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色之為業:男人真命苦

劫後餘生的大學男孩汗猛冒,面色難看。他低聲對另一個同學訴苦:「……那天跟誰去西門町逛,結果被一個小混混拉到巷子裏。他一直勸我,少年咧,來啦,很便宜,三百、五百,長得很水啦,放鬆一下……一直纏著我拉客,我好緊張,怕他身上有武器,幸好後來朋友跟上來,他看我沒落單才算了……」

我們的大學時代是這樣過的:一邊有女大學生去兼公主、公關、當小姐換取名牌享樂,一邊有男大學生走在路上也被攔路拉皮條勸嫖妓。對於長輩口口聲聲說中國人、台灣人、華人如何(性)保守又不像西方人那麼淫亂的檯面說詞一向相當質疑。

父權社會有一種奇怪而扭曲的文化後設邏輯:「男人要色,不色不正常。而且,只能好女色不能好男色;只要好女色,就算納妾、包養情婦、通姦、買春嫖妓、一夜情、劈腿、雜交、……都沒關係,這才是男性本色!」

人類社會以各種積極的文化媒介管道逼迫男眾自幼學習好色、好淫。喜歡清淨無染的容易被恥笑攻擊;喜歡潔身自愛的被上司同事架去應酬花酒;喜歡保持清純零性病的連放假逛西門町都被拉皮條的小混混性騷擾--明明不願意買春、完全沒興趣嫖妓,偏偏半路殺出一個皮條客強拉到巷弄裏,軟硬兼施地糾纏遊說。世界上有沒有潔身自愛、有強烈自尊的男眾?有。可惜在扭曲的性別文化裏活得相當辛苦。

不想好色卻被文化共業和團體壓力逼迫著表現出好色好淫的假面人生真是痛苦。我同情男眾,萬分同情在變質異化、運作失度的父權文化下身心嚴重扭曲的男眾。例如,明明覺得女眾胸部太大像頭母牛醜得要死,明明認為女眾開口要房要車要東要西很麻煩,明明覺得女人有的水性楊花無德無行、換男人像換妝虛情假意,明明知道有的女人非常現實無情,明明很清楚女人九孔流不淨又是經血又是分泌物的細菌病毒排洩物一大堆,偏偏在父權恐怖下連公開講一句:「對不起,我對女色不感興趣!」的勇氣都沒有。

男眾不想買春卻不斷被馬夫等閒雜人等拉皮條的心境,個人倒是十分能體會。那就跟現出家相還要忍受世俗人邊讚嘆吹噓他本身的夫妻生活或性生活、邊面對面開口勸捨戒還俗行淫產子一模一樣;一種不幸投生在好色好淫的欲界惡世當中被硬拉皮條的心情。

話說回來,世界上有沒有耽溺於女色而一生淪陷無法自拔的男眾?有,也不少。還沒看破女體垢染臭穢、不淨充滿、無一可樂。凡夫位上的男眾往往以為女眾拉屎放尿的大小便道是好的、香的、迷人的、誘惑的;等哪天業障消完就知道了。在屎尿堆裏陶醉大半輩子,原來人體二十四小時存放大小便!女眾也好,男眾也好,不就是活生生的行動馬桶、流動廁所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