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5日 星期二

文化病毒?看不見!

無明自性本是無
藉眾緣力和合有
於一切時失正慧
故我說彼為無明

《金光明最勝王經》

三毒發動的負面文化就像看不見的病菌,到處隨意散播。青少年網戰經常如實呈現成人以身教、言教感染給他們的綜合文化病症,有時甚至比採樣有欠公允的各式民調更為精準(對電訪員表述而成的民調報告就與寫考卷給師長看所打出的分數一樣,難免夾雜社會化修飾及公關性表現,失真比例不可說不小)。

男孩們經常萬分激烈地以「你是男同性戀!」來互相侮辱、攻擊、輕賤、霸凌,女孩間敢公開羞辱對方「妳是女同性戀!」的比例非常低。男孩們敢公然在眾網友「面前」宣稱他要強姦某某女孩,女孩們敢在網路類公眾場所威脅她要強姦某某男孩的比例逼近零。男孩公開炫耀生殖器尺寸時男女老少沒特殊反應(隨喜讚嘆者大有人在);女孩公開傲稱其三圍尺寸時卻總有男女老少跳出來糾正、規勸、指導、責罵,以「正義之聲」告誡女性不可如此低俗淫亂。

青少年對罵現場教會我一件基本社會事實:雖然性侵惡行是跨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戀童症、戀獸症的病態惡業,但是成人的言教與身教教給新生代的嚴重文化偏見約莫是這樣的:「同性戀戀情的社會可責性比異性性侵害更高。男同性戀的社會可責性比女同性戀更高。女性淫蕩的社會可責性比男性淫蕩的可責性更高。女性公開誇耀性能力的社會可責性比男性公開誇耀性能力的可責性更高。女性公開強調性吸引力有罪,男性公開強調性吸引力沒錯。男性淫亂放蕩是基本人權、性別特質,女性淫亂放蕩是道德罪惡、性別恥辱。」

這類網戰看久了,我發現人類犯罪史上會以男性性侵犯為大宗、性侵犯又以男性姦淫女性為大宗、性犯罪行為人以男性占絕大多數根本不足為奇──三毒惡業立基於代代相傳的文化病毒,在文化上經年累月地中標得病,事後不論在教育面、法制面、宗教面、道德面如何亡羊補牢都成效極其有限。惡質父權性別文化對女眾不公平,對男眾更不公平──它讓大量女眾成為性別歧視受害人,也讓大量男眾成為性別犯罪行為人,兩性同受其害。

司法救濟畢竟是枝末、最後手段。若文化的根爛在源頭、眾生心從因地上墮落,縱使常態性地花巨額稅金興訴訟、蓋監獄、養獄囚、論死刑也不是很管用──明知姦淫亂倫性侵要殺頭,殺頭的事照舊年年有人做。

學院派就是少建立了這個:「人類臨床三毒學」。只要拉近學界與基層的距離,從現象界的文化病毒、文化病症蔓延、及文化偏見傳播現象來通盤研究、了解、細究本質界的負面心理活動,或許對於調整各國司法制度及教育政策且進而有效降低犯罪率大有助益。

眾生佛性本具,無明也本具。然而要眾生隨業流轉、起貪瞋痴造殺盜淫而墮落,非要有社會文化舞台作為惡法的助因、助緣(眾緣力)不可。從緣起法以觀,世間上沒有任何一個犯罪行為人本身是百分之百單獨可責的,因為在人間各國充斥、無形無相卻無所不在的惡業文化是其最低限度上的有力共犯。也就是說,人類社會中不論是誰出包,社會全體都有共業責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