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最毒是遺言:女性化霸凌(三十五)

老母重病,喚獨子歸家。她對兒子含淚交待,夫家代代單傳,香火絕對不能斷,只生女兒沒兒子不行。她細數醫師推估的癌末存活期限,逼獨子一定要滿她的香火願。

幾百年的香火,代代單傳。單傳者,凡嫁進這個家族的媳婦兒只得一個兒子;要是有誰不信邪敢多生,多出來的兒子們無一例外會早夭喪生,總是只留一個獨子存活。是詛咒?是惡報?還是夫家祖上缺德?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要為夫家續一脈香火。

獨子孝順,沒幾個月就弄個女朋友回家。他拿出商場的應酬本事,沒花多少功夫就令對方心花怒放地論及婚嫁。火速交往、光速結婚,進門才沒多久就有了身孕──好不容易,時間很緊卻總算好歹也趕上了,來得及為亡母了卻這樁心事!在喪禮上,新嫁娘圓滾滾的肚皮綁了條紅線,硬將胎兒當成長孫處理,等出完殯,到醫院一生才知道又是個女的。

怎麼又是女的?他天天爛醉晚歸,不太想花時間跟妻子相處,卻拼死拼活也要拼出亡母交待的香火。女嬰不行,在家譜不算數,女的不構成中華香火,男的才是。再拼一胎吧?

這胎果真如願得男。男嬰出世總算是完成亡母遺訓和家族責任,他對這場有名無實的香火婚姻就再也裝不出半分耐性了。工作是男人最完美的正當藉口。他提工作、養家、責任、前程、升遷、外派──從此丟太太一個人守活寡帶小孩,夫妻兩地分居,各活各的。

孝順嗎?孝順也不離時代共業。以孝為名,逼出一場無愛香火婚姻,逼出一個守活寡的傷心婦人,逼出一個始於買醉夜歸、終於兩地分居的名義丈夫,逼出整群明知父母失合、沒有感情又無能為力的子女。

孝順嗎?家庭淪為香火工具、生育機器、無愛空殼。

責任嗎?有欲無愛,將妻子的子宮當成香火製造機,用過即丟。

形象嗎?有妻有子有房有事業,可是人盡皆知充其量只是場完全失敗的不幸婚姻。

苦了一輩子,內傷一輩子,最後他開悟了。他悟到最毒是遺言。亡者臨終短短兩三句話足以害死子孫一生一世。他苦到無處可藏;他痛到一生流浪。他下定決心要沉默地告別人間,絕不留給女兒半句遺言──畢竟,女兒本來就不算香火,也不用背負家族香火重責。華人世界認兒不認女,女兒全都是非關香火的外人,不是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