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危身之火:宗教世俗化(四)

什麼是正義?

什麼是宗教正義呢?

什麼是教義?

出世禁欲與入世淫欲雙軌道德尺度並存下,宗教何去何從?

晚近這幾年,初初民間在歐美各國為同志婚姻激辯時,就有宗教界忍不住跳出來「正氣澟然」地替以男女異性戀性行為為核心的家庭制度背書,公開批判並譴責非異性戀家庭組織。

過沒多久,就有一大群年輕歐洲神父公開出面向教廷陳情,說他們也要比照牧師娶個牧師娘、雙雙對對結伴成異性戀夫婦再四處傳教,希望可以打破神父千古獨身傳統並且有效降低宗教性醜聞發生率。既然教團如此肯認男女淫欲,原本依古制獨身禁欲的神職人員就群起求變,連戒都不要了。

這樣的結局並不令人意外:宗教團體若為異性戀性行為或異性戀家庭制度站台,不僅對於根除同性戀性行為或同性戀家庭無益(年年都有異性戀夫妻會生出一定比例天生就是同性戀的男女嬰。人類的醫學水平尚未進步到能藉產檢驗出嬰幼兒有同性戀傾向的程度,也完全解釋不出為何自古異性戀夫妻無法生出百分之百的異性戀子女),反而會直接殺傷宗教團體本身──過度支持世俗男女淫欲的意識型態很容易反向否定神職人員的戒德,進而讓原本持戒的神職人員顛倒地學習、模仿世俗人過淫欲生活,棄守千古以堅持梵行為底線的宗教傳統。

半世紀以來,天主教信眾很清楚新進神父人數大減,佛教信眾也很清楚新進出家眾人數大減,同聲哀嘆果然時值末法,與古代一家教堂或佛寺就有數萬神職人員的盛況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宗教團體公開力挺世俗夫妻淫欲的慘痛代價如是:完全無法杜絕同性戀人口的出生及存在之餘,反而明顯威脅教團本身的神職人員傳承,自斷出世香火。

淫欲的的確確是一把烈火。世俗人逆風引火自焚已是極重業力,何苦再引火回燒宗教界本身早已岌岌可危的衣缽傳承?

連宗教界也公開向男女淫欲習染低頭、大力宣揚及肯認男女淫欲,難怪古代高僧大德不無公開批判日本佛教棄守梵行傳統、已非正統佛教者,近代少數新進四眾弟子(尤其男眾在這方面最明顯,對日本和尚公開娶妻生子的行為最感興趣,也最喜歡拿這個議題問台灣比丘尼)反而拿日本先例(惡例)來試水溫、觀望有朝一日宗教世俗化會普及全球,讓佛教教團也像基督教一樣「梵行漸示微、婚戀成主流」啊!

異性戀霸權打不死同性戀文化,因為同性戀人口本來就是異性戀者親自生下來的子女,那是男女淫欲的眾多果報之一。可是,異性戀霸權要打死獨身禁欲的宗教傳統相對上容易得多──愈是公開力挺以男女淫欲為主軸的異性戀家庭,神職人員完全絕跡、白衣升座群起歌頌男女家業淫欲的末法時代進程就發展愈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