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 星期六

忿怒之雞

學佛以前,他遵照家庭、學校、社會三環相扣的飲食教育日日殺生食肉,就和活在歷史共業中的我們一模一樣。大家都這樣,吃肉沒什麼不對;因此,他一時興起經營起小型養雞場。養雞當然不是因為愛雞、護雞而養來當寵兒、朋友、同伴、或家人--他投資金錢與時間在雞身上是為了將來出售他們,以便讓他們被群眾殺食。

沒想到養雞以後他人生會有很大的轉變。問題不只是雞糞尿等排洩物的惡臭讓客人們敬而遠之。他驚訝地發現雞是種經常生氣、打鬥、爭色爭地盤爭得頭破血流的殘忍鳥類。他天天觀察,明白公雞們會為了發情爭奪母雞和社會地位打鬥相殺。母雞們生下蛋後或理或不理,有時就算成功出生部分小雞,也會一不小心(還是有虐童故意?)誤殺後代。當小雞也不盡然就受大雞疼愛;小雞被大雞攻擊的事件也不時發生。有時青春期的公雞招惹到成熟世故的公雞會被修理,有時則情況相反,翅膀長硬、成熟力壯的小公雞也會企圖向掌權的原任公雞挑戰。不論何雞稱王,在一王搭配數姬的邪淫雞社會裏發情期與打鬥期輪番上演,看得他百感交集--

「雞跟人一樣!」他嘆口氣。學佛後法愈薰愈深,雞愈養愈少。他認真考慮盡最後的道義將場場鬥爭後倖存的餘雞養到底、養著玩就好,等最後那幾隻老死就收掉,不做養雞生意了。眾生境界,世態炎涼,雞世和人世一般滄桑。他有時也深自納悶反省是不是長期養雞也被雞影響?怎麼自己脾氣也愈養愈大?

「雞很兇啊!」他略有所悟。不養不知道,一養方知日日夜夜觀照的是整群修羅雞!話雖如此,雞兇雞也無益。雞再兇也兇不過養育雞、出賣雞、屠殺雞、吞食雞的人類。到底是雞比較兇還是人比較兇呢?

通常有養過動物的人對人生或人類社會都很容易有所感悟。看看動物,想想我們:號稱萬物之靈的我們無明三毒煩惱是不是也應該要淡薄些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