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都市之蝶

做這行很辛苦。場景往往是烈日當空、照明充足、車來人往的繁忙時段,眾人揮汗如雨地圍出陣式,連續埋首工作好幾小時。大大小小的車輛與機器列隊排開,或留意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輛與行人,或操持手術刀般的重機械翻弄作為都市命脈的地下管線,或駕駛怪手山貓及專業工程車……

「啊,這群爸爸!」

整群老實工作養家活口的父親大半輩子在戶外工作,有著陽光烘烤的暗沉膚色和人生風霜磨刻的皺紋。他們低聲討論起水泥碎塊下的下水道管線,靜止不動。面對城市地底密密麻麻的管線,他們嚴肅認真的表情就像在手術房執刀的醫師團隊。病了?病了。切不切?挖不挖?換不換?補不補?改不改?到底是有救還是沒救哇?

路旁大大小小散置的車輛與機器散發出懷舊的氣息。早在學會拿筆以前就學會拿鏍絲起子東拆西拆的我骨子裏是個粗魯人--投錯胎?投錯胎。怎麼辦?不怎麼辦。既來之,則安之;拿筆跟拿鏍絲起子一樣好,總之最後士農工商三百六十五行一律資訊化、殊途同歸必學打電腦……

那當下,一隻花色少見的大蝴蝶忽然凌空飛過。舞步般輕盈,飛雪般無聲,牠自在穿梭在這群努力工作的爸爸們之間,緩緩在城市空氣中畫出一道極其柔美的弧線。金黃色的牠鼓動宮庭雕花似的華麗黑色斑紋,朝著緊握著方向盤 stand by 的駕駛飛去,換來他一臉不知所措。這廂亮劍對陣、一字排開、嚴正以待,那廂卻簾幕一翻派出個走路歪歪扭扭的含羞大姑娘,任誰都會不知所措吧?

施工也可以如此詩情畫意啊;天曉得因緣如何?今天搞工程建設福國利民,說不定明天改行寫詩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