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病人,你沒有隱私!

很久以前我會看中醫,後來能避則避、能免則免,只要有西醫必找西醫。理由是中醫就診過程高比例刺探女性病患私生活隱私,經常講一些與病患就診目的無涉的閒話。

只要身份是醫師,必問女性病患生理期。男醫師跟逼供一樣盯著妳的雙眼問生理期已經造成心理不適(有誰會因為被陌生男性假職務之便盤問此類隱私而心生歡喜?)之餘,好戲還在後頭。

中國人研發的中醫問診方法必有兩身相觸問題。不論病患願意不願意,非要伸出手讓男性醫師摸觸、切脈不可。切脈就切脈,看病明明不是看婦科,切完脈還要東拉西扯談些中醫系統本具的父權封建思想。陰陽調和論是其中顯例。不論病患身份是女高中生、女大學生、女上班族、女眾法師、已婚婦女、祖母級老太婆,有相當比例的男性中醫師會藉看診之便推銷淫欲,強調男女之事「會讓女眾陰陽調和、身體比現在健康」之類的勸淫見解,甚至還主動盤問病人的隱私人際關係。

個人遇過幾次後,也會與其他病友交換就醫經驗。從其他老老小小、已婚未婚台灣女眾的就醫遭遇以觀,發現這類侵犯隱私的不當訊問的看診現象並非偶發個案,在台灣民間很常見。後來,找中醫相關醫學書籍來研讀,希望了解中國人怎麼會發展出這種露骨地勸淫勸欲侵犯隱私的古老醫學方法,最後果然在醫書裏找到答案。

中醫師絕大多數是未離欲的男眾凡夫,身為持戒佛子或梵行者的比例非常低。既未離欲,本身有過欲愛色愛生活,當病患是年輕女眾時,伸手一切脈兩身相觸,男方三細六粗的起心動念已經不純淨了。

微細心念已動,接下來重點是中國人發明的切脈是什麼病都切;連女性病患的隱私生活、情愛生活、性生活、懷孕與否、胎動情況、流產與否、墮胎與否都能切。甚至有時誇張到號稱連胎兒性別或有無不孕症等等都切得出來。

換句話說,從病患把手伸出去交給中醫師切脈的當下,隱私就悉數全毀──病患主訴為何是一回事,醫師心裏打什麼妄想、想切什麼脈相、達成多少刺探病患私生活隱私的目的都是醫師個人片面的自由。中醫師切什麼脈相,或從脈相當中挖掘出多少病患私生活隱私只有他本人知道。事後中醫師不見得會悉數將所切脈相何在一一誠實告知病患,女眾病患要自求多福。

當然,若男眾中醫師會主動叨念、明示暗示女性病患「找男人身體才會更健康」之類的話的話,代表他已經未經病患同意切出有關病患情欲生殖相關隱私的脈相,基於其醫學知識上的把握及權威而主動開口遊說女性病患要找世俗男眾過性生活。

這種極度侵害女性病患隱私的醫學方法的確處處留有帝制父權社會的陰影。華人社會歷來重男輕女、視女性為男眾的淫欲生產工具的封建意識型態從古老的中醫理論也看得出來,相當明顯。若非如此,台灣民間不會出現如此高比例主動關說女性病患找男人行淫欲的男性中醫師。

台灣女眾病患不論現在家相或出家相都一樣,有高比例的中醫師會「主動關心」她的性生活,問她有沒有男友、丈夫,有沒有生小孩或墮胎這類私事。就醫時若出示身份證更慘。身份證上明白註記病患已婚未婚、有無配偶的個資,男眾中醫師基於其父權心態很容易「為國家」、「為社會」積極勸淫──俗人知解,全背佛理。

出家後常常有師兄弟推舉諸多中醫類名醫,個人往往再三推拒。一來,摸來摸去的中醫問診方法比以不兩身相觸為大原則的西醫系統更不清淨。二來,中藥的假藥偽藥、科學中藥偷偷夾雜西藥又不標示等中藥問題積弊既深且久。三來,有高比例男性中醫從中國古書上學到大量沙文知解,會藉看診的機會明示暗示女性病患要找男人過性生活,當場高調宣揚「陰陽調和論」。總而言之,比起西醫系統,中醫系統相對上不尊重女性病患,而且過度勸淫──這種嚴重侵犯病患隱私的問診對話在西醫系統很少見,在中醫系統是家常便飯。

中國人發明的中醫系統過度干涉病患私生活是事實。醫師以男眾為主,女性中醫師很少。本身過性生活的男眾醫師摸著女眾病患的「小手」的同時擺出經驗老到的「姿態」、主動開口勸未婚女眾找男眾行淫,或直接刺探:「妹妹,妳有沒有交男朋友?」的權威場景更是極度侵害女眾隱私權及人格尊嚴。

有時,讀一讀中醫古書也不錯。不只能比較中西醫優劣,也能讀出華人圈性別平權問題有多嚴重。建議西方醫學界或法學界不妨讀讀中醫古書,很多華人社會有關性別人權問題的千古病根都能在醫書上找到答案。

假如有一天中醫系統被西醫系統完全取代而失傳的話,個人認為對華人圈或許算是文化損失或有損民族顏面,對全人類文明進步卻是件好事──假如這個自古極不尊重性別平權又極度侵損人權、無視病患隱私尊嚴的醫學舊法拒絕依時代精神修正、加入人權理念或人文價值的話,其失傳反而是全球女眾病患的福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