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留不住人才,說實話:女性化霸凌(二十)

別人騙了我足足二十年,她選擇告訴我真相。等她說完了,其他二十年沒見面的人也一一不約而同現身相見、對望而泣。她說的是真話。其他人沒必要花上幾小時滿臉老淚說謊。也不只一個兩個,一群人無巧不巧地證明她是唯一肯說實話的人。

她說這次出了國恐怕再也不回台灣了。這裏不歡迎她。

毛病出在她太誠實。太誠實,不小心說了別人的家庭秘密。說是秘密也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左鄰右舍心照不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只是大家幾十年你情我願地活在漫天大謊裏,共同粉飾太平、裝不知情過日子。整群人幾十年活在共構的謊言度日,被她這個歸國台人給一嘴戳破了。大夥太習慣在謊言裏討活計,她這個唯一講真話的白目人士就地成為鄉民公敵。

「現在他們全都到處放話說我吸毒、有精神病,」她笑笑地講,「國外哪會這樣?台灣真的跟先進國家有差……」她滄桑了大半輩子,我注視著她垂老的臉。一張在華人家暴文化下經常被男性家族成員揮巴掌的、曾經十分青春美麗的臉。有種說實話?給妳一巴掌!所謂台灣男人,「妳講什麼肖話!」咻就是一巴掌(可見得不怎麼合適當家人,高比例有家暴傾向)。

「他們到處放謠言說我吸毒,想讓大家以為我講的不是實話。反正我也對台灣這塊土地死了心──我配合他們整群鄉下人,也順著開玩笑講我有吸毒,他們就變本加厲拼命傳、到處講──好好笑!」她抹把淚,最心碎猶原是故鄉。「我知道他們背地裏造謠,就把醫生開的安眠藥拿給這整群鄉下人看,笑咪咪講這就是我吸的「毒品」。他們當真耶!又到處講!連毒品也沒看過就放謠言別人吸毒,好好笑。」

台灣人才外流的典型公案。留不住人才,三兩下就被民間說長道短地逼走遠走他鄉。說起揮他巴掌的男眾,先後嫁給他的台灣女眾和與他發生婚外情的其他兩岸三地女眾全是不折不扣的傻瓜。有合法婚姻關係的不幸福,沒合法婚姻關係的不道德,整群女眾沒半個有好下場,死的死、散的散、一生不見光。

台灣若想留住人才,最基本的是法界要轉,心態要調整、文化要反省。劣幣逐良幣成性,把大量新生代及中生代人才逼到海外孝敬別國政府、充實別國國庫、量產別國公民人數並非大眾之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