:故意留白的「反強暴教育」


印度性侵事件雖然是全球大事,對青少年沒半點效用。青少年在網路上威脅青少女要rape她,被大人糾正完還辯稱是女方先開罵不對。青少年完全不將性侵行為的刑事果報與社會譴責放在眼裏。

青少年的心理態樣是典型的性侵犯反應:「我沒有錯,她罪有應得。」完全道德觀顛倒、價值系統錯亂──合理化強暴。一個會片面指責女眾以合理化本身的強姦動機、加以口頭威脅的人不僅本身人格教養出問題,也是危險性相當高的潛在性侵行為人。

根深蒂固的性別文化偏見造成教育體系與道德體系的聯手「反強暴教育留白」,這是全球化現象。家庭與學校耳提面命教女眾要一生防強暴、日日夜夜防強暴,卻不敢直接將「反強暴教育」納入正統學校教育,直接、長期教導男眾「強暴就是錯誤、犯罪、邪淫,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合理化強暴行為。錯不在女方(或男方),在性侵行為人身心理變態、故意不控制或不處理淫欲、惡心故意以淫欲作為攻擊武器,強暴犯的價值觀完全錯亂。」

不敢教好潛在加害人,片面拼命教潛在被害人躲災難,有何實益?

是否在男尊女卑的文化假說下承認男眾性侵犯比例很高很丟臉、很矛盾?

在男眾當中,有高比例不將司法系統當一回事,也不把強姦行為的道德責任或法律責任當一回事。性別文化長期的過度男眾優位思考造就太多為性別傲慢的男眾,以為男眾業報身不會懷孕、性行為沒有關係,將性行為當成足以攻擊有受孕弱勢業報的女眾的武器──以具有邪淫邪見的男眾而言,性器官就像一把槍,是姦殺作案的活體工具,是能拿來宣洩對女眾的仇恨心理或大瞋恨心的人身工具。從這個角度而言,男眾自古不衰的強暴文化與髒話文化證明一件事:性別文化默許、姑息男眾以身上天生長著犯案工具為榮;起瞋心時就威脅女眾要強暴她!

死刑或無期徒刑沒有想像中有用。印度案子轟動全球,男孩上了網照舊直言要rape女孩,根本不把司法系統放在眼裏。反強暴教育最好提高到聯合國或歐盟層級,強制全球教育系統實施──這年頭,開庭公審或處死性侵犯對小男孩不夠有力。要管制槍枝最好連男眾身上的那把槍也順便嚴格管制,全面實施反強暴教育。

註:

本文不是偏厚女眾。自古男眾作為性侵犯主要組成份子,不但大量姦淫女眾,也姦淫力不如己或勢不如己的其他弱勢男眾,男眾(尤其男性兒少)也是男眾性侵犯的被害人。部分強勢的女兵或女雇主等權力位置相對較高的女眾也長期薰染錯誤的性別文化,成為姦淫男眾或其他弱勢女眾的性侵犯。一如女眾重現男眾的外遇嫖妓行為讓牛郎與男妓的人口比例日漸拉高,日後女眾仿效男眾的強暴邪淫文化而加入常態性性侵犯行列恐怕也會漸漸成為未來趨勢。

趁果報未現前,因地就要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