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降靈會

初學佛時,曾被某基督教教友拉去其團契,他們整群人現場示範降靈,目的是想影響佛弟子改宗。降靈者,據其解釋,是古代聖靈降入該教會會所的教徒身上的意思。

首先,他們圍坐成一圈。

接下來,他們會默念聖經禱文。

過幾分鐘後,類似集體扶乩的現象開始發生: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唱歌,有的喃喃自語(例如不停地反覆「讚美主」),有的講出長串不知名語言。

當年我身穿居士服,鎮定地坐在一旁持大悲咒與背心經,求觀音菩薩保佑我,萬一他們整群人發瘋做出危險行為時,一定要保庇我可以順利奪門而出。

降靈發作的時間夠背完數十次大悲咒與心經。結束後,講出長串不知名語言的男大學生似乎是他們的頭頭,很急切地問我有何感想。我笑笑反問他知不知道他講什麼?他說不知道,只是認定是古代的聖靈降附在他的身體、透過他的嘴說出他本身完全不了解的古代語言。

原來如此。

對於土生土長、見識過各路乩童、娘娘、三太子、道士、廟公……的台灣小孩而言,對降靈附體之類的事情見怪不怪。

至於心理學上的各類論點,例如集體催眠、集體歇斯底裏、社會表演、宗教儀式的心理治療功能、……談來談去總也止不住知識份子大學生對於降靈術的好奇心,代代有人栽下去。

我當年是頗同情那群大學生的。他們來自台灣北區各大學,常常在教堂裏聚會辦降靈。不論是真靈降體或假靈演出,一群大學生以受古鬼附身為榮實在悲哀。古代的鬼上了身,滿嘴落古代的鬼話,對社會無益,對大眾無益,對宣稱被降靈附身、口出古語的大學生也無益。

很多年後,我出家了。

這也是現今網路上瘋傳的教會佈道影片都不稀奇的原因。台灣的教會跟美國的教堂層次差很多--美國那邊跟著神父牧師學習神愛世人,台灣這邊模仿西洋靈媒辦降靈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