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9日 星期四

生不生都一樣:文化不在場

在網路上常常會有機會讀到年輕的台灣女孩、小姐、媽媽們針對婚戀家庭觀念留言,內容大致上是女眾一生不論有沒有其他成就,只要沒有結婚出嫁生子就十分「遺憾」──人生不完整。

女眾不戀不婚不嫁不生這件事,在華人圈事實上完全不構成任何程度的遺憾。台灣女孩絕大多數是被漢族父權知見充分洗腦長大的,對於生育天職說或香火至上論深信不疑。然而,以個人對於台灣社會民間幾十年累積下來的了解,一個台灣女性有沒有在死後留下具備她的基因的後代根本無關痛癢,因為她註定會迅速被遺忘。

遺忘有多快?

近則往生後沒幾年,親生女兒就會開始對外人批評亡母、讚嘆夫家(按:文化不傳承認同,有基因血緣了無用處),遠則往生幾十年後她的孫子或孫女就會連祖母姓名為何都不知道,不但生平事蹟空白從缺、人生回憶留白,簡直像她活一輩子做過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出嫁、懷孕、生產──對子孫沒有文化記憶重量的母親或祖母就像大自然裏一頭隨情欲而動的雌獸一樣,除了生殖本能沒有任何文化成就。華人圈女眾人生處境現實如此,不生育了無遺憾。才經過短短幾十年,孫兒孫女或曾孫子女或就會連妳的芳名都不知道,墳墓上刻著某氏萬古流芳也沒有用,子孫根本不放在心裏。

請教過已婚未婚、已戀未戀、各方男女老幼人士,談祖籍、論生平、說家譜、講香火,樣樣以家族男眾為依據,別說小男童或老伯伯對其祖母或曾祖母的姓氏及出生地知道的人沒幾個,連自己本身當母親、祖母的女眾也一樣,對自家女性長輩一問三不知,開口閉口都是爸爸、祖父、曾祖父是大陸哪裏人,「所以」自己就是哪裏人。有時聽以生育為天職的女眾如此天經地義地出口即沙文論述,用父權大腦親自架空她本身生育傳承的文化意義時,當場只覺得萬分悲哀──

女眾不就是一個心甘情願提供子宮的生殖過客嗎?

華人女眾的生育沒有文化重量。她沒有家族記憶,她的姓氏或籍貫無關兒女,她的世世代代子孫只會在四大假身留下她的基因編碼,在文化上不是她的孩子,在文明上不承認她的價值,在記憶上解消她的存在,在語言上談到她會使用大量「不知道」一語帶過。在台灣,哪怕當母親的女眾也通常一樣只認父系傳承,唯父是族姓、唯夫家是宗、唯兒是香火……從文化高度來講,生跟不生結局一模一樣,她只是文化真空的情欲服務者及子宮提供者,如此而已。

文化不在場,光留基因在地球毫無意義。畢竟人不是畜牲;畜牲只要發情期有交配衝動、憑本能生殖就了事了,人類社會真正有價值的是文化傳承。在漢族的嚴格父系沙文傳統下,母族只是出具子宮的生殖過客,沒有文化地位──活在世時被親生子女短短「感恩」幾十年後換來的是孫子女的「想不起來」或「不知道」,從曾孫子女以降的未來則是認父系不認母系的千古大遺忘。

母親這個身份帶給我的覺悟就是如此:好比短期商品,只限短短幾十年內有效。社會處處強調感恩母親不是真的肯定母職的文化重要性(在父系社會裏母系存在哪來的重要性?)--高度父權的社會只是藉由強調「感恩」兩個字來激勵大量註定會被父權文化遺忘的女眾盲目投入情欲及生育--若是真心感恩母親的話,哪還會運作出沙文至此的父權社會?目的只是運用一時情緒化的感動讓大量女眾下海生育。對母親心懷感恩是種檯面政治說法,不是父權社會的真心話。 

就生育論生育,父親這個身份才是雙贏。身體方面的基因傳到了,精神上的文化符碼也悉數傳承,不像母親的存在是雙輸──文化遺忘兼文明真空,最後連區區基因傳承也被文化無力解消掉。

各位若生活在台灣,會發現有個很有意思的性別失衡現象。有高比例的適婚男性會當面對適婚女性讚嘆戀愛愉悅、情欲解放、家庭倫理、生兒育女天倫之樂,可是她站在他面前看他眼睛發亮、聽他說白日夢話時一臉不以為然。

她心裏想的是:「是啊,這些事情對男人本來就利多、對女人卻利空啊!墮胎墮不到你,產痛也痛不到你,傷身都傷不到你,可是兒女姓氏全跟你、子孫家譜全歸你、族譜人口全添在你名下,文化上就只有爸爸最了不起!」

佛陀訶女眾愚痴,為情欲所惑,以生育為天職。佛語真實!在父權文化掛帥的華人社會裏,輸給情欲本能衝動而心甘情願受孕的女眾飛蛾撲火般大量投入文化真空又文明失憶的母親角色,甘心在認父不認母的華人文化傳承裏當個子宮提供過客,說好聽是「犧牲」,事實上就是受父權文化百分之百收編利用,十分愚痴。

看看西方人,子女姓名高比例使用母方的名字或娘家族姓。哪像華人女眾,出嫁生育形同文化自殺,後代半個母系姓名也沒留下。兒孫樣樣一問三不知,生再多都是父系文化後代、男眾文化接棒,對以夫為天的華人圈而言,女眾生不生小孩哪裏有差?何必枉費工夫量產註定會遺忘母族文化的人口呢?

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生命女神 vs 死亡男神

世界打散在不同的語言文化系統,織就各國各族不同的信仰風格與神話傳說。但是,洲洲相隔、國國互異,無巧不巧卻有個基本共識:

說到象徵生命、和平、農業、大地、富裕、溫飽的生存榮景,古人一致給予女神慈愛溫柔的母性形象;論及代表死亡、戰亂、屠殺、疾疫、窮困、飢餓的橫死場面,古人毫無疑議地打造出骨鎖森森、面目可憎的男相惡神。

性別不只是政治;性別是種生死態度。

古人將自然界種種現象及神奧加以神格化、信仰化、擬人化,跨洲跨國跨族地不約而同建立如此這般的基本文化共識:母親是給予生命、守護生存、保護命脈的正面力量,父親是奪取生命、製造死亡、斬斷血脈的負面力量。

千古不異的死亡破壞力絕大多數來自男眾出演的昏君、惡將、佞臣、惡犯的發心不正及三毒惡念,偏偏文化謊言還堅稱那是相對高貴的性別──如此父系至上、死亡第一、殺生有理的性別詮釋假說與上古神話文本是完全背反的。古人很清楚母性的特質是心心念念希望兒女平安生活長大、安享天年後善終死亡。世間會狠心大規模屠殺或惡性削減人口的大殺業九成九以上出自父權統治妄想。

在生命女神的慈悲與死亡男神的殺性之間,人類啊,你要如何決擇?

假如男眾花幾千年輪流互宰也宰不出個所以然、不論誰掌權都一樣草菅民命的話,事實證明由父系專制當家對人類大未來十分不利。全球政界還是不如老實大換血、改換以守護生命為天職的母系出線吧?

噢,食物中毒!


天災人禍 吃災食禍

天災不可抗力猶有話說

食品安全出包卻是人為自找業障


食品安全出包已經成為全球化現象,成為我們的時代共業特色。

從無法給出百分之百零副作用的基改食品到化學人工添加物違法使用或超標,人類擔心會不會吃到中毒身亡或有沒有可能吃出人體基因突變,父母憂慮嬰幼兒會不會吃出絕育不孕或長程不可逆轉的遺傳基因亂碼,吃這件事的時代意義改變了:

各國各界輪番進行黑心食品爆料之餘,人生愈來愈像描寫地球崩壞的科幻戰爭片,漸漸地食物不只包裝說明與內容物不一致、廣告表述與實質成份不一致、甚至有的食品化學加工到面目全非,味道口感幻覺與上游食材原料根本是兩碼子事。

什麼是真食物?什麼是假食物?在起貪染心或分別心判斷食物好不好吃或值不值得吃以前,人類已經學會要優先小心注意會不會吃到不孕、生病、中毒、死亡。關於飲食導致生命危險問題部分,個人這輩子尚未具備直接因食致死的經驗(當年吃出過敏性休克時雖然十分接近生死大關,終究在貴人相助、院方急救下保住一命)--不過,童年時代倒是有親身體會過食物中毒的經驗。食物中毒不是開玩笑,很痛苦。

當時,全家成員無一例外地發生嚴重上吐下瀉等情況。集體強忍痛苦、出門就醫診斷後,醫師宣判那並非急慢性腸胃炎或流行性感冒引起的併發症,而是追查不出問題飲食何在的食物中毒--醫師對成人仔細盤問數日內的飲食內容,問不出所以然。時間拖太久,驗不出帶毒食物何在,只好讓病人打針吃藥、實施家居飲食控管。

接連數週內,飲食只限三種:加鹽巴的純稀飯,可止瀉的蘋果,還有補充電解質的運動飲料。連喝開水也狂拉水瀉不已,邊嚴重脫水、強烈口渴、卻又無法大量喝水補充水份的痛苦就是食物中毒的人生滋味:肚子餓得半死卻不能正常進食,勉強吃完又要猛跑廁所;萬一不吃會胃腸痛,偏偏餐餐吃一模一樣的食物已經吃到噁心沒胃口。

中毒人生真的是黑白的,很煎熬,身心受盡折磨。個人痛苦事小,重點是還要擔憂年幼的嬰幼兒身體承受不承受得了、發育會不會受影響、有沒有一時尚未發現的其他後遺症、有沒有生命危險……這也是每當我看到兩岸三地的黑心食品爆料爆不完或「再度」發覺西方基改食品無限擴散出售之餘還愈亂改愈離譜時,常常提起的強烈念頭:

「食品業者,你本人一定沒有親身嘗試過為飲食問題逼臨死亡大關,或者全家老小集體吃出食物中毒、毒害到日日擔心嬰幼兒的生命安全的身心折磨苦難經驗--不知死活,沒受過苦,沒有同理心或同情心,對別人的痛苦無法想像也無從理解,提不起慈悲心或責任心,自然發不起針對食品嚴格品管把關、誠信無欺的職業倫理或人生正念。為了短線商業利益不擇手段,玩弄食物的同時也玩弄社會大眾的性命……」

各界食品業者啊,假如你也親身體驗過「飲食」與「死亡」或「中毒」之間的直接因果關係(不是間接因果關係,的的確確可以直接吃死人)及強烈痛苦指數的話,很多黑心壞事就做不出來了。會做得出來,代表福報還很大、收入還很好賺,一時之間諸般惡業果報還沒有現前吧?

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中毒事件簿

屍體堆積如山

化學武器的使用是事實

無人出面認罪自首

各界尚且互相指責 

指摘對方才是幕後真兇 

那表示什麼? 

那表示有人說謊 


人類這種生物,惡心實施大屠殺、造下極重殺業,事後又打妄語推託時,如何?

既殺且妄,天堂無名、地獄有份哪!

中國人認為歐美不宜急於軍事干預或著手宣戰──問題是中國領土遠遠跟敘利亞隔開,兩國間不但有中東、小亞細亞各國阻絕,南有印度老兄弟、北有俄羅斯大哥、西有西藏僧侶重重阻擋,中國人當然可以天高皇帝逺地閒閒納涼、叨叨碎念「慢慢來,別著急」之類的風涼話──問題是東歐、北非、中東等鄰近國家立場就不同了。使用化武屠民的惡例一開,軍火販、毒販、黑道、軍方萬一若再搞軍火走私、非法武器轉運、高價化武買賣、甚至私設化武研發兵工廠,三兩下就能將化學武器當成歐洲、非洲、西亞當地的恐怖主義活動重要軍火來源,快速養大恐怖份子或非法武裝部隊的軍火實力跟對國際社會的恐嚇籌碼。

因此,一副事不關己的中國人的說詞主要立基於北方有俄羅斯大哥罩著、西方有長長整列鄰國當緩衝,甚至西南門戶還有藏僧當炮灰人牆相擋,是以天不怕地不怕,完全無法體會化武事件對歐洲、非洲、中東、西亞鄰國當地而言是切身致命又急迫的國安及國防大問題,也與恐怖主義份子武力擴充及入侵國界正相關。別的不講,民窮財慌高失業的希臘或黑手黨家傳事業興旺的義大利若出幾個不肖大黑道把敘利亞化學武器引入歐陸試試?換做你是歐洲人的話,你跳不跳腳?急不急啊?

已經毒死大量無辜平民了,國際社會難道不能直接對國際刑事法庭提告、開始跨國調查事件真相並追緝真兇?難道不能從這個單一化武事件出發,建立起全球以正當法律程序處理、調查、審判、懲罰持有及施用化學武器的國家或領導者的國際先例,把該案例經驗建檔,提交給各國相關專家整合出事前防堵化武擴散運用、甚至讓化武從地球上永遠消失的可行SOP,作為有效實踐國際和平計劃的重要里程?

(最好是可以制度化、法治化到不論日後哪國的領導或領袖或非正規軍隊或其他恐怖份子只要有持有化學武器的事實,不論主事者身份是總統、將軍、叛軍頭兒或其他,馬上可以簽發國際傳票把人押去國際法庭依法處理,同時比照沒收貪官賄款一樣直接沒收化學武器加以銷毀,別再給明搞政治暗搞屠殺的殺人犯政客無謂的政治身份禮遇或免責──這些披人皮的大屠殺魔王掛個政壇虛名就一生處處免責、時時優惠、種種豁免,難道全球無辜平民百姓就活該要集體冤死?)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就要建立國際刑事案例,讓子子孫孫看清楚用化學武器屠殺平民百姓的惡性要犯是何等全球人類公敵、會受到何等程度的司法審判及國際制裁,警告世世代代子孫千萬別造這類會下無間地獄的大殺業。

我們要教會子孫,從事大屠殺造殺業就是連續殺人犯,身份是總統或領導或將軍等等也沒用,一樣比照大屠殺戰犯及冷血連續殺人犯來審理、判刑。政客身份、軍階次第、官階權位不是「殺人特許證」。以前那種光靠政軍身份就一輩子殺人免責的封建帝制時代已經過去了,人民不需要掛著皇帝頭銜的變態連續殺人犯。

為什麼不從全球圍堵恐怖主義份子取得化學武器的思考向度出發,要求從國際合作高度整合各國警界及法界的豐沛人力介入,著手防止該國化武擴散及非法研發運用?

我們講了那麼久的國際防恐合作難道是在講笑話?

化學武器之風不可長。用化武屠殺人民的惡行不是恐怖主義是什麼?

2013年8月26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背叛 Betrayal

大臣:「恭請佛陀應供!」

佛陀:「不用了。」

大臣:「不用?世尊,且容弟子告退!」

第一次被佛陀拒絕的大臣離開之後,佛陀才平靜地說道:「這位大臣今夜一定會命終。明天會是誰修福設供呢……」

大臣過去曾經找相師來替自己看相,對方斷言他日後一定會死於血光之災。為此,他日日夜夜派大量士兵輪流守衛,自己也二十四小時配劍防身,無時無刻不小心防範。

天色才剛黑,發心供養首度被佛陀當面拒絕、百思不得其解的他不知為何十分昏沉。睡意濃濃的他隨手把腰間的配劍解下來,交待身旁的太太替他保管,自己翻個身馬上呼呼大睡。睡著了?睡死了。睡死了?睡得不醒人事。

她面無表情地望著丈夫的睡臉,動了連自己也摸不透說不準的無端念頭。她突然高舉長劍,快速精準地向下揮落,當場一劍斬斷丈夫的頭。那一瞬間,在月光下反射出暗紅色澤的鮮血四散狂噴,噴得她滿頭滿臉、全身都是。空氣裏濃烈不散的刺鼻血腥味突然像是提醒了她什麼似的,逼她放聲尖叫開來:「啊啊啊啊啊啊啊──來人哪!大臣被殺了!」

沒有刑事鑑定。沒有指紋採證。沒有命案模擬。沒有現場封鎖。沒有保全證據。沒有正當程序。沒有公開審判。沒有隔離測謊。甚至也沒有將命案現場重要關係人直接列入嫌疑人。什麼都沒有,人死了倒是真的。

在充滿冤獄的人治年代,國王在內宮一接到重臣遇刺身亡的消息,馬上召集其餘四位要臣來嚴厲訊問:「朕以為,你們理應盡責保護他。你們明明知道他命中註定會有血光之災,朕還為此特別交待你們要替朕保住首席重臣,現在怎麼會出事?在二十四小時警備防衛之下還能鬧兵變、闖刺客、出人命?你們這幾個渾帳到底在搞什麼?就放他跟太太兩個人獨處一室,你們幾個倒連人帶兵放鬆戒備、吃喝偷懶去了?說!到底是誰負責在附近看守?朕簡直快氣死了──來人哪,把這四個不中用的庸臣的右手給我砍了!」

這件神秘謀殺案轟動全國官民,無人知曉真相其實很單純,一宗百分之百的殺夫案。夫妻當了一輩子,恩恩愛愛同進同出,誰也想不到外表柔弱、愁腸寸斷的她會做出這種事。殺夫?動機呢?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案發當晚她放聲尖叫痛哭,眾人飛奔而來、破門而入,有的好言安慰她節哀順變,有的急忙處理重臣不完整的屍體,全部亂成一團。

她完全無法理解,卻有另一個人十分清楚明白。

阿難:「佛陀啊,大臣怎麼會遇上這等劫數?」

佛陀:「大臣過去生曾經當過牧羊童,他的太太在那一世是他看管的母羊。有一晚,有四個盜羊賊包抄突襲,看牧羊童一個人落單好欺負,就集體威脅、霸凌、命令他高舉右手親自宰殺母羊,以便五個人可以一起吃現煮的新鮮羊肉爐打牙祭。牧羊童心裏雖然百般不願意,迫於寡不敵眾也不得不從,就只好一邊放聲痛哭一邊下手宰羊,事後把煮熟的羊肉分給眾賊食用。那四個盜羊賊就是其他四個大臣的前世啊!經歷久遠生死輪迴之後,六個人因緣會遇、業力成熟,只好一一償還宿世積欠的命債殺罪啊!」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命案、重刑案、殺業、輪迴之間的複雜累世因果並非凡夫肉眼能知。甚至,以佛陀究竟證量能知者,菩薩、羅漢也無由得知。人類是有限的,凡夫是沒有三明六通的普通人。身而為人,如何盡力做到無枉無縱、明察秋毫?

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如何消業障

善男子!若人成就四法,能除業障,永得清淨。云何為四?

一者、不起邪心,正念成就。
者、於甚深理不生誹謗。
三者、於初行菩薩起一切智心。
四者、於諸眾生起慈無量,是謂為四。

節錄自《金光明最勝王經》

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台北麵包事件

大雨的台北
穿破的僧鞋
推開二十年沒光顧過的古老麵包店
找不到當年迷戀致肥的小藍梅系列

雨困身不困
身淋心不淋
好吧天意如此只好躲雨泡書店

連麵包口味也無常善變
售價還狂翻至少兩三倍
因緣如此
不如來讀讀文學大師怎麼寫麵包店

以為會講香噴噴的麵包
沒想到拼命描寫搶匪
共產黨開家麵包店有什麼了不起
只要是人都會吃會喝兼會拉大便
聽歌劇吃麵包這麼文化都有意見
難怪夫妻檔半夜上麥當勞搞搶劫
什麼不搶竟搶吃不下的大麥克堡
不如點水果口味的奶昔才有品味

邊肚子餓邊低頭讀小說
邊盤算佛典故事創作

空虛感有兩種

一種是餓火中燒很難過
一種是沒靈感無法寫作

肚皮這回事哪用得上搶劫
換成台灣這種愛心福地
只消說聲「我餓沒錢」
走到哪都有免費結緣餐點

人餓得半死什麼都好吃
什麼都中意
百味皆上味
不用執著麵包餡一定要是小藍梅


後記:

受大雨所困泡書店。為等雨勢消歇,讀起擺放在相當明顯的主打書目位置的《襲擊麵包店》。完全搞不懂師兄弟怎麼會說她覺得我的文章有濃濃的村上春樹風格──到底哪裏像?一樣爆笑嗎?

看破鞋,放下鞋

僧鞋是一種很容易穿壞的鞋種,穿上它就要學會看破。

年輕時酷愛穿球鞋,天天穿,打球穿不打球也穿,沒穿破過半雙球鞋--會換球鞋的理由無非是腳的尺寸又長大了、學校針對體育安全考量訂出不同規定、或者單純因應特殊球種非換穿相應的球鞋不可,要穿破球鞋實在很難。

可是僧鞋就不一樣了。到底問題是出在鞋型?工法?製法?材質?膠料?還是其他?總之,要穿破僧鞋很容易,尤其鞋底脫落方面,比桶底脫落容易上數百千倍。穿著僧鞋既沒打球或激烈運動,偏偏比球鞋加倍容易磨平、脫破。

這雙羅漢鞋穿到鞋底漸平、磨到左右腳高度產生明顯落差,捨不得換。接下來,其中一腳的鞋墊開口笑,用快乾黏著劑黏好後又再度笑得合不攏鞋,還是不換。如此多熬上一年半載地習慣後,依然被這場傾盆大雨毀了。

泡水鞋禁不起無常力大。大水泡開黏不牢的底膠,早已開口笑的那腳微笑一如往常,向來不笑的這腳卻突然狂笑--在台北大雨中,裂口四分之一與裂口三分之二的兩隻濕腳經行著、運載著一粒光頭大腦。諸行無常,連僧鞋都無情說法。它千交待萬交待,切記要看破、放下。

奇怪啊,示現說法就示現說法,機會教育就機會教育,何必故意挑大雨天走到半路破掉哩?僧鞋沿路趴趴趴趴地公然大笑著,每踏一步就發出引人側目的聲響,逼路人非要看法師一眼不可,看一眼就非想起佛教不可,打妄想到佛教又會聯想起中元普度季的種種應景佛事不可……

眾商家在店門口佈置出供品豐盛的供桌,各行同仁恭恭敬敬地當街舉香對空遙拜、閉目祈禱。一路走來,顯得台灣是個相當重視宗教文化與精神文明、愛心大到連對好兄弟也相當有愛心的地方。肉眼不見的好兄弟跟肉眼可見的同胞之間不過只差臨盆一痛,投個胎就是來生:人既能做鬼,鬼也能做人。廣結善緣則生生世世受用,慈悲喜捨果然是最佳法財投資。

僧鞋說,苦、空、無常、無我。

僧鞋說,放下,提起;提起,放下。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秘密 Secret

誦經一點也不難──

家家那部超級難念的經都念得,佛經哪裏會難?

例如,父女之間難不難?

話說龍女一時興起,獨自出門遊玩。年輕女流獨自落單,牧牛童便仗恃自己身為男眾的性別優越感(性別:眾生基本業障之一,常見的輪迴錯覺。對六道群靈而言,屬於相當普遍的執著妄想),趁機將她一把逮住,五花大綁之餘,更心狠手辣地無情霸凌一番。正當冷血打罵不斷施加在她身上、情勢無比危急的當下,人王正巧出巡,路過邊界地區。他看到無辜的小女孩被男孩拘禁在荒郊野外欺凌,馬上見義勇為地出手相救,放她自由。

小女生畢竟是小女生。她被凌虐欺負完驚魂未定,也不記得向救命恩人道謝,馬上直奔回龍宮躲在房間裏放聲大哭。受創太重時能哭得出來還算是好的。萬一連哭也哭不出來,將精神世界嚴密自我封鎖,從此完全拒絕與世界互動就糟了。

龍爸:「女兒,發生什麼大事?妳怎麼一個人躲起來哭成這樣?」

龍女:「國王冤枉我!他打我!嗚……他、他欺負我……哇──」

龍爸:「怎麼可能?人王平常很仁慈,那會胡亂打人?爸爸親自去調查、調查!」

在沒有CIAFBI、不存在特偵組或刑警大隊,更沒有007、長江半號、或星爺等「專業探員」的古老年代,打聽消息、追究真相方面的做法反倒很直截了當──變身!四大隨心轉、化身應念現,化身比昂貴複雜又容易違背人道精神從事人體試驗的科學技術簡便許多,單純又快速。

為了愛女,龍爸化身成小龍──也就是蛇形──趁半夜偷偷潛入皇宮,躲在王室夫妻的雙人床底下偷聽夫妻對話。這番百分之百的易容變身術相當成功地鑽足人間法律漏洞:畢竟,若現人形幹出這類勾當的話,會被世人視為侵犯夫妻隱私生活的變態或匪徒;相反的,只要牠現畜牲形,不論身份是寵物、保姆、毛孩、野生動物、旅行動物、共住動物、路霸動物……全都無所謂。

入夜後,夫妻私下的枕畔密語往往與白天戴上社交面具後的公開說詞很不一樣。

人王:「愛妻,我今天出巡的時候看到一個小女孩被牧童霸凌。這年頭,小孩子怎麼這麼壞?哎,我馬上出手救她,把她放走。」

人后:「是嗎?哎……」

躲在床下監聽談話內容的小龍一楞,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女兒年紀太小,大概是一時嚇壞又沒看清楚,才會語無倫次地認錯兇手吧?明天一定要親自來跟這位救命恩人道謝!若是要公開正式表達感恩之情的話,果然還是現人形比較妥適吧?

龍爸:「大王,小王特此求見!」

人王:「哦?先生是哪位?」

龍爸:「大王,您是我們全家的救命恩人哪!昨天我寶貝女兒遇到壞人,幸好遇到國王您出面相救才保全性命。我是龍王,今天特地前來向人王您致謝──請問大王,您想要哪樣的謝禮?」

人王:「謝禮?謝禮就不必了。說到寶物,皇宮裏就有一堆,堆著積灰塵反而麻煩,清潔保養又極耗人力──講到願望的話,我只想要有精通百獸語言的語言超能力!」

龍王:「可以!那就請大王淨身齋戒七日,在七天當中完全禁語。切記,這件事你知我知,千萬別讓第三人知道啊!」

在沒有語言課程或相關教具,大街小巷沒開外語補習班,甚至各國官方也用不著實施各類語言能力檢定考試的年代,取得語言能力就這麼簡單:齋戒、發願、神明應允、神明保庇,如此這般約定完畢即萬事OK,輕輕鬆鬆就成為獸語專家。

假如人類都能聽得懂動物等其他眾生的語言,地球的命運可能不會淪落到今天這樣──遠從人類始祖發明戰爭以降,直到近代子孫研發基改食品等各類背理愚行老早就被全球各界眾生抗議吐嘈到半途中夭了,哪裏還有機會累積成幾千年的龐大環境債留給世世代代人子去扛?

說到基改食品,當年國王與王后吃飯時吃的是有機天然食品,沒農藥,沒毒藥,食品基因沒亂改而畸型,人體也不用擔心會吃出人體基因突變或不孕絕種等負面效應。古人吃飯不用擔心太多,昆蟲也很少被人工藥劑等化學製品毒害而成群結隊死亡──不像現代人,講到吃就煩惱,要多打閒岔、多打妄想、多生分別,擔心就算有幸沒吃死,萬一哪天擦槍走火地毒光授粉益蟲後農業架構會徹底崩壞,最終導致全球嚴重糧荒,自作自受地人類滅亡。身為聽不懂動物語言的有限人類,動物界有太多、太多秘密其實我們都完全不曉得。對於地球,我們究竟了解多少?我們懂的有比其他眾生加總起來的生存智慧還多嗎?

世界上會說話的眾生絕對不只人類。

母蛾:「老公,你出門去覓食嘛……人家肚子餓了!」

公蛾:「哎,妳這女人很煩耶!自己飛去找吃的不就得了!」

母蛾:「老公,我、我有了……人家肚子不方便啦,你去嘛!」

吃飯吃到一半的人王聽到小昆蟲講如此經典的新婚夫妻小倆口蜜月對話,懷孕就懷孕,不直接講還轉個彎暗示,兩蟲一來一往地充滿濃厚的夫妻質感,不禁失控大笑起來。看來,家庭倫理方面不止親子問題很難,夫妻問題難度更高。

人后:「大王,你在笑什麼?」

人王:「哈……沒事兒!

吃飽喝足的國王和王后優閒地坐著,意猶未盡地持續觀察這對昆蟲配偶。國王仔細聽牠們說話,看兩隻新婚小蛾沿著牆壁一路鬥嘴,夫妻一路打鬧到雙雙跌落地上為止,他又忍不住捧肚大笑。

人后:「大王,你到底在笑什麼啊?」

人王:「哈……沒──」

人后:「大王,到底什麼事?」

人王:「沒、沒有──」

人后:「大王,告訴我!」

人王:「不、不能告訴妳……對不起啊!」

人后:「大王,你不講?那我就自殺!」

人王:「什麼?自殺?那可不行!妳且慢,等本王出門辦事,等回頭再告訴妳。這樣子總行吧?」

跟龍王說好的呢?這下怎麼辦?男人跟男人之間出於兄弟情誼結下的約定就是約定,一諾千金,出口就是一生一世,哪怕親如太座也不能洩密,這下事情難辦了。配偶者,朝朝暮暮、同進同出、共同止宿,夫妻之間想瞞一輩子談何容易?國王出了門後靜靜地一個人思考,愈想就愈頭大。他無比焦慮、心神不寧,龍王卻早己預知他有意背信洩密。身為神明的龍王想給人王最後一次機會,便施展神通力,在河岸上化現出一大群羊隊。

母羊:「老公,我有身孕,你過河後一定要再回頭來接我!」

公羊:「不行哪,我沒辦法載妳過河……」

母羊:「你說什麼?你不來載我的話我就自殺!你難道不知道國王馬上就要背叛神明、替太太送死了嗎?」

公羊:「那個蠢男人!堂堂一國之君竟然愚癡到為女人送死──隨便妳!妳要死就去死,就當做我從來沒娶過妳就好了!」

夫妻之道很難,對不對?愛、恨、生、死、是、非、正、邪,往往善惡因緣發展差在一念、一語、一動、一默。國王佇立在此岸,羊夫婦為渡河爭吵的始末他也全程旁聽。聽完牠們的對話之後,他馬上冷靜下來,心念完全不再動搖。身為一國之君的我智力難道還不如一頭普通公羊?我絕不背叛男人之間的誓言!

人王靜靜地步入宮門,表情相當淡然。

人后:「大王,你到底說不說?要不要講真話?你不講,我就自殺!」

人王:「這樣啊?妳自殺就算了。我後宮裏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要多少有多少,輪一輩子也輪不完,本來就不差妳一個啊!」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華人喜歡如此介紹這個中文字:「信者,人言為信。」在妄語滿天飛的華人社會中,該文化詮釋理念傳達了何等道德價值觀?

二、當家庭倫理與友誼、道誼、社會責任、公務機密、營業秘密等大量不宜公開事項產生衝突時,配偶之間在相處上如何拿捏、處理?

三、為何上古神話、傳說、經典中的人類、神明、與動物之間有高比例能直接以語言溝通?語言學真的只是人類專屬的知識嗎?抑或是遠古人類失去與萬物溝通的能力後才發展出局限於人類本身的現代語言系統?

四、配偶之間不宜以自殺互相要脅或作誓。萬一如此境界現前時,如何處理才能將雙方的傷害及風險降到最低?

2013年8月19日 星期一

童夢──法老王式三角戀

「為什麼要把我生到這個世界上來呢?」

「因為爸爸媽媽相愛啊!」

「大人愛大人嗎?」

「當然囉,世界是因為愛才運轉的,傻小孩!」

「那,大人很相愛的話,為什麼世界上會有戰爭?」

「……」

愛? 

廢墟。軍隊。槍械。血污。屍體。咒罵。汗水。淚水。

勉強的微笑,艱難的期待,無奈的雙眼,誰也不確定究竟有多少的亡者統計人數。

埃及炎熱天空下一切的一切,竟然喚起《尼羅河女兒》的記憶──不,正確的原名是《王家の紋章》,據說早期譯名是元祖級盜版商所自創。作為漫畫史上的不朽傳奇,這部以貫穿古埃及與現代時空的科幻考古之旅為基調的大師級經典作品的作者是日本漫畫界前輩細川智榮子,她也是許多台灣漫畫家心目中的大師級偶像。

台灣目前至少有三分之一人口知道或閱讀過這部漫畫作品,沒看過也至少聽說過。至少,從牙牙學語的年代起,身旁的人從大孩子(小學生到高中職生)到年輕上班族不分男女眾全都在瘋這部漫畫。他們不斷地口耳相傳最新劇情之餘,週週盼望最新連載出刊或集結出版、一出就要馬上衝出門去搶購的粉絲們大有人在。當年瘋狂的程度如何?瘋狂到會把漫畫劇情當成兒童好好聽故事一樣,再三重覆講給幼稚園兒童聽,甚至瘋到連老祖母也不得不主動關心一下年輕人究竟在迷什麼夯仔冊的程度。

正因此,對於埃及這個人類文明史上無比重要的古老文明搖籃,我的第一印象是這樣的:一個常常被整群男人搶來搶去的考古美女,一個談起戀愛跟瘋子一樣的帥哥法老王,一個頭殼壞掉想嫁給法老王弟弟的妖豔姐姐,三個人共住在放很多金字塔跟木乃伊的恐怖地方大談三角戀愛。

大孩子們常在興奮地告訴我情節、再三誇獎漫畫人物畫得多美多帥多好看後喃喃自語:「怎麼畫這麼慢……到底下一集什麼時候才出啊?他到底會跟誰在一起?他們會不會結婚?會不會生小孩?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寫信去日本拜託作者畫快一點!」

就為了一套永遠畫不到完結篇的《王家の紋章》(舊譯《尼羅河女兒》),全台灣戀上了古埃及。古埃及永遠盛產帥哥美女,他們鎮日談著動人心魄的史詩式戀愛,曲折離奇又百轉千迴,嚴重到台灣少女捧著漫畫書嘆息或哭泣。長期固執於大漢民族情結、經常拿「崇洋」二字教訓兒孫的台灣人倒是無條件地放縱新生代迷戀古埃及──同樣是四大古文明搖籃,平起平坐地互相欣賞的行為在長輩心目中是默認許可的……

就這樣,童年的我一直以為古埃及理當是浪漫到極致,天天玩貓、拜貓、養貓、薰香料、吃美食、開宴會、談戀愛、找綠州、看星空、忙考古、狂建金字塔、木乃伊鬧鬼的奇妙地方。就算歷史成煙,就算日後讀過它的滄桑殖民史,我依然不希望它身陷戰火──不但外戰不要,連內戰也不要!

六零年代反戰風潮以降,全球覺悟到人類與其相殺相宰還遠遠不如相愛相惜,不是嗎?大人若這麼愛打仗,生小孩子來人世活受罪做什麼呢?成人沒有能力提供穩定和平的社會生存空間,又有何資格生下小孩呢?在戰火之下,別說埃及女性是絕對的輸家,身心發展都不成熟的大量埃及兒少只會淪為百分之百的時代犧牲品──

就像在戰火中倖存的台灣長輩告訴我們的那樣:逃難。貧窮。飢餓。糧食不足。營養不良。無法正常上學受教育。家家戶戶都有戰死的軍人和枉死或受傷的平民。一天到晚空襲警報,一天到晚聽軍令辦事,縱使活得過今天也不知道明天希望在哪裏。

「啊……你知道嗎?」古埃及,對吧?「你知道,最新一集凱羅爾終於跟曼菲士結婚了!」又來了,小迷糊考古美女與大帥哥法老王。「他們……啊,我看得都臉紅了!」天哪,不就是漫畫嗎?「畫得好漂亮!」向來無法好好一頁一頁看這部少女漫畫(死追活追一心想嫁親弟弟的王姐角色妖豔強悍到令人十分頭大)、卻一輩子被它的劇情再三轟炸的我,看著最要好的知己好友興奮地描述劇情,說她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男女主角結婚上床的整頁特寫。「噢,好好看!你一定要去看!」小學女生多年等待漫畫主角結婚上床?天哪!(以後見之明想想,這部漫畫也算是有效補強了台灣早期無可救藥的兒少性教育空窗。中華民族羞於啟口教小孩的,所謂種種敢做敢生卻不敢說又不敢教的,竟然透過日本現代文化媒介成功地傳達!不僅如此,還一舉跨洲串起兩大古老文明之間堅定的友誼橋樑──至少精神上是這樣)

殖民之痛、戰爭之惡、古文明退場沒落後的辛酸滋味,台灣是知道的。成人在戰爭中殺死的不只是敵人、軍人、平民、百姓、兒少,成人還親手扼殺掉無數嬰幼兒、兒童的人生美夢。戰場就是人間地獄;殺人犯下殺人罪,殺死世世代代無辜孩子的夢想與希望又如何?

我不希望新聞預言成真。

我不希望埃及陷入長期內戰。

看在古蹟維護、文明保值、人權保障、人道主義、人類種族的份上,請別打仗。政權這回事是文化系統中的短期商品:近看很重要、切身、利害影響重大,遠看卻最微不足道、惡多善寡、廣造魔業。

為政治殺死文明的愚行,我們的祖先已經做得夠多了。不,做得實在過火又過頭,千古愚痴到家。我們下定決心終結這類錯誤傳承了嗎?可以了嗎?夠了沒?冤魂統計破表沒?眾生苦難受盡了嗎?

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知識 Knowledge

同學倆一起出國,在路邊發現大象經過的足迹。

甲同學:「啊!這是隻母象!她有一隻眼睛瞎了,肚子裏正懷著一隻小母象。依我看,騎這隻母象的是個孕婦,她也一樣有身孕,胎兒性別是女的!」

乙同學:「你怎麼知道?」

甲同學:「當然是仔細思考才知道的啊!你要是不信的話,不妨自己到前面去確認一下?」

如此這般,為了確認事實是否如他所推論的一樣,兩個人一起向前趕路,終於追上騎象的人──事實果真如他所料。過了不久,母象和孕婦都平安順利地生產。可是,一個同學料事如神、未卜先知,另一個同窗心裏就很不是滋味了。

「為什麼他會知道?」乙同學內心暗忖:「我們明明追隨同一位老師,怎麼他會的我不會?到底問題出在哪裏?」他百思不得其解,邊啟程趕路,邊下定決心,回頭務必要親自向老師請益。

乙同學:「老師,我們回來了!剛才在路上遇到象路過的痕跡,他能清楚辨別、分析、推論出具體事實狀況,我卻通通辦不到。請老師這次一定要重頭全部教我一遍,您千萬別偏心哪!」

老師:「是這樣嗎?來,甲同學,你說說看,你為什麼能推論出來?」

甲同學:「不就是老師平常所說的那樣子嗎?我觀察大象小便過的土地,馬上就知道是頭雌象。仔細觀測之下,發現她的右腳踏地痕跡比較深,所以肯定她肚子裏正懷著小雌象。此外,我注意到馬路右邊的草完全沒被吃過,推斷是因為母象右眼看不見的緣故。然後,在母象停下來的地方還有其他小便過的痕跡,依我研判,應該是女人留下來的。她也一樣右腳印比左腳印深,可見得當下有身孕,而且懷的是女嬰。以上這些事實都是我一一用微細、縝密的思惟去推論出來的啊!」

老師:「這就對了,學習就是要用心思考!心細就觀察得出來,心粗就辦不到。甲同學,這樣你了解了嗎?你無法從現場留下的大量蛛絲馬跡推論出真實情況並不是老師的問題啊!」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依止老師學習、建立知識學問、到日常生活運用之間的關係為何?理事如何圓融?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顛狂 Craziness

瘋子不見得瘋,配偶也不見得配

獨占欲強烈的丈夫將太太私藏起來,用居家隔離的手段讓她與世隔絕,不讓任何外人見她。這天正好丈夫主動找工人到地下室施工,積怨已久的太太就藉機與對方私通,產生姦情。善妒的丈夫當天馬上就發現了,厲聲向她質問。

太太:「我沒有!你別亂講!」

丈夫:「要不然我帶妳去樹神廟,請神明定奪!」

太太:「好,那就去問神明!」

配偶想背叛時,心理先背叛,身體倒還在其次。她表面上應付丈夫,私底下卻跟情夫偷偷交待:「他懷疑我們,你說我們該怎麼做才好?你就裝瘋賣傻,不管在大街上看到誰都抱!」這對通姦的情人事先勾串完畢後,就按照入廟規矩持齋淨身七天。到了第八天,丈夫便親自押著太太跟工人出門。

太太:「你知道,我向來沒有上過街,你要帶我過馬路!」

工人看她使了個眼色,馬上二話不說當眾將她抱滿懷,壓倒在馬路上為所欲為。這種不堪入目的場面讓所有知書達禮又有隱私觀念的民眾目瞪口呆、完全反應不過來。說時遲、那時快,被強抱壓倒在地的太太忽然放聲尖叫開來:

「啊啊啊──救命哪!老公!你、你、你為什麼叫別人抱我?」

「快住手!你這個瘋子!」大夢初醒的丈夫終於也大叫起來。

等「發狂」的工人被趕跑以後,這對夫婦才整理好衣服,一起進廟向神明叩頭答謝:「啊,感謝神明!我們一輩子都從來不做壞事,唯一的例外只有太太被瘋子亂抱而已!」

就這樣,小三沒報官處理,夫妻言歸於好,通姦的太太也沒有被判死刑或報復,留住一條小命。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反倒是妒火中燒的丈夫還沉默地自我反省,暗自慚愧是自己沒智慧、錯怪了忠貞的妻子。

偷情又說謊的配偶實在是很奸詐啊……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通姦行為是古今共通的家庭業障。現代人生活在通姦行為普遍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不但婚姻變得可有可無、為期甚短,夫妻之間心理連繫不再緊密,精神層次上的了解也相當稀薄。通姦作為普世邪淫行為,是否也證明現代人的愛情觀與感情生活相對鬆散、短期、膚淺、無意義,因此一生拒絕進入任何感情關係也無妨?

二、從古人的個案思考:通姦罪除罪或不除罪對於當事人的實務效果何在?法律上的定義及處理方式對實質家庭生活倫理有影響嗎?論罪能防範通姦否?不論罪能解決通姦否?

三、古籍中有大量女性配偶通姦事件的陳述。丈夫反而能夠公開藉由成立後宮、納妾、嫖妓、……等眾多公開邪淫管道抒發人欲,相對上反而少有額外的通姦行為。假設古代社會也比照對男眾相對上的性道德低標,建立起視邪淫為「女性氣慨」的女眾文化的話,是否也會量減女性配偶外遇的可能性?邪淫的古今定義流變與性別文化觀念變遷之間有何因果關係?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夏天的香菸

近世紀以來最熱的夏天。

午後豔陽高照,風不涼,沒半點雨意。以為人們會找消暑解熱的事情做,結果沒有--打火機與菸盒定點就位,準備吸菸。

有這麼八分之三秒,我以為路過的是電影場景:好比在空調冷氣攝影棚裏穿上厚重的武鬥機甲、運用假道具拍火焰衝燒的驚險爆破場面;或者運用特效呈現獄火酷熱下的罪人們被業火狂吞、轉眼成為慘叫的焦黑屍體的災難片。都不是,半秒內確定沒在拍片,不是魔幻文學,甚至沒開拍什麼奇奇怪怪的外景節目。只是人類熱得半死不找水喝之餘還準備生火點菸。

有點像在沙漠正午的大太陽底下舉辦燒烤比賽吧!苦上加苦。

人類真是不可思議。


2013年8月10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戰馬 The War Horses

遙遠的西方有一個沒有馬的國家。為了國防需要,國王不惜從國庫出資向海外各國買下五百匹優質戰馬,防範外敵。

然而,馬買是買到了、養也養很久了,卻四海和平全無戰事。國王突然覺得先前大手筆重金投資未免可惜,想找其他方法回收成本:「哎,這五百匹頂級戰馬平常吃掉不少飼料,又要二十四小時耗費大量人力專責飼養,又麻煩、又辛苦,根本對國家沒半點用處!」

他這麼想著,心念一動,馬上下令叫負責人把戰馬的眼睛遮起來一一訓練調教,讓他們快速學會推磨。如此一來,至少可以改成磨坊勞動馬使喚吧?國王如此打著如意算盤、精打細算:「朕真是太聰明了!」

沒想到,太平好景並不長,鄰國不知怎麼搞的突然發兵入侵。國王大驚失色、措手不及,馬上叫負責人緊急召集在磨坊上工的戰馬,將牠們全體披上戰具,加派驍勇善戰的大將領軍一一騎乘,即刻揮鞭向敵軍前搗直攻──問題是,大軍壓境,國難當前,戰馬竟然半點衝鋒陷陣的鬥志也沒有,一一在原地打轉繞圈圈,不論怎麼下鞭都沒用,就是不肯向前衝!

「哼,聽說你們國家花一大筆錢從海外調來稀世少見的精良戰馬,原來程度也不過只有這樣!」鄰國軍隊遠遠一看,知道這群戰馬半分意志力也沒有,戰鬥力逼近於零,便大舉進軍,一舉將這個國家徹底殲滅。


原典出處:《眾經撰雜譬喻》

-延伸思考向度-

一、經云:「以是故知,欲求善果報,臨命終時心馬不亂,則得隨意往。不可不先調直心馬,若不先調直心馬者,死賊卒至,心馬盤迴終不如意,猶如王馬不能破賊保全其國。是以行人善心,不可不常在於胸心。」

二、禪家為何說「靜中十分,動中一分」?

三、若有人認為「只要臨終十念彌陀即可蒙佛接引,帶業往生」,為此一輩子故意不受三皈五戒亦不修行,日日放縱五欲又廣造惡業,以為只要臨終時有安排助念、助念團至少有從一數到十念十句佛號就等於「西方保證班」,他究竟有沒有可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四、《南史陳暄傳》:「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備。」修行也譬如一人與萬人戰,保任功夫為何非常重要?用功為何在平時?

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

三權分立之父親節快樂

小男孩頑皮,玩壞爸爸新買的高檔智慧型手機。

父:「臭小鬼,竟敢給我玩壞!這很貴你知不知道?不會賺錢也不會讀書,成天就只會找老子麻煩!OOXXXXOOOXOXOOXXXOXOXX,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爺:「你給我住手!你敢亂打我的寶貝金孫試試?」

父:「我教訓兒子,你別管!」(暴怒中)

爺:「好啊,你這不孝子!養你這麼大還頂嘴!想當年你還在包尿片,老子辛辛苦苦上班下班忙得要死……你又懂賺啥屁錢啦?還不是玩壞鬧鐘、收音機、摩托車,砸壞你媽的香水瓶又摔破我的古董!連小毛本來好好的都給你拔到變沒毛,你還有臉講?你這沒用的東西!從小就沒出息,什麼都做不好,現在連兒子也不會教!OOXXXXOOOXOXOOXXXOXOXX,老子還沒跟你算帳──」

孫:「阿公……阿公……你不要罵爸爸,我會乖乖,阿公不要生氣……」

爺:「我教訓兒子,你別管!」(火大中)

父:「……」

孫:「阿公……爸爸好可憐,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最喜歡阿公了!」

爺:「乖孫,你最喜歡阿公啦?」

孫:「對,最最喜歡阿公啦!」(狂點頭)

爺:「算你今天走狗運!看在你兒子份上,老子就算了!哼!」

孫:「你、你兒子也不錯啊……他、他買好多玩具給我玩……」(超小聲)

父:「爸,你看看,你兒子還是不錯吧?他這麼小就懂得護我,誰說我不會教兒子?」(得意貌)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愛亦為業 Love Is Also Karma

很久很久以前,在人與動物還能直接用語言溝通的久遠年代,世界上有一個遲遲不婚的單身漢國王。他等了又等,等了大半生才終於等到心目中的理想王后人選──一個美麗無瑕的三歲小女生。

王:「道人,你替朕給她算個命看看,長大以後能不能嫁給我當王后?」

道人:「待-我-觀-來──哎呀,可惜啊大王!她因緣註定會有別的丈夫,國王只能排第二位啊!」

國王:「不行!朕就中意她!朕就把她牢牢藏起來,一輩子不見人不就得了?」

在善妒的異性戀男性眼裏,人間所有的男眾都是假想情敵。若想要成功私藏這個絕色美女,不讓任何其他男眾靠近她,就只能靠動物界幫忙,把她隔離!

國王:「大鵠,你過來!告訴朕,你家住哪?」

大鵠:「報告大王,我家住在深山裏的大樹上,人獸絕跡。山下有危流漩渦經過,船隻完全無法通行。」

國王:「那正好!這個小女孩是朕未來的王后,朕就交給你代養!」

她只是個三歲的小女孩。國色天香、相貌殊特的她從此只能孤單地住在深山裏,與大鵠奶媽相依為命。大鵠負責每天飛到王宮取皇家餐點回來餵養她、檢查她的體重及成長情況,定期向國王回報細節。如此歲歲年年,小女孩慢慢長大,出落成美麗的青少女了。

她久住深山,完全不知道山下正鬧水患。

水患期間水位高漲,河川上游的村莊被大水吞沒,有大量村民被惡水沖刷到下游。整群墮水難民當中有個年輕人正好被捲到附近的漩渦裏,死抱著大樹根才幸運脫險。等到大水稍退,他沿著樹根吃力地向上攀爬,這才發現樹屋裏竟然藏著一個驚世美人!死裏逃生的他很快就與這個稀世美少女產生情愫、發生關係。少女為了向鵠鳥隱瞞這段意外發生的戀曲,便偷偷地將他藏了起來。

國王私藏的女人私藏了男人這檔子事,最後還是被年事已高的大鵠發現了。牠按例秤少女的體重時,發現她明顯變重了。左看右看,牠完全看不出她有發福或得肥胖症的跡象──她怎麼會忽然變重了呢?大鵠飛上飛下到處仔細檢查,終於讓牠找到原因何在:大樹上藏著一個不速之客;一個春心蕩漾的年輕男人。

未來的王后意外發生這段情事,大鵠的臨場反應是馬上將男方趕走,其次才狂飛回宮、一五一十地向國王報告。因緣如此,業力最大。若是有緣,不求自得;無緣強求,了無實益。都已經是別人的人了,還能怎麼辦?生米既已煮成熟飯,國王也只好認了。

國王:「哎……道人,完全被你料中了啊!你看得還真準哪……」

道人:「夫妻有前世因緣註定,不是其他外力所能輕易制約控管的。因緣對了,人才會相應──連畜生道也一樣!」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男眾可以為了個人情欲而違法私藏女眾(尤其是幼女)、故意讓她與世隔離嗎?國王的做法若換成現代時空的話有沒有刑責?算不算違法濫權?

二、古代的皇室及民間很重視女方的純潔度,男眾再婚容易,女眾再婚很難。現代女眾與古代不同,有權離婚、再婚、或經歷數次戀愛經驗後才決定結婚。現代人應如何提起正念、處理自由戀愛及相關的感情、婚姻問題?

Unbelievable Summer Recipe

Call it sensation
Even in reality delusion
Heat Macro Wave Machine operation
Weather is of no concern in Global Convention

Smart people cook animal corpses
Wise sun bakes human pies
Rich people buy nuclear-powered AC
Wealthy Earth sells automatic melting ice

The hottest summer in my life
Feeds me with endless surprise
Suffering’s so true and real
The floor is even warmer at midnight

Now we understand how it feels
Like living in a huge slaughter house
Controlled by another merciless killer race
Not sure who’ll be the next one

Dear let me clarify this for you:

The Rule of Temperature says
Cooking all living beings to death by sun is legal and fine
It’s heavenly sent and blessed just like
Killing animals and cooking meat is 100% human right

In this constitutionally and culturally fresh recipe
We don’t play the role of powerful cook
Please heat the Earth stove carefully
Then lie down as the obedient organic food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Kick Out Deadly Rabies, Not Lively Babies!

Some people here don’t know how to deal with rabies, they've abandoned lots of pets out of fear. Rabies could be prevented through vaccines and oral hygiene. Wait! Maybe that’s where the problem is! The ridiculous shortage of rabies vaccines for animals or the high price of vaccines for people might be the under-table reason for this unreasonable reaction.

Will people send their babies to orphanage for the outbreak of HxNx? No, they won’t.

Will people chase their kids out onto the streets for bird flu, mad cow disease, or FMD? Definitely won’t.

Will people divorce their spouse and vow to stay single for life in order to protect themselves from AIDS? Of course not!

Why do people abandon their beloved pets for rabies, then?

Why can’t we ask vaccine support from other animal groups or animal hospitals in other modern countries? If we could wipe out rabies ASAP, we might save social problems or medical budget for other countries, too!

2013年8月4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龍族的業障 Dragon Clan’s Karma

龍畢竟是畜牲道,自有動物界特有的業障苦報

山中行道,僅師徒二人相依為命。羅漢師父派沙彌徒兒出門乞食取飯,徒兒十分順從地依教奉行。然而,山路崎嶇危嶮,他經常一不小心就摔跤跌倒在地。這一摔,難免會有部分白飯混到泥土,他回頭總是默默地將乾淨的白飯分配給師父,自己靜靜地把弄髒的部分洗乾淨才吃。

羅漢:「為什麼常常看你在洗飯?」

沙彌:「徒兒出門行乞,有時放晴,有時下雨。最近老是不小心在長堤上跌倒、打翻了缽,每次都會把飯弄髒!」

羅漢:「……」(原來是龍王搗蛋!)

入定起觀,結論如是。羅漢走到長堤上用手杖叩幾下,老龍王應聲而出。牠幻化成老翁的模樣,一見尊者立刻現身頂禮。

羅漢:「你為何故意捉弄我的沙彌?」

龍王:「小王哪敢捉弄他?實在是覺得他長相可愛,忍不住才──對了,為什麼他每天都要出門路過這裏啊?」

羅漢:「我交待他出門乞食!」

龍王:「那麼,從今天起,小王願日日恭請大師來龍宮應供,直到我往生為止!」

羅漢:「……」(好吧!)

一聖一龍約定好,羅漢回頭便交待沙彌,更新任務內容:從今以後,沙彌只要按時間出門,在施主家吃飽飯再回來就好,不用再替師父準備齋食了。沙彌很順從,每天按時乖乖出門在施主家吃飯,可是,他心裏七上八下地有所罣礙,很納悶師父的齋糧到底有沒有著落?胡思亂想幾天之後,他終於發現羅漢鉢裏剩下的兩三粒香飯甘美異常,一點也不像尋常凡味。

沙彌:「師父,這是天上的飯嗎?」

羅漢:「……」(暫時先不告訴你比較穩當!)

沙彌問不到答案,好奇心愈燒愈旺,非常想知道香飯到底是打哪來的。這天,他故意不出門化緣,躲在禪床下緊緊捉著床腳,趁羅漢入甚深禪定時連床帶人一起飛到龍宮的七寶殿上。老龍王和龍后、龍妃、龍女們次第上前接駕,先是向羅漢頂禮,再依序向沙彌頂禮。這一禮拜,羅漢馬上就明白徒兒當天沒出門,私下偷偷跟進了龍宮。既來之,且安之;只好師徒隨緣一起應供。飯才沒吃兩口,當師父的就察覺到徒兒妄念紛飛,對龍宮生涯欣羨不已。

師徒之間,因緣現前時自當施以機會教育。

羅漢:「徒兒,提起正念,心勿妄動。龍宮裏的一切都是無常幻妄假相,何必起染污貪染心?雖然那裏看起來有宮殿、舍宅、七寶、貴婦、婇女,全都是畜牲道啊!你是沙彌,雖然還沒有真正得道,死後必生忉利天上,果報比龍宮殊勝好幾百倍以上!切莫起染污心!要知道當龍有三種苦:第一、百味香飯入口就會化成蝦蟆,反胃倒吐,唾液逆流,事實上最後半口香飯也沒吃到。第二、縱使龍婦龍女表面上看起來端正無比,要是想交配的話,非要變化成蛇身才能進行。第三、龍的背上天生長逆鱗,逆鱗裏有沙石堆積,一輩子無法根除,痛徹心扉。想想看,當龍有這三大苦惱,你怎麼會發心想當龍呢?」

沙彌:「……」(不管你講什麼,我就是想當龍!)

沙彌迷戀龍宮的一切,回來以後朝思暮想地想出了嚴重心病,最後得了厭食症。他不吃不喝,很快就重病夭亡。往生不久的沙彌馬上被生前強烈的妄念所驅動,火速投胎到龍后腹裏當龍王子。來自人道的牠才出世當龍王子,原來的老龍王反而因為修供養羅漢的功德提早結束畜牲道的苦報,投胎到人間受身為人。人死為龍,龍死為人;這一切因緣果報,羅漢的心清清楚楚、了了分明。

羅漢不禁自言自語感嘆起來:「人在未得道以前,不該看的還是千萬別看哪……」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為何佛法強調「人身難得」?

二、龍是畜牲道的一種,有哪些業障果報?

三、修行的目的是什麼?如何發願?如何保持正念?

四、暫時受人身的我們如何對畜牲道眾生發起慈悲心、正念以觀?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後見之明:女性化霸凌(三十七)

重用、提拔、一帆風順經年。等她一路擠下身旁的長官前輩如願往上爬後,忽然原形畢露嚴重出包,從最頂端的位置狠狠向下摔。她變了嗎?她怎麼了?戲劇化的發展徒然換得眾人一片驚呼、不可置信。

難道當初看好她、肯定她、栽培她的所有前輩全體判斷力有問題嗎?眾人心裏起了疑情。不,問題並不是出在前輩──在前輩面前,她一向表現一百分,處處可圈可點,甚至面帶天真無邪的真誠笑容。

她的真面目只有我知道。當我們兩個人獨處時,她才會表現出猙獰的本來面目:「妳啊,別東施效顰了,四不像!」第一次聽見她面露兇光地說這種充滿鬥爭意味的話時,我還大吃一驚:眾人面前天使般的可人兒哪兒去了?那個溫婉助人的善心菩薩哪兒去了?卡位戰?人際戰?老天,對於金字塔人事結構的修羅式官場鬥爭個人完全沒有半分興趣,她竟拿我當職涯競爭對手?原來多年將她當成具足好因緣的朋友的我才是真正無可救藥的愚痴啊。

我靜靜看著她升官,靜靜地等她一路向上爬。等爬到頂端、爬無可爬、鬥無可鬥、修羅式爭勝人格的負面心理能量無處可發洩時,她就會反身給團體最致命的一擊,背叛且鬥跨這個一路重用提拔她的團體本身。

當那一刻來臨時,眾人的震驚感嘆就會不亞於當年的我。錯看人或錯用人的滋味在人類歷史上始終沒有少過:後見之明,千金難買早知道。

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

體重,中道就好!

在葷食家族出生的我們(非在全素佛化家庭或蔬食護生之家受生的絕大多數公民)很小就學會一個相當實用的神秘名詞:「減肥」。台灣真正最草根、最普及、最基層的社會運動其實是這個:全民減肥運動。

俗民肉食文化與體重過重問題幾乎是一對雙生子。邊餐餐吃下高熱量、高脂肪、高膽固醇的肉品又邊天天叫嚷著要減肥的家庭現象相當普遍。減肥的花招很多,有的古怪可笑,有的痛苦折磨,有的花費高昂,有的始終無效──總之,寧願一輩子哀嘆過肥也不肯戒除葷食改吃素食或養成運動習慣,就一路在重頭立志減肥與再度減肥失敗間輪迴,無有出期。社會風氣普遍介意肥胖症,再加上瘦身美學文化觀點透過大眾傳媒不斷宣傳的結果,極端恐懼體肥的厭食症也應運而生。

素食文化會不會是肥胖症及厭食症的解藥?

縱使是改變飲食習慣、終生吃素的人,也形形色色無奇不有。或有吃素吃得白白胖胖、方頭大耳、活似一尊彌勒佛;或有吃素吃到仙風道骨、清瘦素顏、就像古畫走出的觀音菩薩。表面上同樣是吃素,可是出於正報業感或飲食態樣不同,照舊出現為體重超標而鎮日嚷嚷需要減肥或一不小心就體重過輕被醫師警告的兩類極端。

肥胖症及厭食症落兩邊,兩頭俱險。體重還是中道就好。重要的是時時提起覺性──有易胖或易瘦業報的人都要留意,養成自我提醒的良好習慣,時時善調身心。

說到減肥,不論是抽脂手術等侵入式人工方法或服用各類人工合成減肥藥(通常這類藥品的資訊揭露都嚴重不足,真實成份並未在包裝上充分說明清楚)都難免有相當程度的風險。

與其吃無益之苦又冒生命危險,還不如直接戒除葷食、大幅提高蔬菜水果的飲食比例較實際:蔬果比肉品熱量低許多,食材體積及營養成份卻遠勝肉類。當胃容量被蔬果塞飽、足已治療飢餓病此一終身不治的業障病後,人自然而然會有相當程度的心理滿足感,停止攝取高熱量肉品的欲望。以低熱量蔬果取代高熱量肉品,給色身漸進燃燒已儲存的過剩脂肪的時間,不用刻意挨餓、挨刀、挨針、吃來路不明的藥物或偏方、重金投資上減肥班去吃苦受折磨,縱使不求瘦也會自動瘦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