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情書 Love Letter


倫理道德往往始於一封情書

還你那封發黃的情書那天,我不忍心再多看你的表情。懂你的堅持與武裝,身段與姿態。我低下頭,或許臉還紅了。

因為那封信的主角是我。

我再也不忍心讀你發顫的嘴角和強忍的淚水。跨時空而來、半茫然半失魂的驚訝怎會滄涼至此?你端詳起信紙,認出自己的筆跡,再急急忙忙將它往口袋塞去。我不忍你心痛。但這是你的所有物,我受人之託務必要交還給你。

我一直以為你是勇壯果敢的大男子漢。

我一直以為你非常勇敢,非常了不起。

我從來不曉得你可以對她如此深情款款又溫柔善待;原來你曾經如此期待一個即將出世的小孩。我從來都不知道啊!

她重傷了你,對不起,我最親愛的。她成為你一生無解的創痛,對不起,我最親愛的。或許,你也可以換個角度這麼想:她對你也一樣有滿腔歉意與不捨……

若非如此,她不會留給你一個出家的小孩。

一路順風,最親愛的爸爸菩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