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禍母 Disastrous Mother


在不可說、不可說的古老年代,世界上曾經有過一個快樂無憂的國家。在那裏,五穀豐收,人民安寧,沒有人染患任何疾病──在那個沒有國民會生病的美好國度,生活只剩下日日夜夜無休無止的休閒娛樂。就因為日子太好過、實在是過份快樂,快樂到國王閒來發慌、感覺無聊。

「眾愛臣!朕聽說這天下有個東西叫做「禍」;這個,你們聽說過沒有?」
「回稟大王,我們生在此國、長在此國,我們沒聽過「禍」是什麼,一輩子都沒看過!」
「哦,沒看過哪……朕也只是聽過──不如這樣吧?我們派個大臣出國去買個「禍」回來,咱君臣大家共同見識、見識!」
「遵命!」

人類實在是不懂得甘於平凡、知足常樂。天神想給這整群不知民間疾苦的貴族一點教訓,便化身成一個其貌不揚的外國小販,拉著一頭用鐵鎖牢牢縛住的類豬野獸,站在市場角落叫賣。第一次派駐到海外負責採購的大臣眼尖,馬上就對這頭畢生沒看過的古怪動物產生強烈的興趣。看似豬卻不是豬,是什麼?

「請問老闆,這隻是什麼啊?」
「牠叫禍母!」
「啊!對啦,我就是要買禍!這一隻多少錢?」
「這可不便宜,要一千萬!」
「錢不是問題。平常要餵牠吃什麼?」
「牠每天只吃一升針。」
「針?那好辦!我買!」

俗話說「活到不耐煩了」指的就是無禍尋禍這種自找麻煩的造業狀況。大臣奉王命出使又順利採購到「禍」這種稀有買賣標的物之後,為了餵養牠、照料牠,開始每天忙進忙出、挨家挨戶地搜括全國國民,固定要蒐集量足一升的針。從此,這個快樂的國家有了史無前例的全國性大煩惱、大業障,國民們日常作息大亂、見面應酬的互動話題也大變,路上相逢一開口就只是互相摧討有針無針。民心亂則國界亂,這個國家再也快樂不起來。從郡到縣,從鄉到城,通通擾亂不安,安居樂業的太平日子不再,隨處可見的只剩失業脫序的經營慘淡。

這下子,素日高枕無憂的王室君臣終於集體見識到「禍」的威力了。無事找事、無苦找苦,等到後知後覺時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成為舉國全亂的超級大爛攤。

「大王!這頭禍母真是太可怕了!」
「愛臣,現下這民間大亂、男女失業的場面,該怎麼收拾?」
「大王!臣心想,就把牠殺掉、棄屍,永絕後患!」
「太好了!就交給你來處理!」
「遵命!」

正所謂迎禍容易是送禍難。大臣好不容易將這頭名叫禍母的類豬怪獸死拖活拉地一路帶出城外,正打算好漢做事好漢當、有始有終地挽救國運,想痛下殺手卻怎麼樣都做不掉──刺不死砍不死傷不死勒不死,無論他絞盡腦汁、用盡心機、使出如何狠毒陰險的手段,任憑他本人累得半死,這頭禍母就是不會死!既然種種殺豬方法全使盡照舊不死,大臣無可奈何之下堆積起小山一樣高的柴薪,打算放火把牠燒死。

吃針的怪獸哪裏是普通的生物?這頭無論怎麼殺也殺不死的禍母全身著火、燒得紅通通的,竟然還是像頭機器豬一樣不會死!事情到這種地步,大臣已經累壞了、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禍母衝出火場,目送牠遠走。

禍母經過街里,街里就燒成火海;經過城市,城市就化為火城。通身是火的禍母在國境內四處漫無目的地遊走著,最後,終於將這個快樂無憂的國家燒成人民飢餓窮苦的煩惱惡國。

哎,一個國家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都怪昏君人在福中不知福,一時興起下令要求大臣到外國買禍回來!出於一個人的決策錯誤、行政失誤,無事尋事故意引進奇怪的外國動物,最後一場「禍母效應」害苦了全國老百姓!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說八大人覺經

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第一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藪。如是觀察,漸離生死。

第二覺知: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

第三覺知:心無厭足,唯得多求,增長罪惡;菩薩不爾,常念知足,安貧守道,唯慧是業。

第四覺知:懈怠墜落;常行精進,破煩惱惡,摧伏四魔,出陰界獄。

第五覺悟:愚癡生死。菩薩常念,廣學多聞,增長智慧,成就辯才,教化一切,悉以大樂。

第六覺知:貧苦多怨,橫結惡緣。菩薩布施,等念冤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

第七覺悟:五欲過患。雖為俗人,不染世樂;常念三衣,瓶鉢法器;志願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遠,慈悲一切。

第八覺知:生死熾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

如此八事,乃是諸佛菩薩大人之所覺悟。精進行道,慈悲修慧,乘法身船,至涅槃岸;復還生死,度脫眾生。以前八事,開導一切,令諸眾生,覺生死苦,捨離五欲,修心聖道。

若佛弟子,誦此八事,於念念中,滅無量罪;進趣菩提,速登正覺;永斷生死,常住快樂。

二、從國家的高度向外國高價採購的天價稀有物品經使用後證實只是會帶衰國運、剝削民利的「禍母」時,誰該負責?如何負責?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