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

神沒說人不能賭──惡業經濟學


經濟問題是全球大問題。賭博也是。

奇怪的是,愈是虔誠信仰上帝、以基督教或天主教信仰為宗教主軸的國家,尤其是歷任領導人及社會上流階級普遍身為虔誠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的國家,幾乎都廣設賭場,也公開、公然支持並鼓勵人民聚賭──為顧及國境內的社會觀感,不便過分高調自害本國公民,則高調跨國招攬異國公民行賭,交叉互害,鼓勵外國人出遊聚賭。

觀察幾年下來,思索為宗教和平交流為基本目的而研讀過的聖經經文。的確,神沒說人不能賭。事實上,就算明文禁賭也無益啊!聖經上也明明白白禁止亂倫、通姦、性侵等惡事,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國家依然代代出生亂倫犯、通姦犯、性侵犯;就像佛教古國也同樣禁止、根除、杜絕不了淫、怒、癡種種三毒惡業、照舊代代出惡人一樣。

長期靠權力核心教唆基層人民從事低道德、有害行為,藉以加劇社會M化資源重分配的「惡業經濟」是全球大問題,相當古老的問題。愈是敗德有害的行為,愈容易將大量基層公民的分散游資細水長流、堅癮不拔地匯集,再往少數高層公民的巨富家族集中:軍火工業、毒品工業、菸酒工業、色情工業,全都是讓社會經濟保持或拉大M化現象的有力產業。

此為五濁惡世,愈敗德,愈賺錢。軍火殺人,毒品廢人,色情淫人,菸酒死人,卻樣樣高風險又高收益,吸引世世代代子子孫孫投入、投資、再製、重複。賭博也是一樣。不論賭散多少婚姻、家庭,賭出多少窮人、債務人、自殺行為人,也不論賭博業本身能夠成為黑白兩道雙向交叉洗錢的超級黑箱洗錢管道,人們口頭上只消淡定又事不關己地道聲:「很遺憾」或「應譴責」等檯面公關話交待過去,鼓勵造惡業的實質催惡行銷照做不誤。

居士感嘆道,我們代代子孫出世來替祖先收爛攤,又儘可能避免留下爛攤給後人收拾。過去祖先架構出的帝王制度、貴族經濟本來就是「惡業經濟」。它以惡質文化力量養成基層民眾對種種惡業終身上癮、戒不掉、甩不開的生活習慣與人生觀念後,讓大量平民細水長流、心甘情願地將大量微薄的勞動所得上交給社會上流階層(類似二度課稅),維持少數富豪家族的優勢──

這並非單純臆度。觀察各國出身在巨富家族、宗教世家的政經顯貴,絕大多數都公開支持群眾追逐菸、酒、色、賭。歷史也證明,這些家族當初在遠祖白手起家時累積巨富的手段往往不是淨業,而是利用共業優勢、把握時機所開展的種種規模惡業。

宗教對人的改變相當有限,微乎其微。放眼各大宗教系統教化之地,同樣是惡業強、善法弱,所規劃設計出的經濟架構不利於淨業永續獲利營運,倒是十分利於惡業長期累積巨富的局面,構成活生生的世代經濟輪迴。在多數祖宗靠惡業發跡(舉一個眾所共知的實例:出征屠殺則得奪地爭利,愈兇殘、愈敗德、愈暴力在五濁惡世愈容易強制剝奪大量社經資源。主事者不但不被當跨國屠殺犯或連續殺人犯論處,相反的,絕大多數皆稱王稱帝、貴為統領,在酒肉淫色權勢中奢華一生)後,也將靠惡業致富的歷史文化觀點交接給後世子孫。

宗教信仰沒有群眾「想像中」那麼有影響力;不論深度或廣度都十分有限。若全球各大宗教體系(天主教、基督教、回教、佛教等)真的有深入人心,諸般惡業經濟文化怎麼會數千年如一日?

賭博對個人、家庭、職場的實質負面影響力及惡業效應甚大。在此僅提醒諸位一句:有賭無親情,嗜賭失恩義。賭心堅固後經常造成六親不認、婚姻破裂、家庭失和、惡友聚會、家財速散的現世報。請賭癮上身者及早戒除,無癮在身者切莫輕試。

全球化時代,請發大慈悲心。既然不願拆散毀壞本國本族人的家庭又不肯毒害摧毀自國公民的光明人生,何必故意起惡心、造惡業,彼此互相跨國殘害異洲異國異國公民又交叉提倡外國人從事賭博觀光呢?平平同樣都是地球人,難道外國人不是人、不用慈心護念嗎?這類「本國人禁賭,外國人請賭」的自利心態和古人「本國人不殺,外國人通殺」的興戰屠殺私心是不是有另類異曲同工之妙?

社會資源若想跨國境重新分配、誘使各國富豪自願付出金錢以拉平社會經濟資源分配不均現象的話,使用賭博(或觀光賭博)這種負面副作用太大的惡業手段的社會成本太高,還不如直截打造「外國人跨國社福贊助體系」或「無國界慈善銀行」來得省事有效率──對有錢人、富貴人更要發慈悲心;有財無德或空有權勢財富卻家庭衰敗、婚姻不幸、人格破產、心靈空虛的扭曲人生甚至比一個安心度日、守德自持、家庭和樂圓滿的普通百姓更加悲哀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