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剛柔落兩邊

捲一捲回顧幾年來累積的文章,從柔性到剛性的筆風軌跡相當明顯。

柔性文筆是習禪成果。禪心映出的世界、境界的的確確可以如此美麗純潔,彷彿當下斬斷全球此起彼落的戰亂、飢餓、暴政、貪腐、屠殺、凌虐、淫色、……諸般五濁不堪,直截回歸心本。

很可惜,一般人並不從心性或禪法的修行角度來看待文字。

一般人對柔性筆觸的直觀不出「好女性化的柔美筆調啊」或「想必是個心思單純的文學女青年啊」之類的,禪詩寫的明明是修行心境與生活觀感,換來不少世俗男眾的不當反應--不懂就是不懂,「會寫出這樣的文章的女性想必相當溫柔可愛好相處啊」如此這般暗忖--知已知彼;當男眾(尤其當一個對女色興趣依舊十分濃厚的男眾)起心動念無非如此。弘法?法布施?禪境?四料簡?哪裏有份?

眾生不契機就換筆風。刀光劍影、國恨家仇、時代興衰、社會批判、……回到習禪前的剛性風格如何?回到累劫習氣最熟悉的男性權鬥爭色如何?回到我們知已知彼、身為男眾受男眾身時多淫多瞋、奪權好鬥的在迷凡夫境界如何?相當有效。文風一轉,莫名其妙的各路反應馬上量減,再細談些國家社經大事,明白心念頻道完全一致後,悉數退散--不論身處在全球何洲何國,一般世俗男眾一旦明白公領域有交集、私領域開發無望後,至少會有七、八成動機不良的份子全識趣地自動消失,只有約莫二、三成的真誠佛子或社會賢達維持君子之交。

剛柔落兩邊,同一妄法。筆風都是方便,閣下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增不減、不一不異的天真心性才是真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