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9日 星期一

髮說髮事

入秋依舊炎熱如夏,滿室陽光照出細微塵埃。為防治過敏及環境清潔,將地板、家具擦乾淨很重要。擦著擦著,擦出一條長長的黑髮。

那是一條華人的頭髮。一條細而不粗、淡黑而非深黑的頭髮。頭髮若要長成那種長度的話,至少要在頭皮上養至少兩三年。假如光拿這條頭髮去化驗DNA,可以推理出來的故事版本相當多。例如:

版本一:好幾年地板都沒擦乾淨,這是不知何年何月的前人留下的。
版本二:近期地板沒擦乾淨,是女眾訪客居士留下的。
版本三:風吹窗破、空氣對流,是街道的風飄送來的。

……

推理是種心靈創作。沒有三明六通的凡夫拿證據說話時,仰賴的主要是邏輯思惟框架或生活經驗主義。不論採不採取科學檢驗,也不論故事版本如何建構,始終不離心念的想像成份。

但是,真相屬於現實人生因果法則,不是邏輯、推理、想像、故事版本。

這條長長的頭髮令人印象深刻,那是某一小盒水果在包裝過程中密封在塑膠外膜裏的作業意外。長髮的主人並非住戶或來客,亦非從空氣中隨風飄送而來,而是來自一小盒水果──甚至無法肯定它來自包裝者本人或只是偶然自封包機器中掉落。推理畢竟是第六意識的工作,推理過程含有打妄想的成份。打妄想說故事,有時切中事實,有時無關真相。

人生現實是這樣的:有時,一條長頭髮在場,人卻根本不在場。頭髮不是來自到此一遊的任何未來佛色身,而是來自一小盒附贈人髮的平凡水果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