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4日 星期一

甲狀腺病變潮,W-H-Y?


世界衞生組織(WHO)公佈《日本福島核事故對周邊居民及核電站人員健康影響報告書》,才指出核電站周邊一歲女嬰的甲狀腺癌發病風險最高,日本方面就立刻抗議世衛的說法太誇大其辭。

誇張?

一個人若沒有親身體會過甲狀腺病變的滋味,就不知道甲狀腺病變對健康及日常生活、工作能造成多大的衝擊。甲狀腺病變輕則造成生活痛苦、重則奪命,本來就不是一件芝蔴綠豆小事。對該病變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才是人類社會多年來的老問題。

發病那幾年,分散全台各地的佛子法眷與俗家親眷也「十分巧合地」有高比例發病。光俗家親眷的部分,為甲狀腺病變在醫師診斷後住院開刀切除的就至少有三位之多。甲狀腺長「東西」,或是腫瘤或非腫瘤,或是良性或是惡性,從一顆兩顆到四、五顆以上都有,大小形狀不一定。病友中最糟的個案是同時長了好幾顆惡性甲狀腺腫瘤,醫師研判開刀切除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會手術失敗往生──病緣現前,開刀風險太大,最後選擇用功修行多拜懺──面對生死業力時醫學技術有限,努力靠修行消業了業、試試看有沒有辦法轉。

身旁認識的人們也高比例得病,事實如此。當年認為事非尋常,有因緣就請教醫師們的專業意見。他們表示那幾年台灣民間的甲狀腺病例的確忽然大增、開刀個案也不少,但是不清楚確定的病因是什麼,研判可能是水質或其他特定環境因素出了問題。

當年沒有媒體針對這個病例激增的現象大幅報導,沒有引起台灣民間廣泛注意,也就沒有從大方向、體制面努力找出答案或盡力解決問題。如此這般大問題小處理,就輕描淡寫地混了過去。

幾年下來,邊病邊繼續過修行生活。好幾年後等那顆「東西」逐年縮小、縮小、一路縮小到可以不用理它也不用開刀的程度後,醫師佛子嚴肅又慈祥的臉才好不容易終於露出了笑容。

身為病友,有的是切身之痛與人生體會。

甲狀腺病變不是兒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