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9日 星期四

戀愛哪來自由?

她一生相信戀愛自由。她與心儀的對象自由交往、兩願結婚、你濃我濃地過甜蜜生活,在遇見佛法之後又升級為菩薩戒道侶。

夫妻感情太要好。不只生活上是伴侶,心靈上也是知己。她自願暫留俗世,先護持發心修行的丈夫出家。她歡天喜地恭送他出家──放眼台灣,夫妻為出軌外遇、理念不合、經濟壓力、感情變質、同床異夢、為非作歹、犯罪為惡而離異的實在太多。她認為他倆身為一對感情至深、有志一同、發心出家的恩愛夫婦是天大的難得稀有福份。

她快樂地送丈夫出家,直到被親朋好友的質疑與責難壓倒為止。他們夫妻之間完全沒有任何感情問題,她卻被沒信佛學佛的眾親族群起圍攻。大眾交相指責一定是她本身有嚴重問題(例如沒有女性魅力)才無法將丈夫的人留在婚姻裏。

親族心裏各有各的人生算盤。他們希望將她的丈夫留在俗世當然有各自的俗務考量。不過,他們沒有對她坦言他們的世俗利益立場。他們只是集中火力施壓,要求她證明她「沒問題」,要她把丈夫勸回世俗婚姻。他們的強勢介入與心理逼迫把她從快樂送夫出家的佛子變成一個鎮日偷偷落淚的無辜婦人。

一個菩薩戒戒子怎麼可能順從親族惡見去破壞丈夫的出家修行路?

她咬緊牙關,決定護持丈夫到底。

她在親族圍攻下苦到極點,終於覺悟到一件她結婚十幾二十年粗心不察的殘酷人生真相:戀愛根本沒有自由可言。從戀愛到結婚到分手,當事人時時刻刻夾處在社會眼光的嚴厲審視,從來沒有自由──自由是種心理想像,不是社會現實。二六時中,愛戀婚姻關係不斷接受道德、法律、風俗、民情、身份、門第、條件、人際關係網絡的重重層層計度評判之餘,眾人更隨時隨地透過各種管道與方式過問他們夫婦之間的私密關係。

她擦擦眼淚,更堅定護法護教的決心。看透世情冷暖苦樂與社會機制運作,她要守護丈夫順利出家到底。等孩子大了、獨立了,也願意護持母親出家修行的那天來臨時,她也一樣要出家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