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誰懂芳心? Who Understands Her Mind?

王子身為獨子,一生受嚴格宮廷教育,唯一親近的女人只有親生母親。王子一天天長大,王后也老了。年華不再的她終於鼓起勇氣向國王要求母子結伴出宮旅行,希望有機會暫別後宮封閉的環境。既然由王子親自護駕陪同,國王當然無有異議,首肯放行。

是夜,王子親自駕車陪伴母親出宮遊山玩水,意外發現平常莊嚴自持的母親竟然會出現怪異的舉止──她不時故意從簾後伸出手來讓外人瞧見,想引起其他男性的注意。一旦察覺母親的不當欲望,當兒子的人當下心生不滿:「哎,女人皆如此!有父王一個男人還不知足,還想勾搭宮外的男人──」

這種場面,還容得下他當電燈泡嗎──不,這時代哪有愛迪生這類天才外國人發明哪門子電燈泡?王子心頭哀怨地想,當這款「中老年桃色危機症候群」發作時,還有不識相的油燈芯兒乾插拖油瓶在一旁跳針閃亮的餘地嗎?還是快閃人吧!他心裏邊胡思亂想,嘴上邊酸溜溜地說:「母后,孩兒鬧肚子疼,實在忍不住了。您在車上等會兒,容我先入山方便一下!」

王子身為男人,他忘記一件十分重要的人生基本事實:後宮本來就是因為國王的淫欲不知足、多欲淫奢而設立的,旨在讓一個權高位重的男人以一擊眾、同時與眾多女子輪流淫樂。在後宮的惡劣淫亂環境裏日夜無間地薰染幾十年,又如何能責怪入宮前原本清純的母后到老變成這樣?父王可以坐擁眾女不忠貞,母后強忍幾十年下來又是怎麼樣的心境?

他畢竟太年輕了。王子滿心不爽,悶悶不樂地走向清泉旁的一株老樹,想也不想就往上爬,倚在樹幹上頭發起楞來。他才上樹不久,樹下就來了個陌生梵志,脫光衣服下水洗澡。洗完澡又吃飽飯後,梵志竟然變魔術似地從肚子裏吐出一支大壺,從大壺裏再倒出一個女人,兩個人當場做起不可告人的勾當。

王子無意偷看也無心偷看,偏偏樹下的人物故意選在公共場合犯業障,他逼不得已也只好從頭到尾看完。好不容易撐到此番業障結束,梵志身子一歪就睡著了。眼看梵志睡得不醒人事,女人竟然也變魔術似地從她的肚子裏吐出另一支大壺,再從大壺裏倒出一個比梵志更年輕、更威猛、更高壯的少男,就地與他苟合。

事情進展到這種業障地步,倒八輩子楣的可憐王子上不上、下不下地又離不開現場,只好躲在樹上看她當場偷情,再看她完事後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將壯男塞回大壺吞進肚子裏,翻身倒頭裝睡。

還真是王八配綠豆,這對男女習氣一個樣!完全看傻眼的王子按兵不動,也不出聲。他坐在枝頭上靜靜地等,等到梵志一覺睡醒把身旁橫躺的女人裝進大壺,將大壺重新吞下肚子,再裝出一臉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的模樣大跨步離開為止。

這下子王子終於想通了:兩性會互相模仿。一方多淫多欲多雜亂,久而久之也會影響另一方。一男多女的後宮會教出淫欲心旺盛的母后並不奇怪。在後宮那種地方,一男多女的雜亂社會生活過久了,五年十年幾十年下來,任何原本情愛觀念正常忠貞的女性到最後也會認可、默認、期待,甚至打從內心裏接受一女多男的邪淫文化啊!

王子氣消了,便默默走回馬車停放的處所,無言地駕車載母后回宮。一進宮門,他就直奔後宮向國王報告,力邀某某道人三人組一起入宮吃飯。國王欣然同意之下,意外獲邀的梵志也爽快入宮。

才進宮門,梵志一看餐桌擺出的熱鬧場面就心生疑惑:「我不過就自己一個人來,怎麼擺出這麼多份餐具?還請了誰啊?」王子意味深長地笑答:「道人啊,有請你肚子裏的女人出來,大家一起吃頓飯吧?」梵志大吃一驚,逼不得已只好吐出大壺,叫出他長期私藏的女人。看到通姦的女人終於出場,王子又別有所指地輕聲問她:「妳的男朋友呢?怎麼不也叫他一起出來吃飯?」女人抗拒不依,王子就再三勸說,非講到她逼不得已也如法炮製吐出偷情的少壯對象為止

等這頓偷情成雙三人小組的奇特聚餐吃完後,國王不禁好奇地問王子:「兒子,你怎麼知道他們一共有三個人啊?」王子無奈地笑一笑,將旅途見聞細說一遍,對父王做出「女人姦情無法斷絕」的推論。他以此為例,請求父王特赦後宮所有女眷,讓想離開的人依照她本身的自由意志離宮另尋對象,從此告別後宮生涯。

天下不可信任的,真的只有女人嗎?

是女人的問題?還是男人的問題?

是人體業報的問題,還是淫心妄念的問題?

對古人不是問題的問題,對現代人是不是問題?

究竟是情欲知見的問題,還是文化共業的問題?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法無定法。人間世對婚姻、戀愛、情欲生活的道德觀及法律觀千古無常,因時因地因人因境而異,不停地演變、修正、辯證、重新定位與確認──現代人若食古不化地自比帝王,甚至開起現代後宮淫亂度日的話,恐怕難逃各項刑事責任與社會大眾的集體譴責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