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落雨似狂 It Rains Like Crazy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有一個萬分不幸的國家。該國境內專下一種特級毒雨。若毒雨混到江水、湖水、河水、井水、池水裏的話,飲用到這類毒水的人一定會發狂,如醉如痴地整整精神失控七天之後才會恢復神智。

在這個國家土生土長、順理成章登基繼位的國王一輩子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最後終於想出一個完美的解決辦法。很有智慧的他善於觀測天相,每每在天降惡雨以前就預先知道了。只要察覺毒雨要來,他就把王井加蓋封死,不讓半滴毒雨滲入。

這天,天空再度降下一場毒雨。舉國上下從官到民既然全都喝了滲雜毒雨成份的惡水,便按例集體陷入瘋狂。因此,當王室召集例會時,從群臣將領到文武百官都全身赤裸、滿頭灰泥,神情恍惚地呆坐在議場。眼看滿朝天體營似一絲不掛,獨獨只有國王一人打扮比照平常:身上穿著厚重的衣物,頭上正經八百地戴著王冠,其餘象徵身份地位的瓔珞珠寶也一一到位,一派威嚴地端身正坐在他的大寶座上。

「這等場面實在是太詭異了!」國王不發一語,群臣眾官卻議論紛紛。會議還沒正式開始,就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天哪!國王瘋啦!」「你看你看,就他一個人跟我們不一樣!他竟然有穿衣服!」「依我看,代誌大條了!」「對對對,這實在太嚴重了!」「嗯,此事非同小可,我們要緊急應變!」「依我看,不如就──」「啊,這──」

天體營般光溜溜的國是會議場面完全失控了。國王擔心群臣在恍如失心瘋的異常精神狀態下謀反,急中生智,馬上大聲放話:「你們先等一下!我有事先準備優良藥品,可以馬上根治這種病!你們在這裏稍等一下別散會,我吃個藥馬上就回來!」

哪有什麼優良藥品?國王馬上快步走回後宮把衣服全部脫光,再到後花園抓幾把泥巴塗得滿頭滿臉,最後又加照鏡子檢視一番,認定造型格調跟大家都差不多,這才邁開腳步回到議場。啊,國王的新衣──不,是吃下優良藥品的國王──果然馬上贏得群臣集體讚賞。大家這下鬆了口氣,眉開眼笑地互相恭喜國王的怪病馬上治好了:「對對對,就是應該要這樣才對嘛!」

就這樣,君臣集合,召開了足足七天的天體營會議。當然,滿臉抹泥、灰頭土臉的表情倒是頂正經八百,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等到七天結束,毒雨效應過期,群臣們瘋也瘋夠了,忽然覺得光溜溜地上朝開會十分令人慚愧。到了第八天,大家不約而同地神智恢復正常,又再度穿上衣服,刷牙洗臉清潔完畢後才體面地出門上朝集會。

一進會場,群臣馬上傳來驚呼尖叫──這是怎麼回事?成何體統?國王怎麼會全身赤裸地坐在王位上呢?嚇死人了!驚魂未定的他們大聲地責問國王:「國王啊,我們平常都很崇拜你的足智多謀,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光著身子就出門?跟個瘋子沒兩樣!」

國王一聽,知道毒雨引起的暫時性精神失常效應已經結束了。他笑咪咪地回答面色鐵青的群臣:「哎呀,我的心境經常很安定,精神方面也很穩定,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先前你們集體抓狂時,反倒怪我一個人發瘋,我就只好配合你們、安撫你們一下──當初那種瘋狂的心態只是一時的,並不是你們的真心啊!」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經云:「如來亦如是。以眾生服無明水,一切常狂。若聞大聖常說諸法不生不滅、一相無相者,必謂大聖為狂言也。是故如來隨順眾生,現說諸法是善、是惡、是有為、是無為也。」

二、如何修普賢十大願王之「恒順眾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