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6日 星期五

特種性別教育:雙軌篇

我常想,我有義務替台灣的性別教育史冊留下珍貴紀錄。

活到今天,我還沒親身遇過在這方面跟我有一模一樣生命經驗的台灣人──受過完整兩性教育的台灣人。「完整」的意思是指,同一個人,同一具色身,卻受過兩套內容完整又方向極端相反的「男性教育」及「女性教育」。

我的人生是從穿開檔褲男裝到處大小方便開始的。

從嬰兒期到幼年期,頭留短髮,身穿男裝,光腳或穿男鞋,手拿螺絲起子在家裏四處作亂狂拆機器,出門則鎮日在男生堆裏頭鬼混玩耍打架,心理認同上百分之百自認為是個男生之餘,長輩還日日灌輸身為長孫就要光宗耀祖、身為華人就要飽讀詩書、我有重大家族責任等人生大道理。理上學了滿頭滿腦的男孫家訓,事上則打架打到被眾男玩伴推擁為王。男子漢,大豆腐;眾男公推我為王,我當然是男人中的男人,我想。

我認定自己是男生,大家也把我當男生,直到有一天突然被帶上理髮院燙個非洲酷捲頭,套上手工製訂迷你洋裙裝,特地拍照留念完後,祖母親口告訴我「你是女生」這個晴天霹靂又驚世駭俗的消息為止。

被宣判為女眾的那天,我默哀了一整天。當時心理震驚到自動棄捨平常的活潑好動行為,自個兒自問自答地推敲消化,靜靜思考「我是女生」這條令人不可置信的頭條壞消息。

那天以後,我開始被逼穿裙子、逼文雅優秀、逼改掉大小粗魯習氣的不幸人生,就此逼上「女性認同」的不歸路。年復一年又一年,我又被刻意特訓出種種淑女行止與極度女性化的社會言行表現。據稱種種儀態家訓的內容在一般家庭裏甚至很少會施用在女兒身上。

異性戀文化中最極端的男性認同與女性認同這兩套完全相反的價值觀與言行準則,我經年累月地被洗腦訓練過,最男性化與最女性化的兩套性別教育全部薰修到位。因此,若有人提起女眾戀愛、懷孕、生產這類平常事時,我的慣性第一念是:「那種娘們的事情干小爺我屁事?」然後,第二念才會回神:「不行呀,怎麼歧視女生呢?要有姐妹情誼!姐妹情誼!」接下來第三念之後就會開始慚愧懺悔多生累劫當男眾當得好好地沒事這輩子投胎受女身幹啥?一切女人為我母,要把全天下的女眾同胞當親娘才是!如此這般,三細六粗重重層層之後,就會開始自己勸發自己菩提心,自己開示給自己聽有關於「女眾也有佛性」或「女眾也會成佛」或「男女相妄,心性本真」之類的諸法實相究竟義理。

一般人一輩子只會受一種性別教育。單向性別認同,單向性別訓練,單向性別人格型塑,人生永遠只活那半邊,人生只有一半。我的人生卻是兩半都活過,兩邊都捨了。最後,我不再將自己當男生或女生,選擇活出超越世俗性別妄見與刻板性別文化的出世僧眾人生。我漸漸不再使用身理性別或心理性別來下人生定義,畢竟清淨心體哪來這些塵影?別說色身性別認同是妄法,連心理性別認同也一樣是妄想。

性別當然是妄法。

最究竟的性別教育必定回歸到超越性別妄見的心體,銷歸諸法實相。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