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誰認同?誰承認?

佛教畢竟在國土弘揚。既為宗教的一種,國家的支持、肯定與否相當大程度決定了教運。國家若肯定宗教自由,肯認佛教是正當、合法的宗教,佛法才有公開弘化的可能性;國家若否定宗教自由,甚至基於於種種主張認定佛教是不正當、非法的邪教,很可能就會壓制、禁止其擴張或宣揚。國家在相當大程度上左右了教運,宗教政策對佛教法運有極其深重的影響。

「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的基本修行誓願中,國家恩與三寶恩、父母恩、眾生恩並列於四重恩之一。因此,佛子們討論國家的概念、關心國家認同的問題就不只限縮在世俗人的狹義政治議題範圍,旨在研討佛教修行上相當重要的廣義「報恩」知見。

然而,出於台灣的國際地位特殊,佛子們就會提出舊式的政治學國家定義,一項一項討論國家要件。土地、人民、政府這三項要件沒問題,但是「國際承認」此一傳統要件的爭議曖昧向來是台灣人心中的難言之痛。老人家常常感嘆國際社會看不起台灣,中生代、新生代覺得在國際上沒有正當國家名份、不被當正常的國民尊重,有出國洽公、留學、定居等經驗者往往會明顯感受到沒有獲得與其他國家對等、類似的公民待遇。問題何在?

台灣人是中華民國國民,可是內部卻沒有百分之百團結的國家認同,欠缺強烈的集體國家意識。在半世紀統獨內耗爭議當中,統派有高比例認同大陸土地、甚至認同五星旗,對中華民國很少有堅定的國家認同。民間很清楚統派期待被統一,被統一也就意味中華民國亡國。相反的,獨派當中有高比例維持台灣早期教育出來的反共思想,為反共、抗(被)統而寧願否定中華民國,期望另求出路。另求出路也一樣意味中華民國亡國。在統獨內耗裏,中華民國國家認同長期架空。

中華民國國民內部國家認同分裂,不論傾統傾獨都一樣不肯定中華民國、不論統獨都一樣會步上亡國結局。在國民欠缺團結的、整合的、一致的、總體的國家認同的現況下,內部形同一盤散沙,全體公民並未百分之百、方向一致地肯認中華民國國格。試問在這種連自家國民都不肯定國家的心念、因緣、條件、業力下,國際社會一百多個國家要如何完成「承認」這項重要的國家構成要件?當一國國民自身內部國家認同分裂,在有的期待歸化五星旗、有的期待發明新國旗,統獨兩派一起合作否定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時代共業之下,國際社會要如何針對中華民國給出百分之百承認國格及國家地位的國際肯定?

問題的根本在台灣人的心念不夠愛國,不愛國的心念招感不到國際承認。跟唱國歌能掉淚、重要活動必舉行升旗典禮、小學師生天天固定默哀開國英雄將士、到處開設國旗文創商品店的美國人一比下來,台灣人非常不愛國。不但不愛國,還長期分裂成兩派:一派崇拜現成的紅色五星旗,一派期待一向不存在的新國旗。內部不愛國又國家認同分裂,要如何奢求國際社會的外來肯定?沒有集體國家認同,要如何全體團結和合報國家恩,將國力極大化並取得全球各國一致的承認?

若有堅定的國家認同,佛法在台灣才能建構出足以放眼全球的穩定弘法總部。報國家恩遠遠超越世俗人的狹義政治論爭和政治口水,它是佛教法運、弘化發展的重要基準點,也是社會安定、經濟發展、文化提昇、修行成就的重要心理基礎建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