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永遠長不大

「你好膽小哪……連騎腳踏車都不敢!」

娃娃吃奶的年代,對不對?笑看你的白髮與皺紋。你自動跳過我的皺紋與白髮。機車、小客車、小座車、腳踏車全都試過了,你依然興味濃濃地記得我好膽小,不敢騎小朋友的兒童腳踏車。

「是啊,好膽小!」

世上還有老人家記得你、提示你、時時點醒你的童真,也是好的。

剃度


「剃度時,你會不會來觀禮?」

「剃度?你就去出家啊!」

嘟嘟聲從話筒彼岸傳來,長途電話掛了。發呆數秒,為人子女的大鬆一口氣。尊親同意出家,如法如律。期待觀禮像期待每次都落空的畢業典禮。果然數十年如一日,照舊落空。

「爸,我回家看你。」

「好啊,什麼時候?」

兒方進門,一驚菸半落。

「你真的出家啊?我以為你跟我開玩笑!」

「出家這種事情,哪有人會用來開玩笑?」

「你以為我不想出家?誰像你福報那麼大去出家?我有家庭責任!」

「……」

(想出家不早講?舉雙手贊成!)

畢生罪惡感正為此。為了祖母重病往生前交待的香火大事,逼不得已做出一個又一個違心違願的人生選擇。假如我投對胎、身為男子,以男身擋住祖母沉重的傳統香火責任感,也不用如此勉強一輩子!要怪就怪小兒不爭氣,沒投胎成兒子,擋住華人圈無可救藥的舊式香火壓力。您若想出家就出家,為兒的一定讚嘆隨喜、護持到底。

父子畢生對話風格經常如此:半兩光,半爆笑,有那麼點兒禪門打機鋒的味道。從外人的角度聽來既滿頭霧水又十分搞笑,但父子倆從頭到尾都頂認真的,活似一對投胎當父子的禪門師兄弟……

崇拜與不崇拜


曾經有老人家教導要如何說話才會令居士崇拜,令對方認為自己有德行、有修行。順服而沉默地聽完說明後,考慮再三,始終沒有採用過那種言論術。

與其令居士過度崇拜僧眾,認定僧眾個個善根純善、無上完美、發願再來,而自己只不過是一介生死業障凡夫,此生此世就死守家業到底、死抱酒肉淫色不放,認定出家修行了無希望,橫豎高僧大德都是別人去當,戒別人去持、禪別人去修、果別人去證,自己當個五欲凡夫就好,還不如老老實實令居士認清現實真相:

出家人是在家人出家而成。

僧眾當然是人做的。

一介生死業障凡夫都能出家修行、改善提昇,人人都有希望!

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

論戒讀戒,不如持戒


曾有居士很喜歡討論戒條。討論到後來,原來只是好奇想知道,沒有持戒,連吃素也做不到。也有居士想要讀戒律學書籍,動機也只是好奇想知道,沒有持戒意願,連吃素也做不到。

以往若遇到這類因緣時,會向居士當面直言:「不持戒而讀戒論戒則形同盜法盜戒。」不過,非佛弟子或初入門者通常聽到這類說明後很容易起大煩惱、退道心、拒絕修行。法緣還未成熟時,似乎太直接切入佛法說明的話反而效果不彰。

這個時代,將佛門戒律當成好奇求知對象卻毫無持戒意願者似乎有增加的趨勢,以居士身出書著述、議論出家戒律者也愈來愈多。這樣的不良風氣只是加速末法時代的進程,並非好事啊。

居士若對戒律好奇,最快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去報名、參加受戒,發願持戒!

Weird Dream, Illusion


How strange
A killer story
A male killer in my dream
I don’t even watch TV

He pretended to be a kind worker
The old couple let him in
The evil karma was done
Walked out standing before the door

The young boy followed
He Held him in his arms
The grandson turned into a big stain
A black stain on his white clothes

The night was falling
A big van with many wheels passed by
One human head in each wheel
All opened their big eyes

Dead heads rolled with the van
No words
No sound
They simply watched

A dream like this
How weird
Illusion as it was
Memory of a bad killer

末代僧脈


老比丘尼曾經如此仔細端詳我的臉。

「哎……你真是我們的寶啊!你這年紀的出家眾很少、很少了……」

法脈斷層危機是公開的佛教常識。全球都主張性解放、性自由、性權,加上宗教世俗化加速發展,很多傳統宗教中堅持梵行的神職人員大減、反而是比照世俗人結婚產子的傳教師代代大增。在這種時節因緣下,有高比例的年輕出家眾禁不起大量白衣的言行引誘而捨戒之餘,年輕新生代出家人口銳減,相較下老年出家者眾。不過,連老年出家也不掛保證──由於台灣民間佛教常識嚴重不足、多數不具備佛法知見,故意倒追老法師當老伴的老年人也時有所聞。

出家人口只減不增、流失率只增不減,憂心似焚的老法師們難得看見業報身相對年輕的法師時,往往感觸良多。不僅老法師如此,許多畢生盡心盡力護法護教的老居士們也如此,全心全意守護末法僧脈。在這樣的年代,還發心護法護教護僧脈的在家居士實在是菩薩示現,稀有難得。

在末法時代還能一路堅持守護僧脈不斷絕,真乃報十方三世三寶深恩!

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八識種子


有一回聽男眾法師開示提起一座名山。提起山色,花好幾分鐘形容山的形態就像女眾;而且像懷孕的女眾。那是畢生唯一一場令人聞之欲嘔的開示。

對一個過去生留下太多世男眾種子的女眾法師而言,自幼到長連被男眾當面講些調情追求的對白都反胃(異性戀男眾無法忍受被其他男眾追求的標準心理反應),何況不幸受女形惡報之餘,還要聽男眾以無比崇拜推崇的口吻提及女眾懷孕後的身形態樣?

輪迴本質上是荒謬的。明明滿頭滿腦男眾種子卻偏偏受女形。已經投錯胎,又要忍被「男眾」(含女眾投胎而來的男眾)投射各類欲愛色愛心念忍一生、忍到死──身為男眾,欲愛色愛的心念說到底就是渴望進行某種讓女體當受體的行為、進而令女體懷孕的獸性期待。知己知彼,聞之欲嘔。

山就是山。且讓我們好好交流眼根見山色塵起眼識、又不離八識心王的當念。至於孕婦這類容易引發反胃反應的欲愛色愛比喻,還是免去為宜。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像空氣一樣的軍隊文化


在台灣,誰不是受軍訓教育長大?那有什麼稀奇?稀奇的不光是教育體系。大中小企業財團學軍事管理,佛寺道場或宗教系所也學軍事管理,甚至有家庭當中長輩本身過慣軍旅生涯,親子之間的家庭生活也使用軍事管理!

既然軍事管理在實務上運用範圍如此廣大,又有什麼稀奇?稀奇的不是管理手法、形式本身;而是效果和內容。不論它出現在哪種場所,都會帶來內部成員高比例的自殺傾向與自殺行動──像秘密一樣,不同的人私底下會嚴肅地講他曾經有段時期非常想死,不找人傾訴抒壓實在心理壓力太大。差別只差在有沒有從起惡念開始三細六粗重層增妄、意識心失控而著手進行自殺?或者,實施自殺後團體有沒有壓案吃案?又或者,是否沒壓案沒吃案,在事發後驗完屍開完死亡證明,終於被媒體揭露出來?

童年時,若哪家有男初長成要入伍服義務兵役,就舉家痛哭當成生離死別,送兒子從軍簡直類比送死。鄰家哭喪送終似,左鄰右舍就群起好生安慰家長要放得下、想得開、看得破,生死有命。家家戶戶哀聲嘆氣,低聲討論兩岸不知會不會又擦槍走火?就算兩岸無事,不曉得兒子會不會出什麼事死在軍中?軍中常鬧鬼,鬼故事一大堆,不論內戰外戰一律量產冤死鬼,部隊裏遇鬼很正常。軍中常自殺,離奇死亡傳聞又一大堆,不論究竟如何真相實在天知道。軍中──

「軍中很黑啊!」台灣老人家有這點基本共識。

看美國人從大學女生到小學男生個個興奮無比地期待操槍用槍上戰場從軍殺敵的那股狂熱勁兒,實在有那麼點兒不知生死永隔、愛別離愁苦滋味……美國孩子實在應該常常送來台灣交流、當交換學生,親身試試軍訓教育及軍事管理魅影重重地跟隨一生的實際境界──若二十四小時都泡在台灣這種「特殊法界」裏,有誰還會著迷槍械武器、崇拜興戰屠殺等惡行?

情書 Love Letter


倫理道德往往始於一封情書

還你那封發黃的情書那天,我不忍心再多看你的表情。懂你的堅持與武裝,身段與姿態。我低下頭,或許臉還紅了。

因為那封信的主角是我。

我再也不忍心讀你發顫的嘴角和強忍的淚水。跨時空而來、半茫然半失魂的驚訝怎會滄涼至此?你端詳起信紙,認出自己的筆跡,再急急忙忙將它往口袋塞去。我不忍你心痛。但這是你的所有物,我受人之託務必要交還給你。

我一直以為你是勇壯果敢的大男子漢。

我一直以為你非常勇敢,非常了不起。

我從來不曉得你可以對她如此深情款款又溫柔善待;原來你曾經如此期待一個即將出世的小孩。我從來都不知道啊!

她重傷了你,對不起,我最親愛的。她成為你一生無解的創痛,對不起,我最親愛的。或許,你也可以換個角度這麼想:她對你也一樣有滿腔歉意與不捨……

若非如此,她不會留給你一個出家的小孩。

一路順風,最親愛的爸爸菩薩。

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家之為業 Home As Karma


老父病危時,對守在身邊的大兒子再三交待:「兒啊,你弟弟年紀還小,很多事都不懂;你比較了解怎麼經營家業,爸爸就通通交待給你了。千萬別讓弟弟挨餓受凍!」父子兩人哀哀切切地悲愁相望,就此訣別。

老父往生後,大兒媳凡私底下有機會就遊說大兒子:「你弟弟現在小是小,等他長大一定會干涉家務,到時你的家產都要一一分給他。怎麼你不趁他還沒長大之前,趕緊動手把他除掉?」謀害親弟弟?這種敗德惡事有誰願意做?大兒子初初嚴辭拒絕,卻禁不起惡妻再三教唆、一說再說,最後終於答應了。

娶錯妻子,一娶到一個無德無義無心量的自私女眾,開口就只會教唆骨肉反目、家庭失和。既與妻子共謀在先,無奈的哥哥就把一無所知的年幼弟弟帶出城外,一路拉到墳場。進了墳場,親情依舊是親情,無論如何也不忍心痛下殺手。既然不忍心親自動手,他就順手把弟弟往樹上一綁,計劃將他丟棄在此,放任出沒墳地的虎狼野獸或眾多惡鬼來殺死他。「弟弟,你曾經得罪過我好幾次。今天我特地留你在這裏一個人反省檢討;等明天天亮了就來接你回家!」丟下這麼一句違背良知、無中生有、憑空捏造的謊話後,大兒子轉身就離開了。

太陽慢慢下山,墳地漸漸暗了,起了風,吹得人全身發冷。夜色漸濃,野鳥和狐狸的鳴叫聲隨處可聞,弟弟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困在墳場,動彈不得又逃生無望,非常恐懼。他仰天長歎一聲:「三界當中到底是有沒有肯受弟子皈依的佛陀啊?一個人受困在這種地方,弟子內心實在是無比害怕!」

他在心中苦苦呼喚畢,佛陀真的親自來相救!佛陀現身大樹前,端身正坐入定,放出大光明。佛放出「除冥光」,墳間馬上像白天一樣明亮。佛放出「解縛光」,一照到身上馬上緩解他的痛楚。佛放「飽滿一切光」,讓他見到光明就自然而然不感覺飢餓。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弟弟得救了!因為三寶得救了!

佛陀順著光芒走向弟弟,親手解開束縛,問他:「你有什麼心願嗎?」弟弟感恩不已,回答:「願我作佛,解脫一切眾生的危厄,就像佛陀今天解救弟子一樣!」言畢,他當下立刻發起無上菩提心。

眾生發願成佛,乃發利益法界有情的殊勝大願。佛陀才為他說法不久,弟弟便當場證得無生法忍。他感恩地向佛陀說:「我哥哥雖然不孝,心起惡念違背父親的遺願要加害我,卻讓我因禍得福,親見佛陀,斷生死苦。弟子想要前去報恩!」
佛陀欣然同意:「善哉!這正是時候!」

弟弟啟發神足通,飛向哥哥家。他一進家門,惡夫婦倆馬上心知肚明這場天理不容的謀殺行動已告失敗。看見被害人不計前嫌地回家報平安,他們心裏更加倍慚愧、害怕,覺得根本沒有臉見對方。

生死輪迴,不論有臉見、沒臉見,因緣會遇時總還是要見的……

弟弟看著兄長,竟然真誠地開口道謝:「你雖然聽信惡妻的話,故意把我綁在墳地,卻也因此建立讓我得道的因緣!這一切都是哥哥您的大恩大德!感恩您!」表達完感恩之意後,他便開口為兄嫂說法,當場讓二人證得須陀洹果。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家業因緣甚深難了,善惡業夾雜。從謀殺凌虐的「大惡緣」完全轉化為佛門修行的「大法緣」是不是一個人間暫相聚、隨緣消舊業、緣盡各四散的家庭成員之間所能營造的最完美結局?

隨緣消舊業,更莫造新殃。

無來無去無代誌。

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正法在台灣:宗教世俗化(二)

唯一月真,更不用論是月非月

想突破公關表相,掌握全球教界第一手最新動態,網路最快。

歐美俗人不了解佛法,有的會找比丘尼求愛。理由是他們在歐美書市看多了談藏傳佛教的男女性行為雙修法的外道書籍,以為「你們佛教徒不是都這樣子?」既然有本事無明愚痴到主動找上法師,當然就要聽不淨觀相關訓話聽上好幾小時。

歐美佛子不了解亞洲各國佛教法脈的實務落差。偶會客客氣氣、小心翼翼地請教華人比丘尼可不可以結婚生育,還是要堅持獨身?理由是他們在歐美當地跟著日本教派的日本傳教師,知道日籍傳教師可以不持梵行戒、公開結婚行淫生育,有妻有子照舊披法服傳教,傳教只是世俗職業的其中一種。

全球華人分布五大洲,或移民或經商,於公於私與大陸互動都很密切。大陸有古道場徵求住持法師的人事公告,一樣被華人大方轉貼上網:徵女眾法師當住持,要有高學歷,要有雙語或多語能力,按月發放高薪,上下班時間有規定,下班之後可以有私生活、開放結婚生育──竟然放任古道場完全學習日本,開放佛教法師結婚行淫!

亞洲佛子都知道南傳佛教保留南傳佛教、原始佛教、上座部佛教的傳統,可開方便食三淨肉。正為此,有一定比例的宗教學者或依止南傳佛教傳教師的弟子雖然一生研習佛法也不會學習吃素,認為素食是大乘佛教、北傳佛教的後期發展,與早期佛教傳統不符。

全球法界動態大致上說來如此。全球唯一一支迄今還完全堅持梵行戒,堅持戒殺護生不食肉,堅持大乘弘化法門的行持的佛教法脈,只剩下在台灣代代相承的漢傳佛教法脈。

以文化論文化,台灣佛教界是「全球唯一」。若台灣這支漢傳佛教法脈沒有了,全世界唯一還完全堅持梵行、戒殺茹素、大乘弘化、多元弘法的佛教正法法脈也就沒有了--若基本的梵行戒不持,別說證小乘阿羅漢果已完全不可能,更無由三惑分破、親證登地菩薩以上的大乘果位,佛果當然遙遙無期。不持梵行戒,最多只是三寶門下結法緣、種福田,以作為來世進一步的修行資糧。

光針對這一點,台灣就是聯合國要加強保護與支持的全球性、世界性特殊文化資產,而且是活生生的跨宗教、人文、教育、科技、藝術、生活、公益、慈善、……等多元領域的稀有文明成就,是全球公民的至寶。

無庸頒獎發證明,不用排名世界百大十大,也不論有無登報上傳媒。台灣這支漢傳佛教正統法脈就是活生生的「全球唯一」。用不著排名次、落階級、生分別。真「唯一」,「唯一」到根本沒得比。 

殺文章,之後

有些文章刪了,連底都不留。
這就是數位文章的好處。
銷空,緣起性空,緣滅也性空。

依稀彷彿記得曾經百感交集地寫過一篇什麼文章……
有居士來信談了大量其他讀者的讀後感。
提到某位女士光讀文章就長嘆作者和她的女兒一樣。

光憑一篇語義本來就極不精確的中文文章?
女兒?個性分析?問題推論?背後八卦?
怎麼又來一群這種類型的台灣女眾?

嚴肅地思考好幾個鐘頭,又放好幾天。
再三讀完那封扯上多名女眾的八卦通知信。
沒有出路,殺文勿論!

絕殺文章,底稿不留。
斬掉女眾八卦緣,心境十分痛快。
是是非非誰誰誰說了你什麼的八卦通知書從此就斷了。

到底那篇文章是什麼?
心念爽快,動作也快;
連標題都沒放心上,忘光了!

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有一種家庭倫理已過期:女性化霸凌(三十一)

法無定法。

在早期的大陸與童年的台灣,在舊式的中華文化思考下,把堂表兄妹通婚行淫產子當成親上加親的大喜事,不視為亂倫、性侵、重大違法又違背倫常的逆倫惡行。

因此,我們或多或少都認識一些近親通婚的長輩;他們都是年輕時代十分孝順地服從雙方家長而結婚生育的合法夫妻。等到他們雙雙年華老去、兒孫滿堂時,全世界的生物遺傳學、優生學、病理學、法律系統忽然齊聲變天,宣稱堂表兄妹通婚或進行性行為是亂倫、逆倫的違法行為,從此嚴禁。

時代共業下的定業犧牲者又該如何?有一對老夫老妻是這樣處理的。同姓同族又同為堂表兄妹,丈夫開始四處找酒女、舞女、坐檯大學女生通姦,將身為近親的太太冷落一旁。婚沒離,家沒散,你知我知地一個通姦一個哀嘆。太太哀嘆不已,開始打罵幼女出氣,一路打到女兒離家。

法無定法。

因緣法變了。試問,到底是與身為近親的「合法正室」行淫算是亂倫邪淫,還是與毫無血緣的「臨時小三」行淫才算是通姦邪淫?什麼是正淫?什麼是邪淫?當時代的大輪轉動,人權法治觀念不斷與時俱進,進而顛覆掉古人的過時道德倫理尺度時,現代人該何去何從?

最直截了當的做法是看破放下淫欲過患,不淨觀修到底,什麼女色通通都別找,不論正淫邪淫的世俗尺度怎麼演變都與己了不相涉。淫欲帶給人的利益很少,負面代價卻相當多;就像只為貪圖一口小蜜的甘美,代價卻大到要割舌頭。

台灣的亂倫性侵案發率過高是事實。以文化共業而言,這與華人早期留下來的「親上加親」的近親通婚、行淫產子以保家族血統純正的古老觀念有關。甚至直到今天,年紀高於五十歲的老生代都還有近親通婚的實例,迄今尚存,一樣是舊時代舊觀念所保留下來的合法婚姻。不僅如此,他們產下的後代兒孫約莫也才介於一兩歲到四十來歲之間,外表上看起來一樣是合法婚姻產生的合法後代,大量在台灣社會生活。

這樣的人口結構與遺傳事實是台灣人最好誠實面對的社會問題:社會上有一定比例的近親產子行為所留下的遺傳疾病與遺傳基因,究竟該如何善後?過去華人堂表兄妹親上加親的舊式近親繁殖文化觀念殘毒未消、造成高比例的台灣家庭沒有「亂倫防範意識」,讓亂倫案年年層出不窮,又該如何消業了業、從頭開始?

2013年4月18日 星期四

暴力信仰--暴力、私刑、死刑:復仇金三角


人有時年輕,世事冷暖看不夠,誤以為有武力就有實力,有暴力就有能力。

曾經有個年輕男孩也是這樣天真地以為。良善的、正派的、和平的、講道德的、知見正確的朋友不交,專門交一些喜歡耍暴力、菸酒的不良惡友。不良惡友格外講「另類義氣」;男孩借給好哥兒幾萬塊錢。借完了,左等右等等不到對方還債,認為既然彼此是朋友,理當可以明算帳,就幾番開口催債。催著、催著,二十來歲的大男生一怒之下揮刀就砍,同樣是二十來歲的大男生當場慘死,等救護車趕來現場時早已斷氣身亡。

First Degree Murder, right?

這就是暴力的力量:惡念、瞋恨、造業,秒殺,現死。眾生使用暴力的當下,只有低比例是出於正義、防衛、自保、利眾、除惡的正當理由,有高比例是出於無明衝動、瞋恨忿怒、及個人自利動機。刑事案一大堆都是這樣。

從此,男孩與小僧錯過一生,天人永隔。活一輩子才短短二十幾年,不僅沒機會當面結僧緣、三寶緣,連親自面對面叫一聲「姐姐」認親的機會都沒有。

男孩慘死,父母痛心疾首,怨「司法不公」(?)沒判死刑(該惡友本身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是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患,依法只能負相當有限的刑責)。自殺未遂;離婚不成;喚子不回;想不開到差一點點出重金拉人脈雇用幫派黑道份子來反向謀殺該刑事被告──同樣是二十幾歲,同樣是別人父母生的寶貝兒子,為了仇恨,同樣起心動念想謀殺。假設沒被法師勸退,萬一真的下手做了,反而還是精神正常、沒有精神疾病、卻私刑了斷的被害者家屬的謀殺罪刑責可能判更重……

(判死刑的話,兩家共死兩個兒子。不判死刑的話,一家死一個兒子,另一家父母要一生勞苦工作養活一個有精神疾病、暴力傾向、殺人前科、沒有工作能力的兒子,養到兒子往生為止;對國家社會有害無益,又要依賴雙親養一輩子,是來討父母債的討債子。這種個案,不論判不判死刑都是社會悲劇,高社會成本,低社會效益。)

報復心態、以暴制暴,說到底就只是這樣子。這種具有強大瞋恨、敵對、復仇動機的心念很容易溢出法治社會常軌而流於私刑,甚至不惜拉進黑社會幫派勢力。它的盲點在於,讓無明愚痴的眾生合理化自己本身所有的謀殺動機──自己告訴自己殺人是對的、正義的、替天行道、以牙還牙、以暴制暴。

想報仇?仇是報不完的。

殺業輪迴止息於當念。

佛典故事:實證主義 Positivism


「老婆,外頭有個道士來化緣。妳拿食物去給他吧!」婆羅門交待。以夫為天的美麗妻子乖巧柔順地端出飯菜供養,靜靜地站在丈夫身旁。

道士不是具戒比丘。他一看對方妻子如花似玉,驚為天人,邪念馬上妄生。看看她又看看他,道士心生一計。

道士說:「婆羅門,欲味過患出!」

婆羅門聽得滿頭霧水,反問道士:「什麼意思?欲味過患出?」

道士馬上伸出鹹豬手將美婦一把抱滿懷,嘴對嘴猛吻下去。他不但故意擁吻,還惡意用臭口水把人家的櫻桃小口塗得亂七八糟。吻夠了,才意猶未盡地告訴目瞪口呆的婆羅門:「這個就叫做『欲味』!

眼見愛妻被野男人當場調戲侮辱,婆羅門瞋心大起,順手抄起大杖子,對準下流現行犯出手就是痛打。道士自知理屈,乖乖原地就打又忍痛追加說明:「這個就叫做『過患』!」

亂吻別人老婆還有話講?這不是找死?婆羅門氣炸了,掄起大杖子正要再打一頓的當下,道士已經三步併兩步地快閃躲到門外去了。

好色無德的壞道士一邊拔腿狂奔,一邊還不忘回頭對氣到七竅生煙的婆羅門大吼:「這個、這個就是『』的意思啦!小弟我在此『出』啦……」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言:「愛欲莫甚於色。色之為欲,其大無外。賴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無能為道者矣!」色欲是不是人類一等一的無明煩惱?天底下是不是有很多惡業都本於色欲而造?

二、人如何提起智慧心選擇具足正法、正見、正念、正行的正派宗教?

三、若想要深入了解道理、理論,或者印證教理的真實性,是否要在生活中實際觀察、務實踐行、老實起修才有辦法體會一二?

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業海

急急忙忙苦追求,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營家計,昧昧昏昏白了頭。
是是非非何日了,煩煩惱惱幾時休?
明明白白一條路,萬萬千千不肯修!

唐朝‧寒山子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女人啊,基因叛逃:女性化霸凌(三十)


在佛經中,佛陀數訶女眾耽欲愛染愚痴,實乃大誠實語,不隨流俗。

她一輩子生活在台灣這個男尊女卑的父系社會,滿心以為自己出嫁為婦多年、為婆家接連生育之後就再也不是娘家的女兒、與娘家全無瓜葛,對娘家親眷大小就多所批評,從亡者到陽上沒半句好話。

「某家的基因不好!」她再三強調。

一個出生在娘家、生長在娘家、又風光從娘家出嫁的女兒,既然自嫌父母基因不好,何必還出嫁生育,接二連三地生個不停,將娘家傳承給自己的一身染色體業障及現代科學尚無能破解的無量基因密碼數度複製、交接出去?

生物遺傳學可不比父系社會的人為文化虛擬施設──在父系社會,來自母族的一切人為文化軌跡都可以悉數被刪除、清理、淨空、解消(尤其以重男輕女的華人世界所建立的家族系譜文化最為明顯。女眾出嫁生子,女隨夫姓、子隨父姓之後,來自母族的累代家姓就一掃而空、片甲不留,母系歷史文化記憶全喪;不像西方人可以自由取一長串的名字以便公平紀念來自父母雙族歷代多位祖先。在歐美,有高比例的雙親會替小孩留下母親的族姓,不像華人一邊光留父姓並只片面承認父系傳承,一邊盛傳「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諸如此類忘恩負義的不肖劣話),生物學上的基因重組再製可完全沒這回事。

女眾只要從事性行為而實施生育,來自娘家列祖列宗累積的基因一律會在親生子女身上留下來,此娑婆世界業報如是。身為女兒,公然譏嫌娘家基因不好之餘,又偏偏愛生、一生一大串,生完就假設基因已經被夫家淨化、純化、良化了,便放口惡評娘家親眷及自己的生身母親,實為女性化的極致不孝,也是對母族的公開文化背叛。

假設下一代身上全都沒有來自娘家母族的「壞基因」、純留來自婆家夫族的「好基因」,可能產生的結局果報無非就是畸胎或死胎,如此而已。

身為女兒,隨俗出嫁、為婆家生兒育女之後心心念念一切只以夫方爲尊,回頭反譏娘家基因差,本來就構成對生身父母雙親的文化背叛,也是在父系社會體制長期洗腦之下對母族的文化歧視過份深化、內化的下劣惡果--有了夫妻淫欲就沒有父母恩義,實乃女眾之大不孝、大愚痴。

在人世間,一個女眾並不是肯隨俗出嫁、肯隨順國家機器的戰禍兵源期待或勞動人口需要而懷孕生產就代表盡孝了。這類拼命生育之後獨尊夫家並且公開鄙賤娘家的言行才是真正的大不孝──不論表面上生再多、養再多也一樣只是淪為在社會心理文化層次上背叛父母的不孝女,甚至還遠遠不如單身梵行一輩子守在娘家照顧老父老母的好女兒。

這類見色忘義的不孝女也不是台灣的特產,在古印度就很多,多到經常被佛陀開示訶斥。與其生養個女兒辛苦拉拔栽培到大,一旦懂得男女欲愛色愛之味而出嫁生育之後便忘恩負義、一生輕賤娘家,不如當年就絕育不生,斬斷輪迴生死根本,發願以修行報答累劫恒沙父母深恩還來得盡大孝、身清淨、心單純。

有時,在台灣社會上見識幾番此類騎著生育的翅膀遠走高飛,出嫁過門就背叛生身父母,進而否定娘家任何家庭文化傳承或親族成就的已婚台灣婦女之後,對於世俗人喜歡催婚催生的種種侵害隱私權言論就能如如不動、充耳不聞。行淫生育而背叛父母?生這種女兒也是白生。

癌症:從社經壓力到人格特質


人類迄今未曾完全破解或降伏癌症。癌症年年在十大死因當中名列前矛,醫學見解站在吃素抗癌派(或癌末全素延命說)與吃葷營養派(或營養均衡防癌說)的兩個極端,似乎將重點放在飲食習慣造就的四大體質因素上。

就個人遇過的六個個案而言,卻似乎指出癌症病人在飲食習慣外的另一個社經因素環節或心理共通特質:長期因不良社經家庭因素而負荷過高的心理壓力,進而養成脾氣暴躁的易怒性格。在六個不幸得癌症的個案當中,血親三位,老師一位,上司一位,長輩一位。一位有酒有肉,一位無酒有肉,一位長年全素,一位經年奶蛋素,一位時葷時素看心情,一位嗜葷不理醫囑,全部遭受癌症病苦折磨。可見得飲食選擇或飲食習慣可能並非人類會不會得癌症的主要決定性因素。

是菩薩因緣示現,也是人生機遇巧合。通常萬一被對方當場破口大罵(含三字經在內)後數月或數年就會直接從本人或間接從其他親朋好友或道友教友處聽聞他們不幸得癌症的消息,更甚者亡者往生已達數十年之久,依舊受親生子女追憶埋怨其生前脾氣太火爆。因緣法甚深難了。是病根已伏、四大不調而心理多瞋?是心理多瞋而導致病根日長、四大失調?成因複雜多元的忿怒型人格為何有高比例會得癌症?或者,與境界不成比例的過度瞋怒情緒反應只是長期心理壓力過大的典型社交特徵之一?

現代人普遍欠修慈悲觀,與拒修不淨觀的程度一樣嚴重。現代社會流行的世俗知解多半是誘導人性往殘忍、瞋恨、攻擊性的方向發展──鼓勵各國人民生氣或對嗆,宣揚殺生食肉才營養,或者視全球敵對立場為常態,進而全球黑道化、全球鬥爭化、全球性的國防軍備預算年年無上限追加。

我們生活在一個各國有本事年年花幾兆幾億美金研發採購先進武器卻窮到無法全球聯手消滅癌症或飢餓的荒謬時代:癌末病人向法師訴苦特殊實驗性癌症藥物一顆要叫價多少錢,為延命耗乾她一生辛苦工作累積的退休金積蓄,已經得癌症受苦受難了,還要為張羅醫藥費用而精算、奔忙!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肯重金無條件治療、支持不幸得癌症或其他重症的國民,倒是年年大手筆重金往天價武器方面狠砸,全球各國都一樣。大瞋則國與國對立,小瞋則人與人對嗆,稅金既已大量瞎耗在國際大瞋上頭,當然無力應付人民小瞋所引發的各類致命文明病。

無常經云:「天阿蘇羅藥叉等,來聽法者應至心,擁護佛法使長存,各各勤行世尊教。諸有聽徒來至此,或在地上或居空,常於人世起慈心,晝夜自身依法住。願諸世界常安隱,無邊福智益群生,所有罪業並消除,遠離眾苦歸圓寂。恒用戒香塗瑩體,常持定服以資身,菩提妙華遍莊嚴,隨所住處常安樂。」

「常於人世起慈心」是重點中的重點,以大悲心為道種。發慈悲心,別故意常下與民意相反的政策來惹民怨、造成民間普遍性心理失衡、失望不滿而拉抬癌症發病率。發慈悲心,戒殺護生,蔬食環保。發慈悲心,難得有緣人間一聚,少嗆幾句、少打少罵、少鬥少爭,多多互相勉勵安慰疼惜。畢竟人生無常,一口氣不來誰都可以即時往生,何必惡心瞋惱對摃?

病不止從口入,病也由心生啊!想防病治病,善調身心,修心為本。

如何怕輻射

台灣人的科學常識很微妙,尤其阿媽、媽媽們的觀點最有意思。有好幾回,老人家警告微波爐有輻射不好、不要用。微波爐已經不好,再勸就勸別打電腦,因為電腦有輻射不好、不要用。已經告誡小輩這兩樣電器不要用了,接下來講房屋裏到處埋的各類管線也加減有輻射。

「我兒子大學讀這個,上班以後有拿儀器回家測給我看,把我嚇死了。」她說。

怕微波爐又怕電腦,最後連牆壁裏的電線、路上的電欖都防,怎麼講到核電廠這麼大咖的輻射體時都認為很平安、絕對神明有保庇啊?

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佛說無常經

稽首歸依無上士,常起弘誓大悲心,
為濟有情生死流,令得涅槃安隱處。
大捨防非忍無倦,一心方便正慧力,
自利利他悉圓滿,故號調御天人師。
稽首歸依妙法藏,三四二五理圓明,
七八能開四諦門,修者咸到無為岸。
法雲法雨潤群生,能除熱惱蠲眾病,
難化之徒使調順,隨機引導非強力。
稽首歸依真聖眾,八輩上人能離染,
金剛智杵破邪山,永斷無始相纏縛。
始從鹿苑至雙林,隨佛一代弘真教,
各稱本緣行化已,灰身滅智寂無生。
稽首總敬三寶尊,是謂正因能普濟,
生死迷愚鎮沈溺,咸令出離至菩提。

生者皆歸死,容顏盡變衰,
強力病所侵,無能免斯者。
假使妙高山,劫盡皆壞散,
大海深無底,亦復皆枯竭,
大地及日月,時至皆歸盡,
未曾有一事,不被無常吞。
上至非想處,下至轉輪王,
七寶鎮隨身,千子常圍遶,
如其壽命盡,須臾不暫停,
還漂死海中,隨緣受眾苦。
循環三界內,猶如汲井輪,
亦如蠶作繭,吐絲還自纏。
無上諸世尊,獨覺聲聞眾,
尚捨無常身,何況於凡夫。
父母及妻子,兄弟并眷屬,
目觀生死隔,云何不愁歎。
是故勸諸人,諦聽真實法,
共捨無常處,當行不死門。
佛法如甘露,除熱得清涼,
一心應善聽,能滅諸煩惱。

如是我聞:

一時薄伽梵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苾芻:「有三種法,於諸世間是不可愛、是不光澤、是不可念、是不稱意。何者為三?謂老、病、死。汝諸苾芻,此老病死於諸世間實不可愛、實不光澤、實不可念、實不稱意。若老、病、死世間無者,如來.應.正等覺不出於世,為諸眾生說所證法及調伏事。是故應知此老、病、死,於諸世間是不可愛、是不光澤、是不可念、是不稱意。由此三事,如來.應.正等覺出現於世,為諸眾生說所證法及調伏事。」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

「外事莊彩咸歸壞,內身衰變亦同然,
 唯有勝法不滅亡,諸有智人應善察。
 此老病死皆共嫌,形儀醜惡極可厭,
 少年容貌暫時住,不久咸悉見枯羸。
 假使壽命滿百年,終歸不免無常逼,
 老病死苦常隨逐,恒與眾生作無利。」

爾時世尊說是經已,諸苾芻眾、天、龍、藥叉、揵闥婆、阿蘇羅等,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常求諸欲境,不行於善事,
云何保形命,不見死來侵?
命根氣欲盡,支節悉分離,
眾苦與死俱,此時徒歎恨。
兩目俱飜上,死刀隨業下,
意想並慞惶,無能相救濟。
長喘連胸急,短氣喉中乾,
死王催伺命,親屬徒相守。
諸識皆昏昧,行入險城中,
親知咸棄捨,任彼繩牽去。
將至琰魔王,隨業而受報,
勝因生善道,惡業墮泥犁。
明眼無過慧,黑闇不過癡,
病不越怨家,大怖無過死。
有生皆必死,造罪苦切身,
當勤策三業,恒修於福智。
眷屬皆捨去,財貨任他將,
但持自善根,險道充糧食。
譬如路傍樹,暫息非久停,
車馬及妻兒,不久皆如是。
譬如群宿鳥,夜聚旦隨飛,
死去別親知,乖離亦如是。
唯有佛菩提,是真歸仗處,
依經我略說,智者善應思。

天阿蘇羅藥叉等,來聽法者應至心,
擁護佛法使長存,各各勤行世尊教。
諸有聽徒來至此,或在地上或居空,
常於人世起慈心,晝夜自身依法住。
願諸世界常安隱,無邊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業並消除,遠離眾苦歸圓寂。
恒用戒香塗瑩體,常持定服以資身,
菩提妙華遍莊嚴,隨所住處常安樂。

No News But Olds

Always late
Told me only after they're dead
Nothing new
Nothing instant
Like a strange dream with no end

What can I offer you now

When or where or how 
A peaceful mind
Endless blessings
No tears or sorrow in any pureland

Here comes the olds
Here comes the olds
How come it's always old
The body has died
But the mind never will

Crossed the street that day
Thought of you
Wonder which of us would die first

The young one or the old one
Who would be the lucky one

Old man, you're the lucky one
Since you died first
I'll try my best sending you to purelands
But if I died first
You'll only drink tons of silly alcohol and cry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天降鳥糞 The Guano Is Falling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專門種植紡織專用草的外國大商人。眼看草色最美、草量最豐的季節已到,他研判萬一錯過當下因緣則色澤會有很大的落差;草色一差,市價就跌很大。如此一番思量,他當機立斷決定非要即時採收不可,便雇用大批臨時雇工進駐草場,日夜輪番上陣二十四小時搶收,全無休息。外國大商人身為雇主,接連幾天把臨時工操成這樣,良心上過意不去,覺得工人們實在是太勤奮、太辛苦,馬上特聘一位名廚來煮高檔肉羹飯,以便替大眾加菜,慰勞一番。

話說一代名廚擺正架勢、聚精會神地細心烹調的當下,好大一鍋肉羹將熟未熟之際,香氣四溢、所向披靡,把一隻貪吃的老貓頭鷹給遠遠吸引過來了。肉味的無敵誘惑連鳥類都無法抗拒;牠在名廚的頭上飛過來又飛過去,飛了老半天卻找不到機會出爪偷肉。老貓頭鷹大失所望之餘心生報復,忿忿然瞄準大鍋正中央射出一大團鳥糞後,就氣呼呼地飛走了。

一代名廚縱使有能力提防惡鳥偷吃,卻無由阻止對方拉大便。偷吃是負面社會行為,可防治;排便是基本生命態樣,不可防治。眼看鳥屎不偏不倚地撲通一聲落鍋下沉,大驚失色的他火速出手狂撈也來不及了──高溫湯鍋有利化糞即溶,三兩下屎分子就完美散進肉湯裏,你濃我濃地再也分不清誰是高檔肉品、誰是來自忿怒鳥的天外一團快屎。

怎麼辦?重煮?時間上鐵定來不及!「不,不能慌!要鎮定!」名厨定了定神,心想:「若要重頭做羹,時間太晚會來不及;若要硬送上桌請客,偏偏又不衛生不乾淨!依我看,這點大便還不足以走味,一樣可以給客人吃。反正肉下這麼多,調味料下這麼重,無論怎麼吃也吃不出來有鳥屎;只給別人吃,我自己不吃,這樣不就得了?」

人類正當、正統的食材並不含各類動物大便,也包括鳥大便在內,他很清楚。就算是清楚,故意違背職業道德地端出加了不該加的料的大便肉鍋,一代名廚決意黑心到底,豁出去了。出自名廚手藝的知名肉羹鍋一出場,馬上叫好連連、高朋滿座。又累又餓的客工們團團圍在羹鍋旁大吃大喝,吃好道相報,也大聲呼喚煮肉有功的一代名廚一起來,有福同享、有肉同吃──

哀哉苦哉,惜哉痛哉!惡鳥作亂的上肉屎鍋的內幕真相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偏偏他又不能當場拒絕大家的盛情邀約,深恐會引起大眾猜疑,反而讓事情完全爆料。最後,可憐又可惡的他只好勉強擠出一絲應酬式的笑容,強顏歡笑地陪大家一起分享「好肉」。

一代名廚在內心暗自叫苦:「老天!我這不是在吃鳥屎嗎?報應啊!」眼看不知情的大眾吃得津津有味、不停地加鍋續碗,只有他本人食不知味,完全不覺得有哪裏好吃……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黑心食品業者的心態、心念是否算是惡念的一種?

二、動物養殖本來就有生物疾疫方面的各類風險。若就經濟論經濟,動物食品出包出事時大量撲殺的業界代價及後續在醫療上的社會成本都十分高昂,平日的財團暴利(上游剝削下游,通常第一線肉品工人無從致富改行,富裕的只是少數業主家族)扣減掉災役處理成本後,還遠不如種植物性食糧來得安全、低風險、低成本。明知如此,為何人間依舊盛行肉品事業?是否問題源頭正出在這個行業的「莊園領主封建特質」──只要少數財團、肉品家族能個別長期坐擁暴利,就認定高昂社會成本可以永續分攤、轉嫁給全體國民、全球消費者,沒有關係?

三、經云:「佛借以為喻。三界眾生脫美色慾,莫覩不淨,展轉惑沈,猶於飢夫食美羹者,菩薩大士入生死教現受色,具了不淨、不甘、不樂,若厨士強食其肉吞而咽之,不味者矣!」若觀身、受、心、法無非不淨,是否容易放下對世間塵勞的諸般執戀?

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鬼買賣 Ghost Sale


在人間,國家與國家之間會互相較量高低上下,互別苖頭。人愛比,由人組成的國家當然也愛比。總體相較起來,個中就屬波利弗國最富強了。在那裏,從上等人到下等人都具備道德修養,市面上從神仙經典到世俗書刊全都自由流通,金銀寶貝、五穀衣帛等百物一應俱全,被佛陀讚嘆為「聞物國」。

有比較就起心動念,連誇獎都有問題──問題不是別的,而是出在不同宗教團體之間的較量競爭。九十六種外道對佛陀心不服、口不服、身不服,這天就拿「聞物國」的說法來討論、研究:「佛說那個國家要什麼有什麼。我們就專門針對這個講法,派個弟子出國去採購那裏沒有的東西,事後再四處放話,讓民間對佛的誠信起疑。如此一來,人民一定會回心轉意來孝敬我們!」「到底要買什麼才會買不到?」「波利弗國……啊,對啦,沒聽說它出產羅剎鬼!」「鬼?妙極了!就專程出國買鬼,一定買不到!」「這實在太好了。為彰顯出佛的證道水準不過爾爾,就這麼辦!」

在人間,進出口貿易種類很多,連黑心冷血不入流的人口販賣奴運都有,就是沒有人敢公然以鬼當交易標的物。賣鬼?別說生產、品管、物流、運送、價金有問題,連商人本身都小命難保,誰敢賣啊?外道梵志故意高調在波利弗國境內四處求買鬼類,放送消息,沾沾自喜地滿心以為採購妙計必定成功──

市場前前後後全走透透,只剩下眼前不起眼的小販一人。

「有賣鬼沒有?」為首的梵志漫不經心地問。
「有!客人想要幾頭?」天帝化身的小販回答地一派輕鬆。
「這簡直亂講!不但有鬼可賣,還能賣到幾頭?」整群梵志們不禁議論紛紛。
「那好,給我數頭吧!」梵志隨口應道。他心裏假設世界上沒有鬼──不,就算是有,他認定波利弗國絕對沒有。
「好,客人請了!」小販十分客氣有禮。

他轉身把小店秘門打開,忽然當場從門內飛出數十頭大惡鬼。梵志們大驚失色、心生恐懼,不約而同地至誠念起佛陀的名號。「波利弗國果然跟佛講的一樣,什麼都有!」「若空手而來的話,當然一無所得。只要肯帶金錢財物來交易,在這裏沒有什麼是買不到的!」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2013年4月11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理由 The Reason


三個道人談起個人得道因緣。

「我的國家盛產葡萄。採收的季節一到,人們競相來摘,很快就一地狼藉。我看了深覺人世無常,因此得道。」

「有一天,我正坐在水邊時,看見有婦人搖動手臂,讓她的澡器和臂鐶互相叩擊而發出聲音。悟到因緣和合才會發出聲音,我從此得道。」

「我曾經坐在蓮華池畔賞花。到了黃昏,忽然出現數十輛車,整群人馬一起下水澡浴,洗完澡就把滿池蓮華採光了,半朵也不剩。我有感於萬物無常,因此得道!」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得道」何所指?

二、人人得道因緣有殊,是否因緣成熟時不求自得?

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禍母 Disastrous Mother


在不可說、不可說的古老年代,世界上曾經有過一個快樂無憂的國家。在那裏,五穀豐收,人民安寧,沒有人染患任何疾病──在那個沒有國民會生病的美好國度,生活只剩下日日夜夜無休無止的休閒娛樂。就因為日子太好過、實在是過份快樂,快樂到國王閒來發慌、感覺無聊。

「眾愛臣!朕聽說這天下有個東西叫做「禍」;這個,你們聽說過沒有?」
「回稟大王,我們生在此國、長在此國,我們沒聽過「禍」是什麼,一輩子都沒看過!」
「哦,沒看過哪……朕也只是聽過──不如這樣吧?我們派個大臣出國去買個「禍」回來,咱君臣大家共同見識、見識!」
「遵命!」

人類實在是不懂得甘於平凡、知足常樂。天神想給這整群不知民間疾苦的貴族一點教訓,便化身成一個其貌不揚的外國小販,拉著一頭用鐵鎖牢牢縛住的類豬野獸,站在市場角落叫賣。第一次派駐到海外負責採購的大臣眼尖,馬上就對這頭畢生沒看過的古怪動物產生強烈的興趣。看似豬卻不是豬,是什麼?

「請問老闆,這隻是什麼啊?」
「牠叫禍母!」
「啊!對啦,我就是要買禍!這一隻多少錢?」
「這可不便宜,要一千萬!」
「錢不是問題。平常要餵牠吃什麼?」
「牠每天只吃一升針。」
「針?那好辦!我買!」

俗話說「活到不耐煩了」指的就是無禍尋禍這種自找麻煩的造業狀況。大臣奉王命出使又順利採購到「禍」這種稀有買賣標的物之後,為了餵養牠、照料牠,開始每天忙進忙出、挨家挨戶地搜括全國國民,固定要蒐集量足一升的針。從此,這個快樂的國家有了史無前例的全國性大煩惱、大業障,國民們日常作息大亂、見面應酬的互動話題也大變,路上相逢一開口就只是互相摧討有針無針。民心亂則國界亂,這個國家再也快樂不起來。從郡到縣,從鄉到城,通通擾亂不安,安居樂業的太平日子不再,隨處可見的只剩失業脫序的經營慘淡。

這下子,素日高枕無憂的王室君臣終於集體見識到「禍」的威力了。無事找事、無苦找苦,等到後知後覺時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成為舉國全亂的超級大爛攤。

「大王!這頭禍母真是太可怕了!」
「愛臣,現下這民間大亂、男女失業的場面,該怎麼收拾?」
「大王!臣心想,就把牠殺掉、棄屍,永絕後患!」
「太好了!就交給你來處理!」
「遵命!」

正所謂迎禍容易是送禍難。大臣好不容易將這頭名叫禍母的類豬怪獸死拖活拉地一路帶出城外,正打算好漢做事好漢當、有始有終地挽救國運,想痛下殺手卻怎麼樣都做不掉──刺不死砍不死傷不死勒不死,無論他絞盡腦汁、用盡心機、使出如何狠毒陰險的手段,任憑他本人累得半死,這頭禍母就是不會死!既然種種殺豬方法全使盡照舊不死,大臣無可奈何之下堆積起小山一樣高的柴薪,打算放火把牠燒死。

吃針的怪獸哪裏是普通的生物?這頭無論怎麼殺也殺不死的禍母全身著火、燒得紅通通的,竟然還是像頭機器豬一樣不會死!事情到這種地步,大臣已經累壞了、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禍母衝出火場,目送牠遠走。

禍母經過街里,街里就燒成火海;經過城市,城市就化為火城。通身是火的禍母在國境內四處漫無目的地遊走著,最後,終於將這個快樂無憂的國家燒成人民飢餓窮苦的煩惱惡國。

哎,一個國家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都怪昏君人在福中不知福,一時興起下令要求大臣到外國買禍回來!出於一個人的決策錯誤、行政失誤,無事尋事故意引進奇怪的外國動物,最後一場「禍母效應」害苦了全國老百姓!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說八大人覺經

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第一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藪。如是觀察,漸離生死。

第二覺知: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

第三覺知:心無厭足,唯得多求,增長罪惡;菩薩不爾,常念知足,安貧守道,唯慧是業。

第四覺知:懈怠墜落;常行精進,破煩惱惡,摧伏四魔,出陰界獄。

第五覺悟:愚癡生死。菩薩常念,廣學多聞,增長智慧,成就辯才,教化一切,悉以大樂。

第六覺知:貧苦多怨,橫結惡緣。菩薩布施,等念冤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

第七覺悟:五欲過患。雖為俗人,不染世樂;常念三衣,瓶鉢法器;志願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遠,慈悲一切。

第八覺知:生死熾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

如此八事,乃是諸佛菩薩大人之所覺悟。精進行道,慈悲修慧,乘法身船,至涅槃岸;復還生死,度脫眾生。以前八事,開導一切,令諸眾生,覺生死苦,捨離五欲,修心聖道。

若佛弟子,誦此八事,於念念中,滅無量罪;進趣菩提,速登正覺;永斷生死,常住快樂。

二、從國家的高度向外國高價採購的天價稀有物品經使用後證實只是會帶衰國運、剝削民利的「禍母」時,誰該負責?如何負責? 

2013年4月6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闊太太 The Rich Mistress

闊太太和男小三好上了。情到深處則理義盡失,她將金銀盤纏收拾一番,決定拋棄丈夫、離家出走,與情郎比翼雙飛。

私奔這條路哪來的順暢享福?眼前湍急的江河既擋住二人去路,男小三握著她的小手,耳畔低語深情款款:「來,妳的家當太重、不方便,我幫妳扛。我先渡河把東西運過去,回頭再來抱妳!」闊太太依了。

背著貴重物品的情郎一過水就再也沒回來,留她原地一人孤單。她癡癡地等了又等,內心覺得無聊,乾脆觀察起水岸邊的動物生態──那不是隻小狐狸嗎?牠肚子餓了,卻又三心二意地不知道該追天上的老鷹好還是下水捉魚好。瞧牠,一下子上岸追著老鷹跑,一下子又涉水出爪撈魚,忙了大半天最後兩頭落空──小狐狸什麼犣物都沒有抓到手,四腳空空,嘴空胃也空,竟然看著她輕輕笑了起來。

「哪,我說傻小狐,你真是呆啊!」她不禁開口嘲笑牠,「三心二意,兩隻犣物都想要,最後連一隻也沒到手!」

「什麼?說我呆?」小狐狸不但沒生氣,反而放聲哈哈大笑起來,「我還只是普通的笨,哪像妳?妳比我笨上好幾倍哪!」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人究竟值不值得為愛愚痴?如何看破放下? 

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剃度如何是風波?

事隔多年,人事全非,居士仍在探問剃度風波,問起過往大學生出家而家長去搶人回家的事。

社會上有不少婚姻不幸、被丈夫背叛、有生物上的生育能力卻沒有社會經濟條件上的養育能力的婦女,娘家親族沒有登門把她們搶救回家。社會上也有大量自願或非自願從事性交易或毒品事業的男女學生(含大學生、研究生在內)或中輟生,家人也沒有排除萬難深入火坑將人搶救回家。迷戀酒家的、耽溺賭場的、和酒肉朋友長期在不良場所走動的、……三天兩頭不在家,家人也沒有親臨現場架人回家--分析起來,人心若向善、朝光明的路前進,親眷才有想搶回家的不捨之心;人心若向惡、隨俗墮落度日,親眷理都不理就一路隨他去了。

社會上有很多人十分需要被家人搶回家,可惜親眷根本不願意搶、不想帶回家,甚至當這類子女是麻煩累贅,希望對方不要回家最好。子女走歹路、造惡業、或者遭逢困難逆境,應搶而不搶,反而故意障礙與善法相應的子女走光明修行路是何苦呢?

有心修行又願意修行,是家人想留的好孩子,當然想搶。
無心修行又造惡度日,是家人不要的壞孩子,不值得搶?

「剃度風波」當然是敏感的話題。不過,它最敏感之處並非在於極少數特殊出家個案的親眷反應,而是該事件非常明顯地對照、反應出台灣社會上有大量應該被家長或親眷搶回家照顧卻長期被故意忽視不理的子女--其人口總數遠遠高出稀有難得發心出家的出家眾。而且,在出家人口當中,年輕人占的比例是非常、非常稀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