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龜兔賽跑在台灣

比一比 比一比
爬的輸 跳的贏
我是我 你是你
比功夫 拼經濟

自從歐洲遠祖貪睡比輸一場之後,不甘受此歷史奇恥大辱的孝兔孫決心再戰,對龜孫子親下戰帖。歐洲遠祖比輸了沒關係,移民到台灣的混血新生代照比不誤。

物價兔:「預備備──起!」

薪水龜:「比就比,你不准再叫我龜孫子啊,懂不懂?」

物價兔跳一步贏薪水龜走五步,很快就跳得不見兔影。參賽雙方步距一長一短之餘,連速度也差很大,物價兔連跳五大步的時間只夠薪水龜跨一小步。不僅如此,薪水龜每次只要遇到一棵油價小樹、一株電費小草、一朵股市小花、一丸天災石頭、一團全球失業路障、或反核環保沙堆時一定要停下來休息,邊歇腳邊大言不慚地自言自語講牠絕對有與世界潮流同在的正當理由拒絕前進。

就這樣,當薪水龜半路睡死在這一波全球經濟循環谷底時,物價兔已經拼死命跳到薪水龜縱使花半世紀苦爬也追不上的遠方。兩條肥兔腿大力地伸展跳動,跳著跳著還左腿刺個「全球M化萬歲」的中英夾雜時髦刺青、右腿貼塊「後中古封建莊園經濟復興」的地下政治組織教條 sticker,一路嘿嘿狂笑,非常招搖。

日正當中,微風輕吹。比賽很快就有了結果。

物價兔萬分得意地倚著終點站寫有「台灣經濟痛苦指數大紅盤」字樣的紅布條,無比爽快地給自己下最滿意的歷史評價:「笨啊,那隻龜孫子!照牠那種龜速苦爬法,停爬不爬的歪理又一大堆,怎麼有可能比得過兔爺我這兩條物價膨風腿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