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 星期日

我想變成你,好不好?女性化霸凌(二十二)

共業難轉,他決定轉別業
文化難改,她決定改自已

吞忍雙親的家暴太多年,小朋友終於忍無可忍了。他太渴望脫離家暴被害人的角色。他在學校打架、罵髒話、到處找同學吵架鬥毆,嘗到當一個施暴者的邪惡快感。他的胃口愈養愈大。

胃口養大,普通的打罵爭執就不夠看了。他半夜靜悄悄地起身,在黑暗中摸索著走到廚房裏拿起菜刀,冷靜地推開父母的房門,看到這對殘忍無情的成人相擁而臥的雙人床,他──

眾生心面對難以逆轉的逆境業緣時,出於無力扭轉共業的現實無奈,往往會退而求其次追求置換角色:受武力威脅者/武力威脅者、被打罵施暴者/打罵施暴者、被虐者/施虐者、被剝削者/剝削者、受霸凌者/霸凌者、受劈腿者/劈腿者、受騙者/欺騙者、受性別歧視者/性別歧視者、受集權專制統治者/集權專制統治者、受貪官壓搾者/發大財的貪官、戰敗國/主戰國、……種種惡質文化共業不動如山,角色卻隨時能換。

人類社會的惡業循環很難一勞永逸地中止也往往出於這種典型的受害者心念:取代的渴望──既然不願或不能改變制度、文化、共業,就積極尋求取代加害者的可能性,讓權力位置轉移。家暴受害人長大後搖身一變成為家暴加害人的個案很普遍。改變不了下劣的家暴社會或家暴文化,沒有「非暴力角色」的選項或欠缺「非暴力文化」的生命經驗,直接把自己從被害人轉換到加害人的角色是脫離悲慘處境的最快手段。

幾千年過了,人類戒不掉家暴就跟戒不掉帝制思惟一樣。帝制文化陰魂不散,代代都有子孫渴望當上皇帝剝削全天下──真正該轉的是共業文化。只要共業文化不轉,人間世的暴君是出不完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