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娘家歸不歸--移民心路:女性化霸凌(十八)

遠走他鄉之後,她沒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上班下班、吃喝拉撒,心還是不安、身還是不定,苦悶到極點就找還住在台灣的同胞訴苦──這也不好、那也不好,國外種種不好。

「那妳不如回來吧!人在國外既然不快樂,回台灣吧?」

「我不要!當初就是因為在台灣不快樂才出去的!」

話鋒一轉,她開始以更兇猛的火力訴說台灣的不好。兩種痛苦互相對照之下,她更堅持寧願留在國外痛苦,也不要回台灣痛苦。她回想起過往在台灣種種不快樂的人、事、物,態度忽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開始條列出國外比台灣強的種種優點,證明自己選擇留在國外是正確的決定。

痛苦的是誰?動移民的心念的又是誰?向外國人怨台灣不好、向台灣人怨外國不好,卻絕不可能下定決心搬回台灣住一輩子住到老死為止的又是誰?色身可以移民,換掉環境卻換不掉不快樂的心境時,如何?

「回來吧」三個字對成功移民卻不快樂、必須長期回頭找台灣同鄉抱怨訴苦的人而言,是奇妙的咒語。此咒一出,不快樂的人馬上會發現內心深處根本完全不想回台灣。完全不想回頭,只是習慣向未移民的台灣人傾倒對國外體制的適應不良與不滿,有使用中文(而非移民國官方語言)倒垃圾的心理需求──移民還不夠久,一時改不掉對當下此時此地諸般因緣心生強烈不滿的習慣。

一種不快樂的習慣;戒不掉的自我霸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