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虛擬的界線,現實的人生

從世俗學問到出世教義,從經典、律典、法典、到醫典,人類如何在知識學問系統中依照後設價值系統切割劃線的行為一直讓我深感興趣。

尤其是病理學。

由於年年發作病症,影響健康層面太大,只好就醫診斷。各大醫院拼命開抽血單,一家抽過一家,抽血抽成習慣,數度檢驗是否患上具有致死可能性的免疫系統疾病。抽到最後,醫師苦笑了。

有異常。可是,指數就差幾個小數點、差一點點數目字才會到達醫學界公認的疾病認定標準範圍內。醫師很為難,說明病人會不舒服,會有病痛,會出現輕微病癥,會難過,會發病,但是他依法無法開立正式醫學診斷證明書來證明病人具有該項有致命風險的疾病──就差幾個小數點,非常、非常靠近。會發作多久我問。他面帶同情講一般是十年或一輩子,少數幸運兒會不藥而癒,多數病患要帶病一輩子。遺傳體質問題。

從此我成為明明有嚴重免疫系統疾病,生存上有致命風險,會發病會難過會出現部分病癥,卻為了數據標準方面的人為劃線定義問題終身無法拿到正式醫學證明的不幸邊緣病患。別人一臉公事公辦:「你很好嘛!」我笑笑。別人一臉天下太平:「醫師說沒事啊!」我也笑笑。別人冰冷無感地講:「沒開診斷證明書啊!沒病啊!」我通通笑笑。

當一個有病苦卻無法出示世俗醫學證明書來取得病患待遇的病人簡直是上天掉下來的修行大禮──生忍、法忍、無生忍、忍辱波羅蜜不只是長篇大論用的名相教理或佛學論文,就是人生。就是要安忍病苦、忍身苦、忍四大忍到死,不刻意修行也非要修行不可。別人修行只帶三分病,我修行要帶一身病、一生病。

從此我學會無條件地對全天下的病苦人士一視同仁。

普願大眾皆得好醫好藥好食療,具足良好醫療及照護。普願大眾有福報善緣,能開出該開的診斷證明書,依基本人權保障在現實人生當中得到病患應有的合理待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