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後見之明:女性化霸凌(三十七)

重用、提拔、一帆風順經年。等她一路擠下身旁的長官前輩如願往上爬後,忽然原形畢露嚴重出包,從最頂端的位置狠狠向下摔。她變了嗎?她怎麼了?戲劇化的發展徒然換得眾人一片驚呼、不可置信。

難道當初看好她、肯定她、栽培她的所有前輩全體判斷力有問題嗎?眾人心裏起了疑情。不,問題並不是出在前輩──在前輩面前,她一向表現一百分,處處可圈可點,甚至面帶天真無邪的真誠笑容。

她的真面目只有我知道。當我們兩個人獨處時,她才會表現出猙獰的本來面目:「妳啊,別東施效顰了,四不像!」第一次聽見她面露兇光地說這種充滿鬥爭意味的話時,我還大吃一驚:眾人面前天使般的可人兒哪兒去了?那個溫婉助人的善心菩薩哪兒去了?卡位戰?人際戰?老天,對於金字塔人事結構的修羅式官場鬥爭個人完全沒有半分興趣,她竟拿我當職涯競爭對手?原來多年將她當成具足好因緣的朋友的我才是真正無可救藥的愚痴啊。

我靜靜看著她升官,靜靜地等她一路向上爬。等爬到頂端、爬無可爬、鬥無可鬥、修羅式爭勝人格的負面心理能量無處可發洩時,她就會反身給團體最致命的一擊,背叛且鬥跨這個一路重用提拔她的團體本身。

當那一刻來臨時,眾人的震驚感嘆就會不亞於當年的我。錯看人或錯用人的滋味在人類歷史上始終沒有少過:後見之明,千金難買早知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