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

何必為學歷霸凌?女性化霸凌(三十六)

升學主義掛帥、欠缺欣賞多元人才的能力的社會充滿遺憾。

明明是人才、偏偏套不進狹窄的科舉式考試結構的人很遺憾;明明很普通、偏偏為高度服從與社會壓力步入升學狹門的人也很遺憾。兩種充滿遺憾的人難得相遇,沒有英雄惜英雄地一起改造落伍的科舉官僚體制,卻演變成一方霸凌另一方的社會慘案更是加倍遺憾:

別以為只有高學歷、站在有利權力位置的人才會霸凌低學歷、站在社會邊緣的弱勢者。當整群低學歷者大半生缺乏在高學歷人際圈生活的實際操練時,難得有因緣遇著一個落單的高學歷者加入職場或團體內,也會趁機群起霸凌、攻擊、侮辱、欺負。

出社會後的職場不同於學校,權力結構大為不同。低學歷者可以為資歷、能力、才華、付出、熱情、……諸多理由在職場闖出一片天,但是過去在學生時代為了不會唸書(在台灣,不會唸書的意思是指不會考試,與知識水平、常識水準、及腦力智力完全無關)被打罵輕視的霸凌創傷會跟著他一輩子--為了考試不及格,整群低分者排隊上講台被老師狠揍的場面算不算霸凌或管教不當?算。問題是這種在歐美被視為野蠻落伍的打罵教育方法在華人圈像家常便飯一樣。不快樂的升學主義下的求學經驗撕裂了台灣社會,文憑心結相當普遍,普遍到職場出現專門針對高學歷者進行的同事(或同袍)霸凌。

高學歷值得攻擊嗎?我們不妨借用析空觀或因緣觀的聞思修方法來分析一下:

一、很多高學歷者是低學歷的父母含莘茹苦拼老命去栽培出來的,希望藉兒女的成就光耀門楣,達成社會流動、跳脫貧窮或社會底層人生。多數的高學歷者只是有過勞死可能性的白領勞工,真正出身政商名流世家的貴公子或貴公主比例相對較少。

二、升學主義機制與華人打罵教育加乘下來的結果,不只成績不好有可能被打罵羞辱得很慘,縱使成績很好也一樣--世界上有家庭能為了滿分四百分而毒打考三百九十九分第一名的小孩,理由是不完美、很粗心、少分就是活該要打;世界上也有學校能為模擬考成績和榜單預測恐危及校方名聲或招生率而狠打升學班的學生,整大票將來會上名校或第一志願的學生每天邊考邊打、一路打到畢業真的考上為止。巧的是,這類家庭和學校大量出現在台灣;更巧的是,升學班反而還極度欣羨放牛班,因為放牛班的學生集體被老師放棄了反而經常免打,不但免打還有時間玩。

三、愛看書就跟愛買化妝品或名牌包一樣,只是習氣。業報如此,有的人本來就生生世世具足書呆習氣,也不是真的很在意文憑營造的社會階級,這種人就算踏出校門後依然一輩子是書呆,嗜書習氣與文憑戰爭無關。

四、學歷曾經只是男眾專利,女眾爭取到知識權的歷史也不過短短幾世紀。有的女眾珍惜讀書升學的機會,是因為她很清楚不識字的女眾的處境多麼不幸。一個拼命讀書的孫女或許心裏藏著一位終生不識字、被丈夫輕賤拋棄的祖母的人生遺憾;一個拼命升學的孫子或許心裏住著一位終生為家貧無能升學、勞碌多病的老祖父的深厚期待--有相當比例努力讀書的人動機並非為了本身貪圖學位,而是為補償親族長輩的人生遺憾。

五、高學歷不等於人生一帆風順。舉例而言,台灣受高等教育的人口之多在全球排名相當前端,具有中華民國國籍或後期移民海外的台灣博士、碩士、大學生比例之高也全球少見。問題是高學歷有沒有替台灣人換來對等的全球優勢國際處境、高規格外交待遇、正常國格下的國際禮儀?沒有。

六、合作與競爭的雙重迷思在職場裏很少被搬上檯面談,權力關係簡直是話題禁忌。一個原本普遍由低學歷成員組成的團體忽然空降一個大學生(或大專兵)時,該團體的老鳥是應該為大家的總體戰力提昇、人力重組轉型、上級重用指派好手而開心好?還是應該為想像中可能會發生的升遷卡位戰或再也無法維持威權金字塔人事結構而提前焦慮、焦慮到集體著手霸凌菜鳥?

換句話說,針對高學歷者進行的霸凌屬於低學歷者的創傷反應:學生時代的升學主義創傷和以成績分班的「校園行政之分數隔離政策」養成了對高學歷者的焦慮及敵意。升學主義是種病態主義。它助長華人圈的惡性競爭、打罵教育,也造成文憑心結和各類職場霸凌,部分霸凌的結局會直接導向他殺、自殺、輕重傷害等嚴重個案。由於職場倫理不可避免會有權力位階及服從義務,單向的命令服從關係也就成為現成可用的霸凌助緣,運用上不但方便且相當快速,十分容易見效。

這類霸凌,在團體中清一色是高學歷者或低學歷者或各有相當比例長期共處時很難發生,但是,在一個經年累月習慣只與低學歷者共處、視高學歷高階長官為「跟我們不同世界的人」的封閉職業團體(或軍隊中的小單位)中忽然出現少數一、兩個落單的高學歷者時,霸凌機率就會大增。這種人生經驗相當難得;這類被團體成員成天以文憑當成語言攻擊或職務惡整的理由的經驗,要具備相當的因緣條件才能產生。

古諺云:「虎落平陽被犬欺。」虎不見得偉大,一隻小虎或虎寶寶還遠遠不如一隻成貓兇狠。小虎若遇上整群精神狀態近似狂犬又具有權位優勢的成犬時,會被霸凌得很慘--這類職場霸凌有幾種實務效果:一、真的被霸凌到整死為止。二、在被整死前已經身心崩潰、著手自殺身亡。三、在被整死或自殺前拼命找出另類通訊管道求救、脫離該霸凌險境。

一個被霸凌到身心重創的被害人會不會大聲對霸凌者當面大叫:「妳們在霸凌!妳們在惡整!妳們是惡女!妳們權力濫用!妳們惡用命令服從關係!」當然不會。這也是霸凌案件有高比例能演變成他殺既遂或自殺既遂的主要成因:坦誠的正常人際溝通全面瓦解,只剩下機械式金字塔人事結構下的呆板官僚系統在按表操課。

女眾會不會為文憑迷思霸凌其他女眾?會。甚至也有女眾已婚者會自恃婚戀經驗、鎮日將夫妻性行為或婚姻種種掛口頭上來修理年輕未婚女眾。壞女孩文化不死,等年華老去變成壞女人時又不改,難道要等到成為女屍一具再拼個念佛帶業往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