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剃度


「剃度時,你會不會來觀禮?」

「剃度?你就去出家啊!」

嘟嘟聲從話筒彼岸傳來,長途電話掛了。發呆數秒,為人子女的大鬆一口氣。尊親同意出家,如法如律。期待觀禮像期待每次都落空的畢業典禮。果然數十年如一日,照舊落空。

「爸,我回家看你。」

「好啊,什麼時候?」

兒方進門,一驚菸半落。

「你真的出家啊?我以為你跟我開玩笑!」

「出家這種事情,哪有人會用來開玩笑?」

「你以為我不想出家?誰像你福報那麼大去出家?我有家庭責任!」

「……」

(想出家不早講?舉雙手贊成!)

畢生罪惡感正為此。為了祖母重病往生前交待的香火大事,逼不得已做出一個又一個違心違願的人生選擇。假如我投對胎、身為男子,以男身擋住祖母沉重的傳統香火責任感,也不用如此勉強一輩子!要怪就怪小兒不爭氣,沒投胎成兒子,擋住華人圈無可救藥的舊式香火壓力。您若想出家就出家,為兒的一定讚嘆隨喜、護持到底。

父子畢生對話風格經常如此:半兩光,半爆笑,有那麼點兒禪門打機鋒的味道。從外人的角度聽來既滿頭霧水又十分搞笑,但父子倆從頭到尾都頂認真的,活似一對投胎當父子的禪門師兄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