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太監與國師

小桃子公公恭恭敬敬代皇上端上這杯遠從南國送來的「皇家頂級特濃阿里山特產烏龍迷彩大小珍珠綜合華貴瑞穗現擠自由放牧牛奶香茶」,低下頭瞇瞇眼又抬起頭半張眼,打量起威嚴莊重的國師那顆剃得亮晶晶、無懈可擊的大光頭。

小桃子公公本人對國師沒有特殊意見,他只是突然想起上回國師特地開設的「後宮佛學講座」。楞嚴經有講:「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世真脫,酬還宿債,不遊三界。」又講:「取白牛乳置十六器,乳為煎餅,并諸沙糖、油餅、乳糜、蘇合、蜜薑、純酥、純蜜,於蓮華外,各各十六,圍繞華外,以奉諸佛及大菩薩。」他想開口問又不好意思問──

國師到底算「比丘」還是「出家菩薩」?若是比丘,為了他好,下輩子別再命苦欠債、投胎到皇宮當國師的話,應該上書皇上,請皇上好心沒收那杯稀世頂級南國奶茶。若是菩薩,不怕再來投胎度眾生,無論是蜂蜜或牛奶都放心供養。好想問啊……一個大問號悶在胸口疼死人,可是該怎麼問?

「國師啊,小的有一問不知可否?」

「可。儘管問。」

「那個,奶茶好不好喝?」

「皇上盛情,民眾誠心,天味地出,稀世上品,好喝!」

「那個,國師啊,您個人算是比丘還是出家菩薩?」

「這哪門子問題?你說呢?」

「小的就是不確定才問啊!」

「出家人不是比丘是什麼?」

「是比丘,那奶茶不能喝。」

「原來是為這個啊,哈哈!」

「可是如果算出家菩薩的話,奶茶就能喝。」

「公公就發大心,把每個人都看成佛菩薩好了。」

「是不是看眾生都是未來佛的意思?」

「公公利根!」

「豈敢,感恩國師指點!」

小桃子公公端著空杯步出國師寮,忽然覺得這國師真有兩把刷子。開講楞嚴經清淨明誨時拼命講「不殺」那段,對「不淫」那段輕描淡寫地飛快跳過去,省得給皇太后罵死(她三天兩頭逼主子加緊生皇孫,若國師再教皇上不淫還得了?)也省得給後宮娘娘嬪妃們恨死(她們每個人光空等主子排班臨幸就一年排不到兩三次了,若國師再教皇上修持梵行還得了?),更讓主子好好做人、放心做人、理直氣壯為國家為社會做人。

「我們當太監的畢竟跟當國師天差地別啊……」小桃子公公心想,「我們砍掉命根子是為不壞後宮規矩、不壞皇室純正血脈、嚴格與後宮女眷保持距離,純粹只是工作需要,旨在確保皇權在後宮女色方面的獨尊性與單純性,讓出入後宮的男眾只有皇上一個人具備生殖能力。可是,我們並不否定皇上過性生活,甚至也公開鼓勵他多多與后妃們製造小皇子。國師就不同了,他完全認同楞嚴經不淫那條清淨明誨,他全拒女色是出於自願修行不是工作所迫,他認定夫妻淫欲也是生死輪迴根本──我們全體公公犧牲性權只是為了彰顯皇上一個人獨大獨享的性特權,進而杜絕後宮外遇或性醜聞,跟國師的修行立場完全不同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