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聖典凡解:宗教世俗化(七)

新生代對宗教信仰通常採取較多元包容的開放態度。不但不立界設牆互相攻擊,還會盡量虛心了解其他宗教的教義或教典,也傾向從比較宗教學或跨宗教溝通合作的對話基礎上增益共識。為此,朋友分享其他宗教發行的出版品上的文章時我也會拜讀。

有一篇發表在某基督教教派出版品上的醫學文章引起廣泛注意。作者身份兼醫師與基督徒,文旨在綜合聖經經文及專業醫學見解反對多元成家,也就是以激烈反對肛交且強烈支持陰道交、通篇帶有大量醫學術語的專業論述結合聖經經文,以表達其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公民立場。

讀完那篇文章,我非常驚訝。

驚訝分三個層面:一、科學。二、宗教。三、職場倫理。

以科學而言,醫學界若以醫學立場、醫學論述公然強調女性生理結構「天生」就耐磨適磨、應磨該磨(該文的確以中性科學論述詳細描述比較直腸及陰道的組織結構異同),就科學知識系統而言無可厚非,但是只要加上人文價值系統解讀就可明白完全是將女體物化為男性淫欲物件的傳統沙文見解。難道女性投胎到人間天生的功能與用途就是當男性的性工具嗎?女眾沒有其他不淫不欲不染污的人生選項?女性天生下來就必須且適合被男性磨擦的知見算「專業」醫學見解嗎?

以宗教而言,身為擁有大量友善教友的佛弟子,我更驚訝一位深信聖經、敬仰三位一體的神聖性的基督徒會如此解讀聖經經文。聖母瑪莉亞生下基督教教主耶穌時乃處子之身。她的陰道只是單純的產道,完全沒有該讀者引述聖經經文提及的上帝意旨所交待的女性要經過男性種種染污「用處」──上帝本身為行梵行的聖父,沒有任何平凡人類進行的性行為。聖母本身是處女,沒有經過男女雜染而生下聖子。原本清淨、純潔、無染的聖經言教的源頭全來自清淨離染的聖者,從上帝、聖母、一路到聖子個個離欲清淨、全無世俗染污淫欲,被後世凡夫私自改寫解讀完畢後卻成為鼓勵全天下男女依生理結構行淫的庸俗凡經了。

以職場倫理而言,一位在醫學界行醫的醫師如此公開歧視同性戀者,令我不禁為在醫學界(含學術界、實務界、政府相關主管單位)工作的所有同性戀醫護人員的職場處境及所有在生老病死苦逼迫下不得不就醫治療的同性戀病患的醫療品質憂心。

讀完這篇充滿性傾向歧視的文章後,我不僅憂心台灣醫學界是否有歧視其同性戀工作同仁的職場歧視風氣問題,更憂心有歧視心態的醫護人員會不會依本身的歧視立場給予同性戀病患較差或較次等的醫療服務──當一個行醫者或宗教師主觀認定「某種人」是「神明指示的次級、低等、或羞恥人類」時(宗教界也不乏公開歧視或敵視同性戀者),尤其背後又有強烈的宗教信仰動機支持,很難保證其所提供的醫療服務或宗教服務會不會出現嚴重偏差或歧視性傷害。

醫界與宗教界有個基本共通點:我們要面對、服務的對象是「所有人」,不論旨在救身或救心。行醫者與宗教師是最不該為了服務對象的社會屬性或其他社會特徵而分別歧視的職業。這兩個職業若帶頭歧視、引領歧視,社會風氣必墮落無疑。

我們的信仰到底怎麼了?

為何各大宗教教主在數千年前以其身教言教親自示現的清淨梵行在數千年後會被大量末世教徒解讀為全面支持淫欲的凡知淫解呢?為何本身離欲、禁欲、無欲的教主們會教出大量四處宣傳男女淫欲的末法弟子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