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跪香:華人的體罰記憶

遇上個很兇的女眾,命令我跪香。很多人討厭她,背地裏八卦她以前婚姻失敗、離婚、被丈夫拋棄而家庭破碎,也厭惡她素日經常仗身份惡口欺負人,可是面對身份階級問題,沒有人敢拿她怎麼樣,很多人知道她面對上司一張笑臉百依百順、面對同輩或新人則一張臭臉全無笑容,偏偏這類人格特別容易討好上面受提拔,沒有人拿她有辦法。

她命令我跪香,我就跪香。體罰是華人圈的傳統,大家都知道,深入家家戶戶、各行各業。我靜靜地跪著哭了至少一個小時,經過的年輕人滿臉同情與驚訝……

當時哭什麼呢?哭自以為是的所謂中華文化的打罵體罰惡質傳統依然一模一樣,幾千年下來沒長進,民國近百年的民主薰習下也沒長進,就跟兒時經年累月不時被罰跪一樣──童年有受虐經驗者通常會留下典型受創反應,包括拒絕回想、封鎖記憶、否定過去。可惜一旦被下令跪香,所有受虐記憶種子排山倒海全部回鍋,全部想起來了。

由於這裏經常有外國臉友,其人生可能不太有機會親自體驗華人圈的「罰跪」或「跪香」文化對肢體或心靈的傷害為何,特此解釋一下:在華人圈,罰跪通常會要求要成九十度角的直跪,也就是臀部不能坐在小腿肚上。家庭中的家長體罰罰跪通常要跪上半小時、一小時,至於一跪超過兩、三小時以上的個人也經歷過──事後膝蓋組織會長期浮腫疼痛、數日不良於行,組織發炎的觸感就是摸起來就像皮下多一層軟海棉,輕壓會陷下去一個洞,等數秒才會慢慢再浮起來。

由於童年有大量受虐體罰經驗,早知道華人圈對於體罰此事有文化共業上的相當殘忍度,跪香的疼痛並不足以造成哭泣反應;也正為童年時曾經被下令脫光上衣站上陽台給不特地多數人觀看,對於華人圈有部分女眾野蠻、無教養、有凌虐傾向的不幸事實早已認清,跪香的公然羞辱也不足以造成哭泣反應。

我哭的是自以為是的中華文化還是一樣殘忍。我哭的是不斷向全球宣傳、廣告、行銷中華文化的老生代沒有對全球公民坦誠中華文化骨子裏有多殘忍。我哭的是我們關在惡質文化裏代代體罰、虐童、殺童、性別歧視、三妻四妾邪淫嫖妓買春外遇、亂倫、家暴、惡口、……自族代代凌虐自族之餘,竟然還有顏面大言不慚地向全球吹噓中華文明,也沒向全球公民說清楚中華文化包括幾千年以降持續鼓勵並傳承體罰傳統的打罵文化,家暴精神甚至早已外延到各大職場。

假如您是外國人,尤其是非華裔的外國人,在欣慕中華文化或考慮採用中華文化以前,至少先自己親自實驗看看,找個公開場合,在大庭廣眾之下跪香。假如連這麼基本的初級體罰與公然羞辱都承受不住,代表根本沒辦法適應中華文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