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母女心:女性化霸凌(二十一)


考上大學後,她隻身離家北上求學。畢了業就隨緣留在大城市裏就業,抵死不回老家。一個從幼稚園時代開始就多年被親生母親追打叫罵的小女生怎麼可能自願返鄉服務?留在大都市裏上班謀生起碼沒有家暴問題吧?

嬌小的身形,甜蜜的嗓子,水靈的眼睛。當年一個如此可愛機靈的小女孩,親生母親也能長年狠打狠罵下去?完全不理解。更不能理解的是在幾十年前同一個母親還曾經為年幼重病夭亡的長女痛哭失聲、創痛不已。她知不知道她有個往生好幾十年的長姐?她知不知道一向不疼愛她又惡言相向的母親曾經為她姐姐病逝肝腸寸斷?

母女緣份千萬般。愛這個恨那個、善惡業夾雜沒得準。若說她跟她早夭的姐姐有哪裏不一樣,就差在她面容酷似爸爸而姐姐長相較像媽媽。若說在她們這對姐妹出世間隔這十幾年中間因緣有了什麼變化,那倒是有的……

就在這短短十幾年間,白手起家的爸爸搭著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奇蹟忽然發了財,開始長期找大學女生下海兼差的年輕女公關帶出場性交易、一天到晚光顧八大行業泡酒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