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潑婦罵街:女性化霸凌(四十四)

有句江湖老話是老參常識,也是老僧常談:「女眾口業最難修。」這句話中肯,但是只道破一半──另一半實況是,女眾濫行惡口通常是被父權文化一手帶壞的,她模仿效法的惡口老師本來就是男眾。

不是第一次狂飆,所以我記得她高八度不悅耳的大嗓門。

也不是第一次被炮轟,所以我記得他唯唯諾諾的微應話。

一句。兩句。三句。四句。五句。數數兒般盤點她夾雜在「你爸」跟「你娘」中間的每一句女性性器官台罵,數到破十。這位中老年歐巴桑瞋火攻心正在氣頭上,明明知道她開罵的對象是異性,八識田翻的倒全是歧視女性的標準台罵,拼命罵女性性器官,沒落出半次男性性器官,連一次也沒有。等到典型台罵連珠炮兒似地轟超十幾二十分鐘後,她開始更典型、更古法、更台味地詛咒對方,再三叫對方(一起)去死。

女眾起惡口當然是起惡念、造惡業、結惡緣,有背修行。不過,這些惡言惡詞的惡資糧倒是充滿歧視女性的父系特質,很顯然她是從小耳濡目染地從父權社會文化一路薰染累積而成。

女眾口業的的確確超級難修──活在惡念惡口無比氾濫、日日夜夜教育她、鼓勵她、支持她模仿男眾廣行台罵惡口的父權社會,她的惡口資料庫永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想造口業有的是文化本錢。

學男人也實在學得有夠像!竟然可以拼死命對台男數度狠飆女性性器官來侮辱對方。她到底是下意識不自覺地譏諷批判父權體制的背叛母德、利用女體、敵視女性,還是在故意攻擊對方的母親誤用子宮及產門替台灣人生下一個令人不恥的不肖台子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