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6日 星期四

遲來的告白:女性化霸凌(三十二)

出家之後,有高比例的偶遇女眾會十分主動地談起她本身的婚姻愛情觀,也有高比例會「告白」她當年的愛情或婚姻並不是出於愛,而是出於荷爾蒙、身理需求、親族施壓、社會壓力、經濟因素,甚至也有高比例抱怨丈夫根本不是他的理想人選、明知對方不好照嫁不誤--表面上似乎一生隨俗戀愛結婚也隨俗講些歌頌情愛的公關話來維持人際關係,直至人到中年、晚年,一對一站在法師面前時,才終於肯說實話她其實並不愛。

我經常有因緣聽這些解除社會面具的台灣女性們告白她們心裏真正的想法。多數人面對世俗居士時都會力挺情愛,把對婚戀行為的真實觀感深藏心底。台灣的確有一定比例(不低)的中老年女眾後悔結婚、生育,只是平常礙於台灣民間一面倒的香火迷思與勸欲俗風,對世俗人不敢公開說實話。

有的明明很想離婚,迫於人際社交表演甜蜜夫妻。
有的明明不要小孩,迫於香火壓力一個生過一個。
有的明明不愛對方,迫於社會壓力虛情假意成婚。
有的明明嫌厭外遇,迫於兒女年幼一生同床異夢。
有的……

或許很多台灣丈夫一生不知道妻子內心真正的婚姻觀感也好。至死都活在妻子深愛自己的幻覺裏,不知道妻子根本不愛自己。或許很多台灣男眾一生不知道也有高比例的台灣女眾是被生理需求逼迫下嫁的也好。一生能活在妻子對自己有精神上的真愛的幻覺裏,不知道妻子只是被欲界業報身逼去找性伴侶,內心沒有愛情。

這些告白聽多了、聽久了,對一輩子活在幻覺裏的丈夫們十分同情,對於長期活在社會面具及集體壓力下的妻子們也十分同情。業海苦痛如是,眾生苦惱如是,愈明白愛情婚姻假面下的人生真相,就愈容易對在愛欲中受苦的人們起慈悲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