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6日 星期四

毒癮

她眼角溼潤潤的,指尖卻枯乾了無生氣。或許她想給我一個擁抱?或許她想給我一個微笑?不善言辭的她彷彿有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表達。她的心只能從超現實的迷離眼眸、飄忽游移的假睫毛、濃厚卻遮掩不了老態的濃妝下羞怯地向我揮揮手。

為什麼呢?短短三十年,變成這副模樣。

「不好意思,我去外面抽根菸!」她突然慌亂地從小包裏摸索出打火機與微皺的香菸盒,閃身到店門外手忙腳亂地急忙點上一支菸,對街景發起怔來。她沒勇氣說的故事,別人說了──

她曾經年輕、美麗、單純,對愛情充滿期待與夢想。可惜遇上的總是不好的男人──不好的台灣男人。年復一年,他們來了,又走了。沒娶她,沒守護她,倒留給她滿心滿身的傷。他們狠心傷她,她又加倍傷己。得不到愛情與婚姻,她開始盲目追逐毒品。無法在任一個男友(丈夫候選人?)的懷裏安頓,倒在不同的毒品勒戒所進出流浪。發抖點菸的手已是她最後一丁點殘存的意志力了。她用盡最後的氣力點菸,試圖以菸癮取代毒癮──毒品已經抽掉部分意識,讓她的眼神隨時流露一種失焦的空茫──她睜開雙眼看世界,我卻不確定她「看」著世界。

毒品人生,另一種慢性自殺方式。愛情幻想為首席毒品,壞男人是劇毒精品。毒癮上身,心安不住,愛情男人兩頭空,只好找上昂貴毒品自我麻痺。吸毒吸出嚴重問題,只能退而求其次、試試菸毒有無毒品替代性。染毒身亡與肺癌身亡哪個比較好?

她不說話,望街沉思,將破碎的心與撕裂的人生一併交給尼古丁,一個人孤單地看著三十年前的自己。背對著我,她陷落在深不見底的無言心事裏。致癌的二手菸幕終於將她的孤單深擁入懷。

張貼留言