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寫禪與悟禪

男人寫禪。他寫得一手好禪,不過有但書。他對男人出家為僧沒什麼特別意見,對女人出家卻頗有微詞。他質疑女眾法師持戒、拒絕親近男人、拒絕結婚行淫、拒絕為人妻人母的做法是「執著」且「不慈悲」,有背禪理。他質疑清淨女身,倒是將梵行男身給放過了──他受不了世界上有女眾在身理上完全不需要男眾。那股說不出的濃厚哀怨力透紙背,倒似個少年時代曾經暗戀女尼卻被斷然拒絕的小夥子。

世間上寫禪的人很多,悟禪的人很少。

縱使寫得一手好禪,還心心念念期待全天下的女人都過情愛人生、女眾集體都不要出家的禪書寫手只是純粹的禪書寫手,不是開悟的禪人。鑽透千古禪家故紙,悟不到心性絕待、超越男女二相、自性清淨絕染了無淫欲,是寫禪人,不是修禪人。若論修禪人,千古以來現在家居士身而開悟者全都早已看破欲界關──現居士身而全斷在家欲事,現世俗家業而為法親眷屬,雖受男女形卻不墮染污行。

讀禪書至少有兩大層次:

其一、看學問知識、宗派知解、旁徵博引:禪學問。

其二、看人生體悟、禪境次第、知見正邪:禪修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