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2日 星期日

鬼的耶誕趴

紅紅綠綠,雪亮金銀,唱盤印刻半世紀沒什麼重大變化的應景音樂,整群不服老的老人不甘寂寞辦起耶誕趴。老化的、重病的、體力不支的、來日無多的、家家有本難念兒女經的全體赴會,無一缺席──

連我都出席了,這當鬼的。

我細細打量他們。陪我喝過威士忌、白蘭地、約翰走路、夏清啤冬高梁的;陪我划酒拳、發酒瘋、夜不歸營、一家喝過一家把薪水喝乾的;陪我一路從台酒、中國酒、美國酒、歐洲酒喝完一大圈又回頭喝手工私釀酒的;對了,還有牢記我的人生品味,上完香燒完紙錢必定不忘大方灑上三大圈米酒的。

你們都老了,而我先死了。

你們一輩子講義氣,順著我酗酒,整票兄弟醉後吐真言天南地北東拉西扯胡亂聊。你們是我最好的朋友,乾杯海派在前、肝癌化療在後,陪我人生走到最後,有始有終,向來不逼我戒酒。別人叫你們酒肉朋友是不公平的。無酒無肉的人無趣至極,我跟那種人當不了朋友。你們最好,有酒有肉一路到送終。我完全無法想像不吃肉又不喝酒的人當朋友還能做什麼?

你們的友誼我心領了,我也要陪你們到最後。急慢性心臟病都有的,大中風小中風輪流發作的,擔心肝硬化惡化成肝癌的,抽菸當下酒菜抽出末期肺癌的,從加護病房撿回一條命的──且容我在鬼界等你們。別上天堂,天使會逼你戒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