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醫療人員的宗教通識課程


幾年前在一個特殊的檢驗因緣下,思惟起這個問題:「台灣的醫學院究竟有沒有開立基本的宗教通識課程?為確保起碼的專業醫療水準,的確有必要。」

當時氣喘發作頻率較高,為檢查過敏原何在,全台排名第一的大醫院安排相關檢查,便遵照醫囑,與中年女性檢驗人員在擺放特殊儀器的房間內一對一獨處進行種種繁複的檢驗。對方也算是老病號就醫幾十年下來的特殊個案──她語氣焦躁、情緒惡劣,很明顯對出家眾持有敵意。在檢查過程,她時不時會加料進一些與醫療行為無關的個人意見,例如:「為什麼妳要想不開呢?」之類的話,直接針對病患的宗教信仰及神職人員身份發飆。

身為氣喘病人,邊挨罵挨轟,忍耐言語及部分醫療疏失(例如儀器管線沒接好、掉了、沒注意,造成長期檢查不到呼吸狀態的結果,卻不斷生氣地指責是病患不配合、不肯按照她的指示進行)之餘,心中生起三個思考方向:

以接眾經驗而言,對方有可能本身就有情緒管理或家庭問題,瞋習較重些。

以事前在醫療書籍上查到的相關資料以觀,來自社會或心理因素的種種壓力源也可能構成氣喘誘因。難道安排這種言語無禮、態度惡劣、容易激發病患心理壓力的檢查人員也是「另類過敏原檢查重點項目」之一?

(若連全台灣排名第一的醫院的醫療團隊都能在臨床第一線面對病患時毫不隱藏地外顯其對於佛教出家眾的敵意及質疑,擺臉色之餘又咄咄逼人質問,究竟台灣的教育體系長期故意排除公民宗教素養的特殊教育政策有沒有問題?歐美正常學制不排斥宗教人文素養課程而阻絕軍事武力教育,台灣的做法與之完全相反)

對方很明顯反對出家行為,卻不明白出家眾有很多種,種種願力因緣個個不同的基本現實。有的出家眾是福報較差、出生在邪見之家、非佛化家庭者,俗家親眷本來就反出家、反修行、反持戒、反梵行,可能對於諸如此類的不當醫療行為沒意見也不會替已出家的家人有任何主張。但是,若換成是出身在全家誠心誠意護持出家眾親友的團結佛化家庭者就不一樣(尤其是全家孝子孝女孝孫集體恭送老人家出家的因緣)──萬一醫療不當令出家眾發生意外,就算出家眾本人看破生死、不報復、不介意、甘心甘受、隨緣消舊業,其俗家親眷知識的身份依舊是世俗公民,一樣可以使用身為親屬的身份,依法對院方追究責任。

醫療、法律、宗教三大領域的確應該要整合、建立互補溝通的教育及實務管道。至少,從事醫療行為者宜具備基本的宗教通識課程基礎,就算本人有強烈的反對出家或對出家眾持有敵意的心態,也應該儘最大可能將不當言行排除於臨床醫療行為之外。最起碼,進行醫療行為時要有專業表現,不宜藉病患在病苦現前因緣當下,出口咄咄逼人地質疑對方為何要選擇出家、不學她本人結婚生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