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愚孝

為怕不孝,更多的人選擇愚孝

他從年輕時代就為風流離家,妻子自助抓姦成功後不但沒有悔改,反而選擇兩地分居,將兒女全都丟給妻子一個人照顧。他身邊的女人一個換過一個,條件愈換愈差,換到老年,剩下一個只有小學畢業的喪夫女子同居,卻為了面子對兒女們宣稱她是個大學畢業生。

他從年輕時代就分居,沒當過一天回家守護妻子陪伴兒女的、社會學意義上的丈夫及父親。如此分居棄家到老,竟強逼整群兒女動不動三萬、五萬、幾萬地不斷塞錢孝敬。「沒辦法,不然他會到處講我們不孝……」兒女們私下感嘆。整群被單親媽媽養大的子女都不敢對外解釋清楚這是個一輩子拋家棄子不負責任的通姦父親,倒是很怕被社會扣個「不孝」的大帽子講閒話。

如此這般,每月固定從子女們身上收到五六萬到十來萬不等的錢,他過著從大陸時代就過慣的少爺人生:餐餐有肉,一斤上百的高級肉,整鍋整大盤地吃,明明沒幾個人也要擺出滿桌酒肉排場。壺壺缸缸的中國老酒,一缸就市價八千一萬或好幾萬。有空出國旅遊,買的是一件好幾萬的名牌衣著、洋菸、洋酒給自己和情婦享用。交遊廣闊的他有整群逃難來台的大陸老友,老人聚會就是飲酒食肉開麻將桌賭博。兒女們私下誇父親命好,一生少爺命,不用操勞;生意投資失敗、活生生在大陸賠掉幾十萬、幾百萬也無所謂,轉身再向子女開口就有。

兒女們把大量薪水塞給老人菸酒賭博奢侈以盡孝,老人有沒有獲得幸福?沒有,一身病。高血壓、中風、各式各樣的病痛、各式各樣的意外,進出醫院開刀、住院,沒事就重拾菸酒肉,有事就送醫治療。子女的孝心被老人悉數轉用在奢侈酒肉淫色開銷並沒有換來幸福晚年,只換得進出醫院的病苦惡報。等到數度中風不能動了、像個小孩般天天看情婦的臉色度日時,他才好不容易找個私下獨處的機會拉住女兒流淚:「她欺負我!會偷捏我……」

當孫子、孫女們在外面打工賺微薄的一小時幾十塊的時薪血汗錢時,老人出手就是一萬幾萬的高級酒、幾百上千一台斤的高級肉。子女們打從動不動幾萬幾萬地塞他的嘴、怕他到處宣傳兒女不孝藉以敗壞兒女的社會名聲之後,再也沒有閒錢栽培孫子女們升學攻碩博、留學海外、或發展學問知識以外的其他才藝。為了一個老人的奢侈習氣,整群孫兒失去教育基金。

在老人往生後,有時我會憶起當年一個詭異莫名的對話場景。

「哎,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活到你上班賺錢養我……」

我瞪大雙眼看著他。

養你?上班?大家的錢都幾萬、幾萬地往你身上塞、讓你好酒好肉穿戴各國名牌地過奢侈生活,我們孫兒輩才十幾歲就要為生活開銷和補貼零花費用打工上班!為了你一個人幾萬幾萬地耗乾我們父母的薪水收入,我們整群兄弟姐妹、堂表兄弟姐妹個個都年紀輕輕就要打工上班去賺一個小時幾十塊的血汗錢!

「我老了……」

我照舊瞪大雙眼看著他,說不出話。你老了?我從三四歲起一路聽你如何通姦、被抓姦、從此離家分居的悲慘人生故事長大,你從來不覺得你對不起我們全家?你的兒女每一個私底下都來對我抱怨他們各別出多少錢給你、給不夠多你還會嫌罵。從兒女們身上壓搾重金過奢侈生活還不夠,還要對一個需要打工度日的學生孫兒下手?

台灣的世代正義出問題不是這三五年的事,至少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很嚴重了。大量的愚孝養成很多家族資源分配扭曲,上面是老人經年累月幾萬幾萬地耗在菸酒名牌、大魚大肉、賭博冶遊,下面是整群新生代從青少年時期就要上班打工賺微薄工資。

老生代的五欲奢侈享樂習氣吃掉後世好幾代兒孫的社會資本是台灣人的愚孝選擇:寧願把社會資源用在老生代的酒肉奢侈,不用來栽培新世代人才。這種愚孝邏輯接連使用數代之後的惡果業報就是當今台灣社會的悶經濟--愈來愈多年輕人看不到未來、買不起房子、養不起孩子、覺得好日子都被老生代過完了。

出於愚孝,投資重金讓老生代過五戒全破又健康敗壞的無德人生究竟有何意義?投資重金讓老人家愚痴地一輩子過奢華破戒造業人生、到晚年在重病折磨後痛苦往生,真的能算是孝順嗎?兒女不敢規勸父母過持戒具德人生之餘又成就父母破戒造業,最後眼睜睜看對方重病纏身受苦受難到死,真的稱得上是孝順嗎?

孝順的真正意義何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