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5日 星期三

那段排佛的日子

初對宗教學產生興趣或初學佛法的人通常會積極尋找古人留下的相關文獻。很多年前,當我還很年輕的時候,也不例外。當時無意間發現明清到民初之間的中國文人留下大量排佛文章,甚至直言佛教殘害青年男女,罵聲不休──理由無他,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年輕人學佛修行之後守身如玉,不易受男歡女愛引誘,不落淫網,不聽父母的話行房傳香火,甚至破壞父母的養兒防老人生計劃、捨俗出家。

套句受現代文明教育的居士常常當面無甚所謂地脫口而出的文明說法:「哎,師父,就性嘛!」學佛之後,我才驚訝地發現中國文人以生育或孝道當藉口留下大量推廣淫欲或讚嘆淫欲的文章──明明旨在鼓勵青年男女發生性行為,倒是使用大量道德說教文言文嚴飾包裝。被道德外衣及生育天職有效掩飾的社會的性氾濫問題當然比直來直往坦言性解放的社會的性氾濫問題更嚴重,地下化、邊緣化、黑數化、能做不能講,口宣道德身行放蕩──中國社會千古有嚴重墮胎問題就是這樣來的,口頭上說男歡女愛乃生育天職,事實上只要性欲不要孩子的人口非常多。在華人圈,生育傳家成為淫欲最佳社會藉口,實則墮胎大門廣開方便在後。墮掉的遠遠比出生的多得多,千古如此。

高舉香火大旗的排佛文章會出現在資訊封閉、民智不開、對人口學全無常識的古老中國社會很正常。以前的人不曉得人口爆炸帶來全球社經資源分配的嚴重問題,更不曉得中國人的香火迷思與過度繁殖本即中國社會民間普遍貧窮困苦落後的社會問題核心主因。中國社會本來就是一個皇室養不起平民、照顧不好平民、社經階級制度有利皇家不利民間、窮死百姓又餓死百姓卻拼命叫百姓生孩子繳稅當兵的無能王權社會,自古如此。

當使用古文引經據典地聚焦「家譜」、「香火」、「孝道」這些古老名詞時,排佛的文章表面上讀來甚至頗正氣凜然、義憤填膺。不過,以我們這群受科學教育長大、對現代生物學觀點並不陌生的後人的眼光來解讀古文,視野就完全不同了:環境負荷超載,社經資源分配遠遠不足以擔保過盛人口的人權保障及人生品質,在如此惡劣的自然及社會生存條件下還故意鼓吹特定生物(人類)大量擇偶、交配、繁殖,不但是不自量力,甚且是將生存競爭極大化又加劇人類同類相殘的無知行為。

從科學或生物學眼光來看,中國人反而應該感恩佛教。若非佛法傳入中國,對深受香火迷思殘害數千年、民間過度推廣淫欲的中國社會在人口及性氾濫問題方面產生具體有效的調節作用、節制功能,古老中國社會早已為其無知的過度繁衍及人口超生淪為類似非洲少數窮苦國家般的極度落後國家,哪來今日這種文明局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