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殺文章,之後

有些文章刪了,連底都不留。
這就是數位文章的好處。
銷空,緣起性空,緣滅也性空。

依稀彷彿記得曾經百感交集地寫過一篇什麼文章……
有居士來信談了大量其他讀者的讀後感。
提到某位女士光讀文章就長嘆作者和她的女兒一樣。

光憑一篇語義本來就極不精確的中文文章?
女兒?個性分析?問題推論?背後八卦?
怎麼又來一群這種類型的台灣女眾?

嚴肅地思考好幾個鐘頭,又放好幾天。
再三讀完那封扯上多名女眾的八卦通知信。
沒有出路,殺文勿論!

絕殺文章,底稿不留。
斬掉女眾八卦緣,心境十分痛快。
是是非非誰誰誰說了你什麼的八卦通知書從此就斷了。

到底那篇文章是什麼?
心念爽快,動作也快;
連標題都沒放心上,忘光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