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

男孩遊戲 Boys’ Game

殺癮

軍魂已死,徒留說不完的鬼故事。老的從南洋、抗日、一路細數到國共內戰,小的爭著騎馬打仗決定最後誰能當王。狗肉、蛇肉、蛙肉、螺肉都能吃的他死在病床、死在軍隊、死在戰場;男孩死在尚武好殺的父權文化。

盜癮

抽菸喝酒才算長大,可是長大要花錢。偷錢的男孩笑起來滿嘴臭味;讓他短命的菸叫做長壽,讓他生不出女兒的酒叫女兒紅。升學的考卷可以作弊,學位的論文可以捉刀,連名片上的頭銜都是經年累月私下大手筆捐獻賄賂來的戰利品。

淫癮

未成年泡酒店算什麼呢?我們大陸父兄不都代代泡青樓?整群男孩哄笑打鬧,此起彼落地誇耀起嫖妓經驗和女友性史,驕傲地展現女孩完全無法享受的社會化獸性;一種女人畢生無法共享的集體陽謀。

妄癮

以上三癮全是騙人的兄弟把戲、社交面具、父權偽裝。水性楊花的她兵變,他哭斷腸。移情別戀的她嫁作他人婦,他數度自殺。離婚求去的她留不住,他失控下手報復──忠於男孩遊戲,自始叛心未嘗誠實,她這一走卻天地變色。

酒癮

扛負四癮一生,男孩不曾真正快樂。誰說罵髒話、亂上床、爭名利、耍權謀、被父權社會刻板性別角色綁架一生的男孩快樂?當然不快樂。不快樂就不要清醒;不安就想逃避到酒癮和毒癮。

男孩,我同情你。我深深同情你的文化不幸。

在六道輪迴生死大海裏,我也曾經像你一樣。

像你一樣,邊受苦邊陶醉於這場自殘自害的男孩遊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