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2日 星期五

邊受苦邊殘忍,女人! 女性化霸凌(二十九)


女朋友?吃飽太閒!

小閒因為太閒,女朋友換過一個又一個,每次都傷心欲絕。小閒是女眾,一樣有身為欲界女眾所樂求的六大類基本欲朢:色慾、形貌欲、威儀欲、姿態欲、言語欲、細滑欲。她的欲愛色愛對象正好也是女眾,每次被無情拋棄痛哭心碎完就不死心地再尋覓下一個,完全切中《大智度論》第十四卷的法語所開示的境界:「女鎖繫人,染固根深;無智沒之,難可得脫。」

欲望本來就不理智。感覺問題、衝動問題,妄想問題,身理需求與心理需求夾纏不清的問題。幾番從戀愛到失戀,小閒始終也講不出個所以然。這一次小閒到底要不要看破放下?訶欲經云:「女色者,世間之枷鎖,凡夫戀著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間之重患,凡夫因之至死不免。女色者,世間之哀禍,凡夫遭之無厄不至。」小閒苦笑了。要命啊、業障啊;與其當個戒除女色的聖人,她還寧可一路堅持當個被女眾折磨的凡夫。

「這次又怎麼了?」

「我前任覺得當同性戀會被社會歧視、壓力太大,移情別戀找學長去了。」

「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嗎?好幾年了吧?」

「她忽然打電話來找我哭訴。」

「她後悔了?還是想劈腿?」

「都不是。她告訴我,她好愛、好愛她的男朋友,可是她男朋友一知道她懷孕了,馬上就逼她墮掉孩子,不准她生,說他不想要小孩。她一個人去墮胎,墮完跟公司請假在家哭好了好幾天。」

「她狠心拋棄妳又移情別戀找男人,找完再特地回頭找妳訴苦,講她很愛男朋友、被男朋友逼墮完胎以後還是愛得不得了?這年頭女眾是這樣子的啊?」

「對啊!她拼命哭,我一直安慰她、勸她要想開。哎,也不想想我的感受……」

「起碼她沒找妳出面陪她墮胎吧?很多雙性戀女生會這樣做。」

「她沒有。男朋友沒空,她一個人去墮小孩。」

「可見當同性戀跟當異性戀一樣不幸!雙性戀就雙重不幸、加倍不幸!」

「師父,我就天生喜歡女生,沒辦法!」

小閒也知道她自己業障。每次被女朋友惡整拋棄,她就換個新的宗教試試,四處看看問問換心情。舉凡台灣的佛寺、宮廟、道壇、教會、教堂、清真寺、新興宗教團體、算命卜卦、星相塔羅牌、靈修講道課程……她全一一去蜻蜓點水一下,結識到投緣的女生就追一下,談場短命戀愛再被女方狠心拋下,如此這般輪迴不休。可惜小閒這個宗教奇葩,要是肯放下女色私欲轉而精研「比較宗教學」,說不定還會因此名垂千古,成為人類文明史上的閃耀巨星。

看小閒這樣,若不讓她合法地如願娶到一個太太從此綁死她,恐怕絕不會善罷甘休──男眾跟她搶女朋友讓她常失戀、被拋棄,她也以牙還牙使狠,跟男眾搶女朋友讓男眾戴綠帽、被劈腿。幾十年失戀下來,小閒人也老練世故了。一如男眾不介意搶個女同志娶回家當太太,她也不介意搶個熟女人妻開房間當小三。在性別失衡的台灣社會裏,女同志、雙性戀女眾、異性戀男眾、雙性戀男眾集體混戰爭奪十分有限的女眾人力資源,互相爭得半死。

經云:「愛生憂悲苦惱。」《大智度論》云:「寧以赤鐵宛轉眼中,不以散心視女色。」又云:「蚖蛇含毒,猶可手捉;女情惑人,是不可觸。」再云:「執劍害人,是猶可勝。女賊害人,是不可禁。」不看女人本具清淨、離男女相的佛性、心性,卻偏偏貪染女身女根所附帶生起的淫欲染污分別心,難怪不論哪種戀最後都出問題!

不僅戀愛容易出問題,現代人甚至結婚也一樣不掛保證。不論是異性戀婚姻或同性戀婚姻,現代人說通姦就通姦,說劈腿就劈腿,把婚姻制度弄得跟跨國打工度假契約一樣──短期有效、認真體驗;等體驗完就這斯換那斯,搜集配偶伴侶名冊就像集點換公仔,感情戀愛婚姻家庭正式步入「重量不重質」的幼幼班數學課時代:爭相比誰一生體驗人數多,不比誰一生忠誠深情真愛。

經云:「是則龍女頓成佛。」投胎示現為女身,起碼要具足法華經這等無上乘的格局氣度,就算事相做不到,知見好歹要建立。「人身難得今已得」,若死在女根下,苦苦惱惱一輩子只淪為死在花下亦在所不惜的風流鬼就可惜了。

《傳燈錄》有一則聞名天下的「女人拜」公案。南泉普願禪師和歸宗智常禪師、麻谷寶徹禪師一起出門參禮南陽慧忠國師。三人行在途中時,南泉禪師先在路上畫一個大圓相,說道:「道得即去!」語畢,南泉普願禪師和歸宗智常禪師就地端坐在圓相中,麻谷寶徹禪師當下秀出女人拜。

色身是現男眾相,身根是受男根,身為比丘身。為何人天師範以身示現世俗女人拜?好生參看。若參透此門,不論是異性戀女眾、雙性戀女眾、同性戀女眾全部直下看破,從此通通不用再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