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

霸氣

年輕的她笑咪咪地發難:「奇怪,你身上有股說不出來的霸氣。過去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

霸氣?怎麼可能?年輕的我二楞子似呆呆地摸兩下光頭,覺得一個平凡普通愛動物的和平主義者哪有可能夾帶什麼金庸武俠級的天生霸氣?過了很多年,親族相認解開身世之謎,這才懂得她當年的女性直覺頗有幾分道理。

中國大陸家族是極其典型的父權沙文家族制,這種血我有。

台灣原住民族是極其古老的母權傳統家族制,這種血我也有。

最父權加上最母權的血統生出一個外星人似的怪小孩,再怎麼溫和無害,基因裏父權至上與母權至上的雙重威權密碼加乘起來還是亂驚人的──話說回來,哪有什麼好霸氣?現實人生裏,本人身上能放的氣只有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