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

極限

遲鈍的人往往要等到那一剎那才會說:「好遺憾哪!」

從青春期到中年,一對又一對的情侶、夫妻為藍綠紅黃等政治立場問題分手或離婚。老的如是,小的如是;有知識學歷如是,不識字沒文憑亦如是;男女如是,男男、女女亦如是。這個是眾生的極限--踩到這條致命極限時,有不少人連家庭、親眷、欲望都可以拋開。事態激化就分手了斷,其餘免談。

這條極限甚至還跨國界。

對時局失望透頂的外國老人有感而發,說年輕時代從軍參加世界大戰,怎麼到老世界還是一樣紛亂?他不耐煩了。他自知面臨年老與死亡的威脅,不求老運亨通,倒祈禱回教徒去找共產黨打仗--他祈求這兩大世界級重度問題團體彼此纏鬥至死,省得鎮日找美國人麻煩。

有時政界超成熟也超天真。一不小心,一大步就跨出眾生的心理耐度極限。草率出錯腳又偏偏無能力收回。故意刺激、逼迫、試探之下,讓再也無法承受或忍耐的眾生突然集體共業現前,令大局一發爛到無可收拾。

有智慧心的覺者不幼稚而無明地考驗眾生的極限。

有慈悲心的悟者也不殘酷惡毒地考驗眾生的極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