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日 星期六

不邪淫戒:中產階級之夢


我一生也忘不了她哭泣的臉。

好善良、好溫和、家世良好的女孩。出生在中產階級家庭,有菁英父親、三從四德的典型華人慈母、考上全台排名第一的明星高中的哥哥,但是她沒有幸福。

一家四口強勢的只有男眾。母親的學經歷差父親一大截(台灣早期的婚姻文化會刻意將社會條件不同、有明顯差距的男女配對結親),在家裏說話沒份量、沒地位,對父親只有無條件服從。身為菁英的父親傳承了華人家庭的典型打罵文化,脾氣來了全家都不是他的對手。哥哥在父親高壓要求下重考上知名高中,心理上並不快樂。不快樂又加上從父親身上學到男尊女卑的行為模式,他也學會了欺負學業表現遠不如自己的親妹妹。

她淚流滿面,說親生哥哥偷看她洗澡偷看好幾年,卻從來不敢向父母講。她是典型的沉默受害人、受虐者,在家庭權力關係中敬排末座、長期受害又不敢聲張惡人惡事。我非常擔憂道德人品差的親生哥哥萬一失控對她進行性侵害的話後果不可收拾,勸她是否考慮向父母親或學校師長說明事情的嚴重性。她搖搖頭不說話,哭到滿臉通紅。

典型的中產階級家暴。「中產階級家暴」這個名相在心理學界、犯罪學界、醫學界都略有所聞,卻很少被重視。菁英式的中產階級不像政商名流長期被媒體追逐,又不像社會底層弱勢家庭廣受學術界、實務界關注、檢視,很容易成為被社會大眾忽略的家庭暴力場所。

台灣女眾不能沉默、吞忍、縱容包庇惡人惡事。一個社會的亂倫性侵家暴案比例如此高是不正常的。處處強調男眾是高貴的香火性別卻又同時教養出高比例的男眾亂倫性侵家暴行為人的性別文化也是不正常的。這不只是女眾人權的問題;也是有妻子、母親、女兒、……等女性家人要守護的所有台灣男眾的重要人權課題。

當初也真是年紀太小、太傻、又太顧忌她的家庭成員。怎麼不會陪她去報警呢?真是笨哪!笨到只學會一件事:原來菁英中產階級家庭往往不是表面上那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